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ICO新亂象:區塊鏈產業鏈條脆弱

2018-02-06 13:41:30|來源:證券時報|編輯:許煬

  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將首次代幣發行(ICO)定性為非法集資並作出清退要求後,國內的平臺關閉,大部分項目做了退幣處理。但實際上,ICO在經歷了短暫的蕭條後迅猛復蘇,通過種種方式規避了監管,參與方式更為隱蔽,如今產生了更多新亂象,較之前有過之無不及。

  區塊鏈本身只是一項技術,但它絕不僅限于一項技術,真正令人興奮的,是其帶來的巨大想象空間,去仲介化帶來的效率提升和利益的重新分配等。但目前來看,“鏈圈”和“幣圈”的分野仍是一個偽命題,在某種程度上或某段時期,二者無法完全分離,構築在區塊鏈上的包括數字貨幣在內的產業鏈,既龐大,又脆弱。

  ICO再起 新亂象叢生

  2017年12月中旬,一位從事ICO代投業務的人士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對於監管層是否會再對ICO出手十分忐忑,因為感覺現在的ICO比去年7、8月時更瘋狂,新項目源源不斷,有些代投群主一個月收入上千萬元。

  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將ICO定性為非法集資後,仍未停下腳步的有兩種人:極少數的信仰者和刀口舔血的投機者。ICO改頭換面為“眾籌”、“私募”,從原來的公開平臺轉移至QQ群、微信群、Telegram群等社交平臺。

  區塊鏈專業評級機構鏈調查創始人王大炮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原來ICO為人詬病的點並沒有改善,但明顯有了新的變化,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在參與渠道上,交易從線上公開平臺轉移到線下和非公開平臺。之前的ICO主要通過ICO.info等代投平臺進行,項目方給平臺部分額度,個人可以直接參與。現在國內平臺均已關閉,國外大部分平臺明確表示不接受來自中國的IP參與,且通過海外平臺參與需要一整套國外證件,流程複雜,將大部分中國人擋在門外。所以現在的項目很少通過公開平臺,而多通過QQ群、微信群、Telegram群、公眾號、大V等進行私募。

  從交易額度來看,私募比例擴大。原來公募佔80%份額,私募佔20%,現在情況顛倒了。且私募不用做“了解你的客戶”(KYC)。“這裡面還有貓膩。”王大炮介紹,“現在的私募基本就相當於之前的公募了,優惠額度很小,更大的優惠會給到更往前的輪次,比如天使輪、基石輪等,能拿到這些額度的,基本是圈內大佬、投資方、大莊、市值管理團隊等,而這些輪次的價格,甚至能低至私募價格的五折。”

  此外,代投跑路時有發生。參與者和代投主要是通過線上社交群聯絡,是一種“弱關係”,彼此並不了解。代投人發佈額度信息通常只是公佈額度和地址讓參與者打幣,之後的事情則不再受參與者控制。此時發生的亂象有兩種,一是拿到參與者打過來的幣後直接跑路,二是在項目的代幣上線並翻倍後,謊稱代投失敗,將募集到的幣退給參與者,實際上,自己利用參與者的幣賺取從ICO到上交易所後翻倍的利潤。

  產業鏈條脆弱

  系統性風險一觸即發

  “越深入,越恐慌,就像當年的科技股泡沫一樣,區塊鏈2018年會很嚇人,所謂大浪淘沙應該就是這樣,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潛鏈資本創始人陳節志在談及目前的區塊鏈項目時憂心忡忡。潛鏈資本專注于區塊鏈投資研究,陳節志曾是青松基金的投資人,在區塊鏈領域專研數年。

  記者與他有過多番交流,或許是傳統VC的經驗養成了他對風險更敏銳的直覺,在認同區塊鏈和數字資產價值的同時,他的話語中通常帶著一種克制。在他看來,2018年區塊鏈或許就將開始雪崩,種種亂象使得行業鏈條非常脆弱,區塊鏈自身的系統性風險大概率會集中爆發。

  “2016年和2017年是行業發展初期,也是行業的暴利期。但到2018年,大家會發現,之前很多白皮書描繪的技術路線很難實現。”陳節志表示,一方面是根本無法落地,因為底層技術還有很多瓶頸待突破;另一方面,很多項目的應用場景是偽命題,Token(區別“代幣”)根本沒有必要。此外,因為監管的缺失,項目方很容易發生跑路,代投、私募等也很容易出現詐騙行為,整個鏈條非常脆弱。

  還有很多互聯網項目和傳統企業,包括上市公司也來參與區塊鏈,實際只是披著區塊鏈的外衣,這些公司原本融資渠道少,資金流動性差,想通過“區塊鏈+ICO”的方式圈錢,這導致圈子更加魚龍混雜,增加了不可控因素,一些人若因此傾家蕩產,可能發生很多維權事件。

  此外,與區塊鏈密切相關的比特幣等數字貨幣的價格也將面臨更大波動。陳節志表示,目前投資機構陸續入場已是確定事實,從目前的盤面來看,比特幣的價格很大程度上由投資機構通過期貨操縱。此外,一些交易平臺低門檻上新幣種,並開通期貨合約,散戶和機構間的博弈會使價格趨向價值,同時也伴隨著大波動。

  “很多項目方為了應對代碼審計會刷代碼,仔細鑒別會發現很多是無效代碼。我越來越惶恐,感覺大家沉迷一種繁榮的假象,但往往這種非理性繁榮一剎那就會發生雪崩。”陳節志說,“區塊鏈本身是通過技術實現社會信任,但堶惘釩雃h人性因素是不可信任的。絕大部分ICO項目不符合投資和商業邏輯,很容易崩塌,我們希望區塊鏈成為一場偉大的社會實踐,而不是一個恐怖的社會事件。”

  這並非聳人聽聞,歷史上所有泡沫的破滅,都在瞬間發生,導火索或許只是一個交易指令。

  目前Coinmarketcap上統計的加密數字貨幣已達1486種,其中以Token形式發行的佔絕大多數,此外,還有大量的區塊鏈項目正在或準備通過ICO推出自己的Token。毫無疑問,與區塊鏈密切相關的ICO存在巨大的泡沫,在記者參加過的所有區塊鏈活動中,這一點都會被反復提及,但態度各有不同。

  “區塊鏈的泡沫是啤酒泡沫,真正能喝到啤酒的沒有幾個,絕大多數人都被泡沫噎死了。”知名天使投資人薛蠻子這句話在幣圈流傳甚廣,這句話的另一個版本是,“要喝到啤酒,先要喝掉泡沫”。

  “不要妖魔化泡沫,這不是區塊鏈的獨特現象,任何技術剛出現的時候都會有泡沫,互聯網、百團大戰、O2O、AI的泡沫未必比現在小,這是必然要經歷的過程。但不是所有的項目都是泡沫,真正有價值的項目正在沉澱。”王大炮對記者表示。

  Token之辯:

  是“通證”,不是代幣

  “區塊鏈項目為什麼一定要有Token,不能直接用法幣嗎?”在一次區塊鏈交流活動中,記者向一位業內人士提出這一問題,該人士笑著回答:“你問這個問題,暴露了你還沒入門。”

  Token是區塊鏈中的重要概念之一,它更廣為人知的名字是“代幣”,但在專業的“鏈圈”人看來,它更準確的翻譯是“通證”,代表的是區塊鏈上的一種權益證明,而非貨幣。

  近日,在CSDN副總裁孟岩和世紀互聯數據中心創始人元道的對話中,提到了Token的三個要素,一是數字權益證明,通證必須是以數字形式存在的權益憑證,代表一種權利、一種固有和內在的價值;二是加密,通證的真實性、防篡改性、保護隱私等能力由密碼學予以保障;三是能夠在一個網絡中流動,從而隨時隨地可以驗證。

  在孟岩看來,區塊鏈和通證可以分開,從技術上來說毫無爭議,但從商業邏輯上來說,不發通證的區塊鏈,比一個分佈式數據庫好不了多少。

  在記者的多方問詢中,對於Token的意義,鏈圈人和圈外人存在著截然不同的看法。上述看法,是鏈圈的代表性觀點。而一位金融行業的資深資管人士聽了記者的解釋後表示,“一幫人整天造詞”。

  這是鏈圈內外隔閡的真實寫照。一邊是滿載溢美之詞的熱火朝天,另一邊是充滿質疑的冷眼旁觀;一邊是去杠桿強監管和資本市場的起伏不定,另一邊是層出不窮的“百倍幣”和一夜暴富的傳奇;一邊是IPO把控越發嚴格,另一邊是一份白皮書即可募集千萬甚至上億資金。“幣圈”“鏈圈”和傳統資本市場以及現實的切換常會讓人產生一種斷層感,知道泡沫確實存在,又怕自己錯過這趟開向未來的車。(證券時報記者 王君暉)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