多家銀行放貸違規吃罰單 消費貸遭遇監管急剎車

2017-09-26 09:10:19|來源:時代週報|編輯:許煬

  近日,北京、江蘇、深圳三地對消費貸下達通知,要求商業銀行加強個貸管理,謹慎發放個人消費貸款,限制消費貸流向房地產。郵儲銀行杭州分行等多家銀行因違規操作個人消費貸款用於購房或炒股,收到了監管機構下發的罰單。

  對近兩年迅猛發展的銀行個人消費貸而言,這無疑是一次“急剎車”。

  據多家上市銀行的半年報數據,今年上半年,新增個人貸款中住房按揭貸款佔比由去年上半年的91.43%降到了51.40%。從結構上看,消費貸在悄悄崛起。但有業內人士分析,這其中暴露出銀行可能對貸款資金流向把關不嚴,存在消費貸、經營貸實際變成購房貸款的可能性。

  中國農業銀行深圳分行行長許錫龍告訴時代週報記者:“消費貸過熱過快發展,它的真實用途是有疑問的,就像前幾年房貸那麼熱,背後不一定是真實的居住需求。目前對消費貸的必要管控是及時和必要的。”

  好景不長

  張巍(化名)在深圳某銀行已經工作快兩年了,今年2月,他從業務員晉陞到了項目主任,帶著新招的一組8個應屆畢業生,開始試水消費貸業務。

  “業務第一個月的指標是30萬,每一個月加10萬元,自己都是一家家公司、店舖進去推廣,到第三個月後業務開展就輕鬆多了,基本都是客戶轉介紹客戶,每個月完成指標沒什麼壓力。”張巍說。

  此前,中信銀行副行長方合英在在中期業績發佈會上表示:“上半年貸款增長80%都用在了個貸上面。”隨著樓市調控的升級,商業銀行持續收緊房貸額度,但加大了個人消費貸款的投放力度。

  央行數據顯示,今年1-7月月均新增居民中長期貸款(主要是按揭貸款)4677億元,相比去年下半年減少500億元;而今年1-7月,居民新增消費性短期貸款達1.06萬億元,累計同比多增7137億元。

  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姜超曾指出,由於去年下半年以來銀行房貸額度逐漸受限,部分居民購房貸款或借道短期消費貸款完成,導致居民短貸的高增長。

  但好景不長。近期,北京、江蘇、深圳三地的監管機構先後發文,要求加強個人消費貸款管理,防範信貸資金違規進入房地產市場。

  其中,北京嚴查個貸違規購房細則,要求銀行自查對象為單筆20萬元以上消費貸,並著重關注房抵貸、短期內辦理兩筆及以上消費貸款等7項特徵;江蘇細則要求各商業銀行建立大額消費信貸投向監測機制,按月向央行和銀監局提交報告;深圳細則明確將個人消費貸款最長期限縮短為5年。

  “我們在放貸時審查已經很嚴了,消費貸受限後大概還是流失了1/3的客戶。”張巍告訴時代週報記者,“現在業務也不好開展,同事流失率很大,我剛進來的時候是有三個小組,現在有一個小組已經撤了。”

  事實上,近兩個月以來,不少銀行的消費貸額度逐漸收緊,縮短最長貸款期限、降低貸款額度,部分銀行甚至暫停了個人消費貸業務。

  這對張巍來說,是一次業務上的大挑戰:“客戶少了但個人放貸的指標沒有少,在完成業務考核時就很困難。貸後檢查也要做得很嚴,需要跟到客戶把這筆貸款還清,這事兒才算完。”

  遭遇監管

  2017年1-7月居民新增中長期貸款增速放緩,但短期消費貸款卻迎來了爆發性增長。2017年前7個月居民短期消費貸新增額達1.06萬億元,累計同比多增7137億元,而去年全年新增消費性短期貸款總額僅8305億元。信貸市場迎來業務結構轉型。

  對於消費貸款的去向,業內人士表示,由於審批規模較高(上限可達數十萬元)、銀行貸後監管較松等原因,部分資金被違規挪用進入樓市、股市和其他投資投機領域的情況。

  應對此類情況,監管層下發各類金融風險提示或消費貸整改通知,同時還向違規的銀行開出罰單。

  9月14日,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公示了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杭州市分行因違規操作個人消費貸款被用於購房的65萬元的罰單。另在9月6日公示台州銀監局對浙江泰隆商業銀行的處罰信息,原因同樣有貸款資金被挪用於購房。

  此前,郵政儲蓄銀行浙江省分行因“個人消費貸款資金流入股市的行為”,同樣被罰款20萬元。

  在今年6月,大連銀監局連發10張關於消費貸的監管罰單。

  在監管趨嚴的背景下,各大銀行也對消費貸進行調整。目前大部分銀行的消費貸額度都比較緊張,甚至有些銀行已經暫停了消費貸。

  時代週報記者以借貸人身份向深圳各大銀行諮詢,平安銀行的消費貸額度為2萬-50萬元,需要提供房產、車輛或授權保單作為抵押;興業銀行、招商銀行則取消了個人信用消費貸款項目,辦理消費貸需要房產抵押。

  華夏銀行目前個人信用消費貸較為寬鬆。華夏銀行深圳某支行個貸業務員告訴時代週報記者,消費貸的數額為5萬-10萬元,首貸期限為3年,3年還清後再申請可獲得5年期限,身份證、銀行卡、公積金卡就可辦理。但對於借貸人的資質有更高要求,“一萬元以上的穩定月收入的條件才比較容易通過風險審核,這在之前是不存在的”。

  農業銀行深圳分行行長許錫龍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下半年農業銀行深圳分行在個人消費貸款的各項指標、預期放貸數額等上不會做大的調整,但會保持較高的資質要求和風險審核標準。

  對於中國人民銀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向商業銀行發出金融風險提示,許錫龍表示:“首先消費貸發展要跟國家的政策保持一致,雖然執行新的要求可能會對當前的具體業務帶來一些影響,但整體影響不大。從長遠來說,這對銀行風險控制,促進消費貸更好發展上是有利的。”

  良性發展

  近年來,隨著消費升級,消費信貸市場成為各大商業銀行的“必爭之地”。

  中國銀行業協會2016年度調查顯示,在商業銀行個人業務發展重點的調查中,個人消費貸款連續四年成為個人金融業務中最重要的部分,選擇此項的銀行家佔比由2015年的68.7%上升至71.9%。

  據各大銀行發佈的中期財報來看,截至6月末,多家銀行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突破2000億元,且增速明顯。

  其中,平安銀行上半年末消費金融貸款餘額2770.9億元,新發放貸款1294億元,同比增長255.49%;工商銀行上半年末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2600.48億元,比年初增加130.28億元;農業銀行個人消費類貸款1644.70億元,較上年末增加112.19億元。農業銀行表示,主要由於大力發展“隨薪貸”“網捷貸”等消費貸款業務。

  “現在消費貸在一些城市比較過熱,確實也反映出其中可能存在不正常的現象。”農業銀行深圳分行行長許錫龍告訴時代週報記者。

  “這也是因為國內消費群體的貸款消費習慣還未養成。”業內人士表示,近日北京、南京、深圳三地對消費貸的管控和調整,是一次對房市管控的警示,也是對消費貸回歸消費本質的提示。

  早在2010年,央行和銀監會就曾發佈通知,要求各商業銀行加強對消費性貸款的管理,禁止用於購買住房。此後,銀監會等部門也多次發佈相關通知,強調對消費貸款的管理。

  “銀行個人消費貸款有利於引導人們轉變消費觀念,培養新的消費習慣。對提供貸款的銀行來說,也是新的業務增長點。”許錫龍如是陳述消費貸的作用。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教授同樣看好消費貸未來的發展。他認為,消費貸在銀行經營範圍內,是銀行可以加大力度去探索的領域。

  在許錫龍看來,居民在消費貸上的需求在保持增長,未來發展在總體上是很看好的。個人消費貸款對拉動內需,促進經濟增長不可或缺,應該鼓勵,但是眼前,消費貸的發展需要循序漸進。

  “現在銀行下調額度、縮短貸款期限,這只是管理消費貸的一個方面,還不是完備的措施。從國外銀行的經驗來看,消費貸和房貸、其他貸款的管理方式是不一樣,消費貸更重要的還是要監管到借貸者的消費內容。”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貨幣教授何平告訴時代週報記者。

  何平認為,現在我國的消費貸出現了流入房市或其他產業,讓消費貸打破自身邊界,大部分的責任在於銀行在監管上的漏洞。

  “消費貸需要銀行在徵信、風控、放貸後的監督等方面加強,也要保護借貸人的個人信息,防止暴力催收的問題出現。”黃震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如果銀行推出相應的技術和制度,消費貸良性發展在這一兩年內就可以實現。”

  張巍對於自己的職業則有些力不從心,他說:“人們提前消費的觀念慢慢形成,監管也會加強,消費貸的推廣和辦理都可能會被更精準更高效的科技取代,產品匹配、客戶審核、放貸跟蹤等轉移到線上,那我就需要換工作了。”(時代週報記者 羅仙仙 發自廣州)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