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虛擬銀行牌照漸近 價值存高估

2019-01-17 13:52:06|來源:北京商報|編輯:許煬

  自2017年9月香港引入虛擬銀行的消息公佈後,牌照進展引人關注,最新消息顯示,第一批虛擬銀行牌照將在2019年一季度落地。在分析人士看來,佔據流量、場景和技術優勢的金融科技巨頭有望第一批拿到牌照,助力業務國際化佈局。不過,從業務層面來講,香港本地金融體系已經非常成熟,虛擬銀行業務更多的將是與傳統業務競爭存量市場份額,難度較大。

  首批將在一季度落地

  1月14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透露,香港正在建立起一些虛擬銀行的交易機制,香港本地銀行也將會獲得第一批虛擬銀行牌照,馬上就會在一季度落地實施。

  不過,香港金管局並未披露相關名單。有消息稱,香港金管局已向8家公司發出通知函,對有意申請虛擬銀行牌照的機構進行下一輪甄選。這8家公司中包括渣打香港、眾安在線、騰訊、螞蟻金服、小米集團、香港電訊、中國平安旗下公司等。對於申請牌照的進展,北京商報記者向騰訊金融科技、螞蟻金服方面發去採訪提綱,截至發稿未獲得回復。

  “虛擬銀行”是指主要通過互聯網或其他形式的電子管道而非實體分行提供零售銀行服務的銀行。香港金管局在2000年頒布《虛擬銀行的認可》指引,在2017年9月宣佈引入虛擬銀行,在2018年兩次修訂《虛擬銀行的認可》指引。 

  2018年5月,香港金管局《虛擬銀行的認可》指引修訂本中提出,“銀行、金融機構及科技公司均可申請在香港持有和經營虛擬銀行”。彼時,香港金管局副總裁阮國痝z露,有意申請的機構中一半以上是科技公司。除了科技公司,還有金融科技公司和傳統銀行,此外,還有一些港股上市公司透露了申請意向。

  分析人士指出,虛擬銀行是香港金融科技發展的一大步,能推動普惠金融。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指出,除了虛擬銀行牌照發放,香港也制定了開放銀行等相關的政策框架,展現了香港金融監管當局非常開放的態度。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金融科技代表了金融業未來的方向,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不願也不能錯過金融科技的潮流。對於虛擬銀行等新型金融機構而言,在前沿金融科技研究、新模式發展、助力傳統金融機構轉型賦能等方面進行探索,與全球範圍內主流的金融科技浪潮產生共振,助力香港金融科技的發展,會更容易獲得當地監管機構的認可。同時,香港本地的主流金融機構,以虛擬銀行牌照申請作為金融科技轉型的契機,也會比較容易得到監管的支持與認可,率先拿到牌照。

  金融科技巨頭更受青睞

  在分析人士看來,金融科技巨頭在申請香港虛擬銀行牌照上更具優勢。

  《虛擬銀行的認可》指引修訂本對虛擬銀行的監管規定嚴格,要求申請人在申請設立時跟傳統銀行一樣要滿足最低3億港元的資本要求,同時必須有實力強大的母公司在背後提供支持,而且要準備好市場退出計劃。

  香港金管局方面要求,首批申請者具備相對理想或優勝的營運模式、科技平臺、財務實力等,具備達到金管局引入虛擬銀行政策目標的條件,包括發展金融科技、提供新客戶體驗和促進普惠金融。

  “進入審核名單的這8家機構,拿到牌照的可能性都比較大。”董希淼表示,對於一些金融科技公司,拿到虛擬銀行牌照的門檻比較低,可以借助該牌照進入香港金融市場,這是一個比較方便快捷的方式,如果拿一般銀行牌照,門檻就很高。虛擬銀行主要是借在線上開展零售業務,需要企業有技術、場景、流量,對那些比較大的金融科技公司,相對會有利一些。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表示,有望第一批拿到牌照的應該是技術實力紮實、擁有豐富金融背景的企業。此外,集團實力較強、客戶較多的企業也會在申請牌照時獲得加分。

  王詩強認為,雖然香港市場不大,但是內地市場很大。內地居民可以通過虛擬銀行去香港甚至全世界投資理財,類似于富途證券,主要客戶還是內地居民,因此,想象空間非常大。對於擁有大量內地客戶的互聯網公司將會從中受益。      

  牌照價值幾何

  分析人士指出,香港的虛擬銀行牌照有可能成為各互聯網巨頭海外金融業務發展的新起點和國際化的新跳板。不過,也有人士認為,香港市場規模有限,並且香港金融體系成熟,競爭激烈,對大多數機構來講,牌照價值並不明顯,反而是象徵意義更強。

  事實上,無論是傳統的金融機構還是新興的互聯網巨頭,申請香港虛擬銀行牌照的熱情都很高。對此,薛洪言表示,除了市場內普遍存在的牌照情結之外,虛擬銀行牌照于境內機構而言,是其國際化佈局的重要起點和嘗試;于香港本地金融巨頭而言,虛擬銀行牌照的申請也是其轉型金融科技、發展新興金融業務的重要契機。

  對於虛擬銀行牌照的價值,在薛洪言看來,從業務本身和市場空間來看,香港本地金融體系已經非常成熟,新興業務沒有做大蛋糕的過程,更多地涉及到與傳統業務競爭存量市場份額,難度較大,很難發生類似境內新金融業務在風口階段的高增長現象。

  談及虛擬銀行對香港金融市場的影響,平安證券研報顯示,根據國外的經驗,虛擬銀行往往要提供比傳統銀行高的存款利率。如果新的虛擬銀行單純依靠較高的存款利率或較低的收費作為競爭手段,將對銀行凈息差施加下跌壓力,拖累香港銀行業的收入。  

  不過,薛洪言表示,某種意義上,以虛擬銀行為代表的新金融業務,將成為存量金融業態的一個補充,帶動存量傳統金融業務的轉型,發揮鯰魚效應。

  在王詩強看來,香港人口較少,市場空間有限,不是內地企業獲取虛擬銀行牌照後的主要服務對象,主要服務對象還是內地居民。因此,對香港本地銀行業負面影響較小。相反,如果監管政策允許,虛擬銀行可以有效地幫助內地資金南下,有利於香港金融市場的繁榮。(北京商報記者 劉雙霞)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