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O:超越比特幣,還是變相ICO

2018-01-30 10:14:01|來源:中國青年報|編輯:許煬

  相比2017年9月之前,金暉(化名)現在更忙了。

  彼時,在“幣圈”(一群利用區塊鏈技術開發、發行、運營、交易虛擬貨幣的人)浸淫數年的金暉,花了一年多的時間組織、策劃了多個虛擬貨幣項目的ICO(首次代幣發行),涵蓋遊戲、金融科技等領域。不過,在去年9月4日ICO“一刀切”政策出臺,國內眾多虛擬貨幣交易所紛紛關停之後,金暉的工作和生活並沒有慢下來,而是進一步按下快進鍵。

  在“9.4新政”出臺大約半個月之後,金暉並沒有像很多“幣圈”的朋友一樣,繼續將大多數精力放在轉戰海外的ICO項目上。在朋友的介紹和幫助下,他開始參與一些虛擬貨幣的IFO項目。

  所謂IFO(Initial Fork Offerings 首次分叉幣發行),指的是基於比特幣、以太坊等主流幣種而進行的分叉,在這些主流幣的原有區塊鏈基礎上,按照不同規則分裂出另一條鏈。由於持有比特幣、以太坊等主流幣種的人可以在IFO過程中獲得分叉後的新幣,因此IFO也被業內認為是一種新的虛擬貨幣融資手段。

  在“幣圈”,第一次IFO被認為是比特幣分叉產生BCH(比特幣現金)的過程。由於比特幣是通過各個網絡節點計算數據而產生的,而比特幣區塊大小只有1MB(相當於網絡帶寬),造成比特幣交易擁堵而緩慢。2017年8月初,比特幣被人以技術手段分叉,產生一種新的數字貨幣BCH,後者的區塊大小為8MB,而且區塊容量可調整,但在數量和算法方面仍和比特幣保持一樣,擁有比特幣的人可按1:1的比例免費獲得BCH。

  由於比特幣是開源的技術項目,且IFO不需要經過比特幣開發團隊的同意,所以只需在比特幣的基礎上分叉,並給擁有舊幣種的人1:1發放新幣種(這一過程也被業內稱為“分糖果”)。這一過程,也被業內視為繼ICO之後,另一種新的變相發行虛擬貨幣的方式。

  BCH分叉成功後,越來越多新的虛擬貨幣通過IFO的方式產生了:BTG(比特幣黃金)、BCD(比特幣鑽石)、SBTC(超級比特幣)、LBTC(閃電比特幣)、BTP(比特幣白金)、BCK(比特幣王者)、BTG(比特幣上帝)……

  由於越來越多新的幣種出現,幣圈人士經常感慨“幣圈一日,人間一年”。加密貨幣交易所排行網站CoinMarketCap顯示,全球現有8100多個虛擬貨幣交易所,流通的虛擬貨幣近1500種。隨著IFO等手段的逐漸普及,還將出現各種新的虛擬貨幣。

  BCH等IFO項目的成功示範,以及ICO在國內被“一刀切”禁止的現實,讓許多“幣圈”新人也開始摩拳擦掌參與IFO。這類需求在無形中也催生了代寫IFO商業計劃書的服務。

  在淘寶網上,有不少聲稱可以製作ICO 區塊鏈白皮書的商家。一位淘寶店家的客服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只要提供IFO項目的具體思路、團隊介紹、“糖果”分配方案等資料,就可以代寫完整的IFO項目白皮書,包括專業技術術語和圖表,相應的服務費則需要數千元。“越要求真實,就越要提供更多的資料。”

  記者注意到,這家淘寶店舖在今年1月中旬才開始從事此類業務,此前承接的都是網站建設、商業計劃書撰寫等業務。據介紹,該淘寶店舖經營者此前長期從事虛擬現實視頻處理工作,2017年年底招募了幾位大學畢業生加入,專門研究替人撰寫白皮書。該客服表示:“炒幣火了之後才開始做的,每天都有不少人諮詢。”數據顯示,該店家的區塊鏈白皮書代寫服務已有十多筆交易記錄。

  對於這類白皮書代寫服務,金暉嗤之以鼻。作為“幣圈老人”,他更願意相信線下“圈子堛熙o些人”。

  進入2018年,金暉一直在忙著和朋友在幾座大城市進行IFO項目的路演。在這些路演中,他經常拋出一個觀點:IFO人人可參與,未來是“一人一幣”的世界。“現在用戶越來越多,但是幣种太少,大家都在老幣種堛纏沒意思,這也是比特幣、以太坊價格上漲的一個原因。”金暉覺得,在普及區塊鏈價值和融資方面,IFO所能發揮的作用可能並不比ICO更弱。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洪蜀寧長期關注虛擬貨幣融資領域。他告訴記者,IFO和ICO都是通過虛擬貨幣進行融資的手段,但也有很大的不同:與ICO相比,IFO技術含量更高,一些IFO(如比特幣現金、比特幣黃金等)出發點是對比特幣核心團隊技術路線的不滿,是對比特幣共識機制升級的一種嘗試,未來也有超越從而取代現有比特幣的可能。

  但是,洪蜀寧也注意到,“幣圈”中也有假借IFO非法融資的情況。“有些IFO是純粹的跟風炒作,甚至連源代碼都不公佈,具有欺詐的嫌疑。”

  對於比特幣的支撐技術區塊鏈,以及與區塊鏈概念相關的公司、股票和產品所遭到的炒作,2017年11月,國際知名管理諮詢公司德勤發佈的研究報告《區塊鏈技術變革:來自GitHub 平臺的見解》認為,在GitHub平臺(一個面向開源及私有軟體項目的託管平臺)上運行的近九萬個區塊鏈項目中,受訪時存活的只有5%左右,項目平均壽命1.22年。

  “可見,區塊鏈技術的應用成熟和市場化場景應用,還有很遠的路要走,熱炒只能是泡沫。”中國政法大學資本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武長海認為,比特幣IFO之後所出現的兩條鏈、兩種幣究竟孰是孰非,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比特幣,仍然存在很大爭議,但這最終還是取決於投資者的取捨,而一個健康的虛擬貨幣交易市場應當包括合法性、公平性和安全性等要素。(記者 王林 實習生 竇彤輝)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