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回租幌子下的現金貸套利風險

2018-05-16 08:49:57|來源:北京商報|編輯:許煬

  自去年12月《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發佈至今,現金貸行業已出現分化。部分平臺靠降息、砍業務退回監管紅線以內。不過,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近期市場上興起“手機回租”模式試圖繞過現金貸監管。 在分析人士看來,此類手機回租業務,通過強行引入租賃場景來規避現金貸新規,但在利率、期限、風控模式、資金用途等核心要件上與現金貸並無二致,本質上也無場景依託,屬於典型的監管套利行為,在穿透式監管的背景下,會被視做現金貸進行監管。

  不需回收的回租

  近日,一位第三方系統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了手機回租貸款的模式,用戶將手機 “ 抵押 ”給平臺,這裡的抵押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抵押。只是通過電子合同的簽訂,暫時把手機的所有權和處分權移交給平臺,手機不用郵寄給平臺,此時平臺會估測出手機的價款並支付給用戶相應的金額。換句話就是平臺“回收”了手機,但手機還在用戶手堙C之後,用戶選擇租期,租用自己的手機。此時平臺把 “回收”的手機又出租給用戶。到期後,用戶可以選擇繼續租用(續租��或者贖回自己的手機。續租需支付給平臺相應的租金,贖回手機需支付給平臺回租手機時等同的金額和租期產生的租金,然後結束訂單,手機的所有權和處分權歸還給用戶。該人士介紹,一般租賃期都在7-30天,手機估值金額為1000-3000元,在支付時會直接扣除20%左右作為押金或者違約金。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在手機應用市場中,此類主打手機回租模式的App不在少數。在蘋果手機App Store中搜索“手機回收貸款”,相關的App有30多個。北京商報記者下載幾款手機回租App發現,流程一般都顯示為舊機評估、線上下單、質檢入庫、極速結款,不過,不少平臺會在手機未寄回平臺之前就會放款。此外,還有的平臺是以導流的形式,給手機評估之後,平臺會推薦多個第三方貸款或回租平臺。

  具體模式上,一款名為“現金回收”的App顯示,“二手手機回收閃電週轉”、“週轉急用,秒下款”等。“愛機”平臺顯示,若用戶根據平臺報價決定出售,需根據平臺要求更改手機iCloud賬號並與平臺簽訂相關交易文本,用戶操作完成後,平臺即刻向用戶支付一定比例的訂金及預付款;待平臺實際收到用戶手機並驗收通過後向用戶支付尾款部分。用戶在與���臺簽訂《手機合同》並收到平臺支付款項後擁有7個自然日的履約期,履約期內用戶可選擇撤銷出售手機,解除原合同,但應向平臺退回預付款並雙倍返還本金。

  此外,一款名為“小豬白卡” 的App顯示,可售金額(可選擇800-2800元)租賃期限7天,日利率萬分之五,之後手機可以回購。要成功完成操作,用戶需向平臺開通相冊、通訊錄,並進行身份證資訊認證、人臉認證、運營商認證、銀行卡認證等,該平臺上方不斷滾動用戶成功賣出的消息,金額為1000-2500元不等,其中有顯示“禁止學生租賃”字樣。

  一款名為“螞蟻週轉”App中,下載之後,會對手機型號進行檢測,點擊“馬上評估”之後,系統開始進行手機估價,包括購買渠道、保修期、存儲容量、維修狀況、螢幕外觀等維度,依據手機狀態會給出不同的估價。不過,該平臺只是類似于貸款超市的導流平臺,推薦多款第三方貸款或回租平臺。

  事實上,不僅在手機應用市場,微信公眾號也成為各類手機回租平臺的聚集地。在微信搜索手機回租,會出現很多類似手機回租貸款“口子”的推薦。

  合規與隱私均難保

  對於此類手機回租模式,在分析人士看來,實際上是打著手機回租幌子的現金貸業務,不僅暗藏合規風險,用戶隱私安全也難以保障。

  此外,此類手機回租模式會要求用戶開通相冊、通訊錄等內容,用戶隱私安全難以得到保障。王劍(化名)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自己之前在一個名為“蘋果ID貸”的軟體借過款,逾期之後,手機被鎖,而且還把手機相冊中的照片和朋友照片P成裸照發給通訊錄的人。此外,這類模式也被不法分子盯上。有投資者表示,綁定固定ID之後,不僅沒有借到錢,反而被索要200元才同意密碼解綁。

  對此,蘇寧金融研究院網際網路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此類售後回租業務,通過強行引入租賃場景來規避現金貸新規,但在利率、期限、風控模式、資金用途等核心要件上與現金貸並無二致,本質上也無場景依託,屬於典型的監管套利行為,在穿透式監管的背景下,會被視做現金貸進行監管。

  對於此類模式的風險,薛洪言指出,這類業務打著回租的名義行現金貸之實,若不能納入到統一監管體系,既容易引發放貸資質上的監管套利問題,此類業務本身在貸款資質、資金來源、貸款投向、杠桿率、利率、催收等方面也容易產生各類風險隱患。

  建議設��從業人員黑名單

  自去年12月《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發佈至今,現金貸行業正在出現分化。部分平臺靠降息、砍業務退回監管紅線以內,也有平臺直接關門、歇業、解散,甚至跑路,還有平臺做起線上消費商城及分期。不過,也有部分現金貸業務借助“回租”模式試圖繞過現金貸監管。

  網貸之家研究院院長于百程認為,目前,有些現金貸平臺以手機回收或回租的方式從事類似現金貸業務。名義上是手機回收,實際上很少實際開展手機回收業務,以用戶撤銷合同並退回預付款雙倍返還本金等方式,或者以評估費等方式,平臺獲取收益。如果用戶違約,平臺會開展催收,甚至手機會被鎖死。開展售後回租需要融資租賃牌照,而開展手機回收,則需要在經營範圍中有回收業務。以回收為例,雖然名義是回收,但如果沒有真實回收業務,那顯然開展的就是現金貸類業務,需要受到相關監管。回租業務,也需要對回租模式、利率等方式進行規範。

  在薛洪言看來,現金貸新規之後,作為行業性風口的現金貸已經不存在了,持牌機構和有意上岸的非持牌機構都不會去觸碰紅線。但大量的小平臺受暴利吸引,會想盡各種各樣的方法進行套���,能賺一筆是一筆,有些公然觸碰紅線,有些則採用類似回租這樣的套利模式,防不勝防。

  從法律角度看,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表示,此類業務的本質是以手機的控制權為信用基礎,向平臺借款,本質上是一種通過網際網路平臺開展的放貸業務,應當接受國家主管部門監管,平臺應遵守國家關於網際網路平臺的規定、關於網貸業務和租賃業務的相關規定。目前在實踐中,部分地區的司法判決中認定此類業務是合法有效的,借款方若產生逾期會產生相應的違約責任;部分地區的司法判決認為這類業務未獲得合法許可,不支援借款方索要過高違約金的主張。此類業務具有一定的創新性,在國家出臺統一的規定之前,其能否持續經營取決於地方政策的寬鬆程度。

  對於違規現金貸業務難以禁止,王德怡指出,根源在於市場供需要雙方都客觀存在。從監管的角度看,薛洪言建議,除了繼續切斷違規放貸機構的資金源和其他資源支援之外,還可以嘗試建立諸如從業者黑名單等機制,對於屢次觸犯紅線的主要從業人員,禁止其從事金融業務,以加大威懾力度。于百程建議,監管方應聯合工商、網監等部門,對此類業務進行穿透規範,以避免監管套利。(北京商報記者 劉雙霞/文 賈叢叢/製表)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