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暴跌 區塊鏈自媒體“歇菜”

2019-01-04 15:58:48|來源:證券時報|編輯:鄭思雯

  一場由“比特幣”暴跌引發的蝴蝶效應正在蔓延至上下游產業鏈。

  過去一年,比特幣跌幅近八成。曾幾何時,幣圈大佬們紛紛轟轟烈烈地出場為各種平台幣站臺;因比特幣暴漲,從中嗅到了機會的自媒體開始紛紛開拓區塊鏈垂直媒體,一時間區塊鏈自媒體出現爆髮式增長,並且不斷傳出融資消息。然而現在呢,大佬們悄悄撤退,數千家區塊鏈自媒體也開始宣佈“死亡”,與此同時,想發幣融資也發現已經找不到投資機構進場了。

  比特幣一年跌幅近八成

  幣圈熊市持續一年了,而且不見止跌趨勢。

  此前有個段子刷屏朋友圈:我有個幣圈的朋友,去年和我聊買樓,還是北京二環哪個樓盤,今年我們晚飯的時候偶然相遇,他對我說:您好,這是您的外賣。

  雖說是個段子,但也真實反映了過去一年幣圈現狀,一幣一別墅終究不過是幻想。

  火幣全球官網數據顯示,截至記者發稿時間,比特幣價格為3823.71美元(約人民幣26498元),2018年1月1日比特幣最高價格攀升至17510美元,隨後進入下跌通道並且時不時來一場單日暴跌,自2018年1月1日以來比特幣價格跌幅近80%。

  而導致比特幣下跌的原因,證券時報記者通過多位分析師觀點綜合來看,主要有以下幾點:

  第一,2017年比特幣價格上漲瘋狂,漲幅超過20倍,這種驚人漲幅在沒有任何消費場景下不可持續,2018年的下跌幾乎是必然趨勢。

  第二,2017年12月比特幣期貨合約在芝加哥期貨交易所上市,同時各大交易平臺上線期貨合約交易,提供1:5、1:10、1:20的杠桿交易,這給做空比特幣提供了渠道,投資者不僅可以通過二級市場買賣交易比特幣,還能通過期貨合約做空比特幣,因此催生了一批比特幣空軍。

  第三,區塊鏈技術落地情況進展不大,導致投資者對比特幣價值產生質疑,投資者信仰開始動搖,還有什麼比投資者信心重要?散戶不進場,交投不活躍,此前暴漲的比特幣沒人接手,投資者爭相賣出,幣價狂跌。

  區塊鏈堛煽C體生意

  2017年下半年,Coinvoice創始人魚文輝在區塊鏈火熱時期加入了創辦區塊鏈媒體工作中。“那個時候剛好遇到監管,很多幣圈的網站和媒體都被約談,反而引來更多人去關注區塊鏈,又出現了一些新的機會。”當時的團隊還沒組建完成就遇到了國家的重拳監管,但在魚文輝看來,倒也不是件壞事,“很多新的需求又跟上來了。”

  創辦區塊鏈媒體之前,魚文輝曾經採訪過不少業內的技術大咖和專家,發現由於外界對區塊鏈技術這個新事物總是帶有各種誤解和無知,導致業內真正鑽研技術的人內心很孤獨、很失落,同時又十分無奈,“我們最開始把這個平臺定位為普及區塊鏈知識,做了許多線下活動,採訪了許多鏈圈的人,從技術和概念的角度去做。”魚文輝說。

  魚文輝介紹,這些區塊鏈媒體大致可分為四類:科普類、評測類、資訊類和行業分析類,但大多數集中在資訊類。而這些區塊鏈媒體的盈利模式,正是許多人為之趨之若鶩的原因。據證券時報記者了解,這些區塊鏈媒體背後跟著一群龐大的“金主”,願意在上面投放廣告的人,主要是區塊鏈項目方,還有交易所。“廣告接得最多的是資訊類的媒體,真正做得影響力比較大的是很少做廣告的。”魚文輝告訴證券時報記者。

  另據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介紹,現在很多做區塊鏈公眾號的人是本身就沒什麼工作的,辦個區塊鏈公眾號,有時候一個月的收入可能接近他們一年的收入了。“一條軟文,普通的自媒體開價兩千至三萬不等,如果是大的平臺就是這個價格的十幾倍了。”該人士告訴記者。

  但如今,由比特幣暴漲催生了一大批區塊鏈自媒體行業正在上演絕地求生的戲碼,“裁員、轉型、停更、封號、倒閉……”

  區塊鏈自媒體大批“死亡”

  判斷一個行業火不火有一個重要標誌是有沒有相應細分垂直媒體出現,區塊鏈及Token項目需要有媒體、名人的背書以及聚集起忠誠度高的種子用戶,在比特幣暴漲、三點鐘無眠社群的渲染下,一批媒體人爭相涌入,圈地圈錢。

  據相關數據統計,2017年至2018年,涌現出上千家區塊鏈自媒體,但自從幣圈進入寒冬,區塊鏈行業發展冷靜下來後,行業媢鴭騚C體需求就大大縮減。

  天眼查數據顯示,火星財經在2018年有5輪融資,其中A輪以及A+輪融資時的估值分別為1.5億人民幣、3.3億人民幣,但這5輪融資具體金額尚未披露。

  “其實都是噱頭,真正拿到正規機構大額融資的區塊鏈自媒體屈指可數,不超過15家,其他大部分都有虛誇成分,拿著數字代幣去做融資,但是現在大多數平台幣價值是歸為零的,也就無所謂融資,不過就是噱頭。”魚文輝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

  相較于這些頭部區塊鏈媒體,那些在熱潮中蜂擁而至卻還沒有話語權的“自媒體”,一來沒有融資,二來沒有商業價值,因此面臨著較大的資金壓力,擺在他們面前的是堅持還是撤退。

  據證券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8年下半年,已有81家較為知名的區塊鏈自媒體被封號或者停更。

  自媒體人劉某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目前確實行業整體狀況就是在轉型、裁員,收縮戰線,但也有少部分媒體很堅定,在區塊鏈領域繼續深入,但是數量非常少。事實上,頭部區塊鏈自媒體都還活著,倒下的都是三四流自媒體,這些自媒體倒下很大原因就是無利可圖,主動撤離。”

  魚文輝向證券時報記者表示,此前公司開一場發佈會,支持媒體可以多達80-90家,但現在已經不行了,很多自媒體就一兩個人維護,更新速度很慢,甚至停更。此前區塊鏈自媒體更多偏向服務角色以及營銷商角色,而不是行業監督者,發聲者,很多自媒體是沒有核心內容競爭力的,到處都是快訊,轉載內容也沒人看,也沒有生產原創能力,自然在行業寒冬時就面臨倒閉。

  值得關注的現象是,在大批區塊鏈自媒體倒下的同時,發幣融資已經不像以前那麼樂觀,為其站臺背書或者營銷的公眾號變得毫無影響力,自媒體人劉某向證券時報記者介紹稱,目前發幣融資已經不活躍了,主要是比特幣價格大跌,導致市場信心崩塌,根本募集不到錢,而投資機構也在收緊戰線,發幣首先要引入投資機構的錢做基石輪,如果投資機構不入局,發幣自然也就消停了。(記者 羅曼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