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斷直連延期 備付金待全額上繳

2018-07-11 10:21:23|來源:時代週報|編輯:許煬

  6月30日原本是央行要求第三方支付機構斷開與銀行直連(以下簡稱“斷直連”)的最後期限,但實施情況並不理想,延期已成為定局。

  2017年8月,央行發佈的《關於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的通知》銀支付[2017]209號文,規定所有支付機構必須在2018年6月30日之前接入網聯,切斷之前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的模式。

  這一年來,清算中心、第三方支付機構、銀行等多方都在努力,積極推動這個項目的完成,但因為多方面的原因導致效果不佳。

  “與網聯銀聯平臺的對接工作不僅涉及第三方支付本身,還涉及與網聯、銀聯業務系統對接,以及和銀行商戶洽談重簽協議等工作,需多方參與配合,技術和業務協調工作量都比較大。”上海某第三方支付機構負責人告訴時代週報記者。

  斷直連

  網聯的接入以及運行情況,目前還沒有上半年的最新數據。

  網聯發佈的文件顯示,截至2018年4月,在協議支付開發方面,115家支付機構中有107家完成了生產驗證,沒有未開發的機構;付款的開發方面,21家已完成生產驗證,沒有未開發的機構;另外多數機構集中在“聯調測試”“驗證準備”“生產驗證”環節。

  今年3月和4月,網聯分別下發兩份催促函(42號文、49號文),督促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接入網聯。

  網聯發佈的《關於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渠道接入工作情況通告的函》49號文件顯示了斷直連進度:商業銀行協議支付完成生產驗證的比例達到74.46%,付款接入完成生產驗證的比例達到30.74%,支付機構的則為93.04%和18.26%。

  但外界最為關注的網關支付,商業銀行“無直連業務”的比例已經達到73.38%,支付機構這一數據僅為4.35%,大幅落後於商業銀行。

  時代週報記者近日從支付機構了解到的情況是,中小支付機構對斷直連的態度頗為積極,也很配合,但是實際效果並不理想。

  “網聯和銀行兩者的技術接口、商務合作模式都存在一定區別。與網聯的合作除了技術上要滿足網聯接口要求,目前還要與銀行逐一簽訂業務合作協議,約定費率等關鍵要素。與銀聯的合作,技術上滿足銀聯接口要求後,與銀聯簽訂業務合作協議即可,無須再與銀行逐一簽約。”上述上海第三方支付負責人表示。

  寶付相關負責人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寶付在斷直連和網聯對接方面起步比較早,目前斷直連接網聯的工作正按監管和網聯要求順利推進,並且已經有協議支付等適用於網聯的產品面市,寶付現有業務基本不受影響。

  連連支付相關負責人告訴時代週報記者,在央行的頂層設計下,支付清算協會開始牽頭組建網聯,連連支付作為重要的支付公司之一,參與了網聯籌建。據悉,目前連連支付在“斷直連”的進程中已經完成了相關要求。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研究員李虹含告訴時代週報記者,直連模式有著不容忽視的缺陷,才有了斷直連的發生,比如信息孤島、多點接入的成本、缺乏中央對手方的流動性風險等。

  連連支付CEO潘國棟表示,“斷直連”後,支付機構的金融渠道能力確實回歸到同一起跑線上,行業支付渠道的基礎設施將形成統一化和標準化。

  組合拳

  “斷直連只是第三方支付監管組合拳的一環,它是備付金集中存管的前提條件,斷直連落地後,備付金集中存管也就不遠了。”李虹含分析道。

  巧合的是,在“6·30”大限前夕,央行給200余家支付機構定下了備付金全額上繳的最後期限—2019年1月。6月29日,中國人民銀行發佈《關於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關事宜的通知》,規定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實現100%集中交存。

  僅僅半年之前,央行要求,2018年起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將由現行20%左右提高至50%左右,成為對支付機構備付金真正“動手”處置的開頭。

  “收繳備付金讓所有支付公司的銀行通道都將站在同一起跑線上,銀行通道的競爭差異不復存在,並且備付金逐步實現百分百的集中存管似乎又掐斷了一部分支付機構的利潤支撐線,對於本就薄利的支付行業而言,似乎盈利的空間被再次壓縮。”潘國棟表示。

  對於支付機構來說,大量備付金不僅可作為與銀行談判費率的籌碼,還可以收入大筆“利息”。

  小小金融CEO劉小峰告訴時代週報記者,支付機構借助大量備付金可以收大筆利息,大型支付機構一年利息可超百億元,一旦備付金100%上繳,這將徹底結束支付機構躺著賺利息的好日子。“之前備付金被支付機構挪用、佔用,甚至用於投資等亂象較多,風險較大,因此監管機構才大力推動支付機構備付金集中存管。”

  6月15日在港交所上市的匯付天下,其港交所招股說明書披露,2015年、2016年、2017年,匯付天下利息收入(主要來自客戶備付金結余)分別是2610萬元、3830萬元、6160萬元。匯付天下在招股書中坦言,由於越來越多的客戶備付金存入集中備付金賬戶,未來利息收入將持續減少。

  “在斷直連和備付金100%上繳等嚴監管之下,支付公司的盈利空間受到擠壓,個別支付機構甚至重回虧損狀態。這將倒逼支付機構有更強的動力開源節流,挖掘更多增值業務,提升支付效率。”劉小峰說道。

  不過,嚴監管之下,中小支付機構也並不是沒有機會。在潘國棟看來,隨著“斷直連”政策的落實,未來支付行業或將形成三大市場,第一個是 “C”端用戶支付市場;第二個是“B”端企業級支付服務市場;第三個是跨境支付市場,這三個市場都擁有足夠廣闊的發展空間,也將決定在“斷直連”之後支付行業的整體走向。(時代週報記者 曾令俊 發自廣州)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