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巨頭的費率保衛戰

2019-01-07 10:56:06|來源:北京商報|編輯:許煬

  新年伊始,微信支付就打響抵制服務商“零費率”的保衛戰。據微信支付1月4日發佈的公告,要求涉嫌違規的服務商在2月1日前完成整改。與此同時,支付寶方面也將商家收款的費率重新調回0.6%。

  事實上,兩大支付巨頭近來在商戶以及用戶費率方面動作頻頻。在市場看來,一方面,支付備付金上繳後,第三方支付機構議價能力減弱,銀行配合度下降,支付巨頭也面臨成本壓力;另一方面,前期完成市場收割後,在C端市場,消費者使用習慣養成,支付寶和微信具有提高費率的底氣,而在B端市場,兩大巨頭所受到的競爭壓力可控,已經進入到規範市場發展以獲取穩定毛利的新階段。

  抵制服務商“零費率”競爭

  1月4日,微信支付發佈《關於規範微信支付合作夥伴拓展商戶費率的公告》(以下簡稱《公告》),對嚴格按照官方指導費率拓展商戶這一要求進行了重申。《公告》指出,對此前存在涉嫌違規情形的,微信支付要求於2019年2月1日前完成整改。

  北京商報記者關注到,微信支付于2018年12月17日以《微信支付服務商合作規則》為基礎,發佈《關於抵制“零費率”、維護服務商市場健康發展的倡議書》,並提供違規舉報入口。

  事實上,不僅微信支付,另一支付巨頭支付寶也對商家費率進行了調整。2月1日起,支付寶再次執行新標準,開始恢復商家收款0.6%的標準費率。據悉,從2016年開始,支付寶從本來的標準服務費率0.6%給商家優惠到0.55%。

  據悉,部分服務商通過費率補貼、機具贈送、先收後返等形式,向商戶宣傳“零費率”、“低費率”收單技術服務,並通過該種方式妨礙其他服務商拓展和維護商戶資源,嚴重影響其他服務商的正常經營。根據央行《關於規範支付創新業務的通知》(281號文)的規定,服務商作為收單外包服務機構,在推廣業務時,不得使用或者變相使用“零扣率”、“低扣率”、“費率自由定義”等涉嫌不正當競爭、誤導消費者或者違法違規行為的文字。

  微信支付的處理方式包括但不限于限制商戶進件、取消參與獎勵活動的資格、扣除服務商獎勵、限制交易功能和額度等,屢次違規或情節嚴重的,將終止合作。

  對於上述費率調整,蘇寧金融研究院網際網路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于支付機構而言,商戶拓展過程中的代理商競相壓價行為具有兩面性,既是拓展市場、做大市場份額的利器,又擾亂了市場秩序,使行業難以擺脫低價紅海競爭的泥潭。對支付寶和微信而言,已經從幾年前的新進入者變成市場中具有主導地位的機構,受益越來越少,所受的負面影響越來越大,所以進行市場規範的動力也就越來越強。

  議價能力減弱

  隨著支付機構備付金上繳,第三方支付議價能力減弱,更加注重開源節流,壓縮成本。

  近期,另外一則值得關注的支付費率消息是,2018年11月,微信支付宣佈將民生銀行提現服務費提升至0.15%的公告引發熱議,也引來一場與民生銀行的“口水仗”。市場認為,微信支付希望通過提高對民生卡用戶在提現和轉賬方面的收費來彌補自己在民生卡快捷支付消費方面付出的成本。

  從此次事件來看,微信支付希望通過提高對民生卡用戶在提現和轉賬方面的收費來彌補自己在民生卡快捷支付消費方面付出的成本。第三方支付收費背後,一方面想覆蓋部分成本,另一方面,希望通過收費把資金留在自有生態圈。

  分析人士指出,支付備付金上繳後,第三方支付機構議價能力減弱,銀行配合度下降,面臨成本壓力。一位第三方支付機構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微信支付整治零費率的舉措一部分原因在於監管壓力。央行多次強調要求不得採取零費率等不正當手段開展不正常競爭。

  此外,上述支付機構人士指出,支付巨頭更加注重成本壓力。該人士直言,斷直聯、備付金繳存且不支付利息後,一方面收入減少,另一方面與銀行談判能力減弱,成本大幅上升,支付機構的成本壓力越來越大。

  漸入利潤收割期

  事實上,第三方支付早已開啟“收費時代”。從2016年3月1日起,微信支付開啟零錢提現收費計劃,每人終身只能享受累計1000元的免費提現額度,超過部分需要按照0.1%的費率收取。 在微信提現收費半年之後,支付寶也同樣進行了上調。2016年9月,支付寶對外發佈公告表示,2016年10月12日起,將對個人用戶超出免費額度的提現收取0.1%的服務費。至於收費的原因,支付寶稱是“綜合經營成本上升較快”,調整提現規則是為了減輕部分成本壓力。

  對於支付巨頭不斷進階的“保費率”舉措,上述支付機構人士還指出,雙寡頭壟斷的格局已形成,消費者的習慣已初步養成,支付寶和微信具有提高費率的底氣。有數據顯示,微信和支付寶在移動支付領域佔據高達93.08%的市場(其中支付寶佔比53.73%,微信佔比39.35%)。

  薛洪言表示,憑藉在C端的優勢地位,兩大支付巨頭在收單市場已經具備了某種類發卡行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可以從其他收單機構的市場拓展活動中受益,比如其他機構在拓展商戶的時候,通常會搭上微信和支付寶渠道,所以,兩大巨頭在B端市場所受到的競爭壓力是可控的,已經進入到規範市場發展以獲取穩定毛利的新階段。

  “中國支付行業經過十幾年的高速發展,經濟和人口的紅利已得到充分的釋放。隨著經濟下行的壓力增大及監管政策的進一步增加,支付行業已經無法再支撐原來的高速發展,進入中低速增長的新常態。未來的潛力可能只有增加三線以下城市的滲透率及海外市場的擴張。支付行業壟斷態勢的形成及成本的大幅上升,使整個支付行業的生存壓力越來越大,當然包括支付寶和微信在內。”上述支付機構人士指出,不過,由於消費者習慣的養成,支付行業的壟斷格局很難打破,未來支付業務將會進一步向頭部企業集中,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堙A可能只剩支付寶、微信及十幾家向B端商戶提供行業解決方案的支付公司。支付行業的競爭,更多地會集中在頭部企業的競爭。(北京商報記者 劉雙霞/文 宋媛媛/製表)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