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套路貸”無路可逃

2019-06-24 08:52:36|來源:人民日報|編輯:于明彤

  去年10月,剛入職不久的李琪琪,看中了一款新手機。因為沒有積蓄,轉而選擇在網貸平臺“甜兔”上借了3000元。但由於一週內沒有及時還賬,利息越滾越多,最終欠款高達15萬元。為逼迫還款,該平臺偽造李琪琪的暴露照片,四處分發至其同事、親友處。李琪琪無奈之下只好求助家人,四處借錢才得以償還。

  日前,甘肅省蘭州市公安局成功破獲一起特大網絡“套路貸”犯罪集團案件。經查,網貸平臺“甜兔”偽裝成菜譜類APP,應付應用平臺審查;用戶下載後,搖身一變成為貸款軟體。之後,非法獲取用戶手機通訊錄、通話記錄等全部權限,並以“消費墊付”為餌誘導機主借錢;再以繳納“服務費”為名,收取高額利息。

  該犯罪集團自2018年5月開始,累計非法獲取1197.6萬餘人的個人信息。在不到8個月的時間內,誘騙47.5萬餘人貸款,累計放款59.75億元、收回91.16億元,非法獲利31.41億元。截至案發時,該集團仍有尚未收回的待催收欠款本金14.7億元,逾期利息83.77億元。

  誘導機主借錢

  1317個手機應用,24個網貸平臺,47.5萬餘人受害

  李琪琪的遭遇並非個案。去年11月,蘭州市公安局民警李剛在例行網絡巡查時發現,一款名為“甜兔”的APP下載頁面中,有大量評論稱其為“騙子軟體”,且該軟體在蘋果、安卓平臺各大應用商店中均能檢索到,下載量巨大。

  “下載頁面的功能描述,是各類菜譜。而我下載安裝之後,發現是一個‘網貸’超市,有很多誘導機主借錢的入口。”李剛介紹,對該軟體進行惡意代碼檢測後發現,一旦安裝後,軟體會強制獲取通訊錄、通話記錄、攝像頭等權限,且沒有任何提示。

  “簽的合同不是貸款協議,而是墊付合同。借了3000元,實際到手只有2000元多一點。”李琪琪回憶。

  蘭州市公安局民警賀小東介紹,該犯罪集團採用收取逾期高額收費等方式,獲取非法利益。例如,受害人貸款1000元,平臺先期以服務費名義扣除300元或500元,受害人實際僅拿到700或500元;貸款時間為7天,逾期每天加收10%的利息(按照1000元計息),利滾利重復計息。

  李琪琪說,借款逾期後,她只好拆東椓犰凞晼A在“甜兔”客服的推銷、引誘下,又從“雛鷹”“閃電虎”等平臺處借錢。

  “‘甜兔’這款應用,既是一個放款的具體操作平臺,也兼有‘推廣超市’的作用。”李剛介紹,“甜兔”內設有多個鏈結,分別指向一些與之功能類似的應用。“表面上看是不同的網貸平臺,但其實背後老闆是同一個人。”

  經偵查,自2018年5月至今年3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組織領導犯罪集團開發、利用1317個手機APP,建立“雛鷹”“閃電虎”“紅番茄”“米豬”等24個網貸平臺,通過40多個殼公司與受害人簽訂合同。

  今年1月,蘭州市公安局正式立案偵查,數據顯示,該集團累計非法放貸327.82萬餘筆,受害人47.5萬餘人,遍佈全國各地。

  外包催收業務

  犯罪集團分工明確,通過40多個殼公司逃避打擊

  王某某曾在某大型互聯網公司任職,深諳互聯網金融操作手法。據王某某等人交代,“甜兔”的源代碼是正規小貸平臺軟體,他們買來後進行了所謂的“完善升級”。王某某先後招募24名程序員對源代碼進行改寫。

  “改寫之後,‘甜兔’擁有了‘AB面’,A面用來應付平臺審核,成功過審之後立即運行B面,進行放貸。”李剛說,以“甜兔”為基礎,該犯罪集團先後克隆開發了24個類似應用,已成功上線運行19個。

  該犯罪集團還與風控公司合作,對非法獲取的用戶信息進行大數據分析、比對,篩選潛在客戶並進行評級打分。“符合貸款條件的客戶,向其精準推送貸款信息;不符合的,則將其信息再轉手賣掉。”李剛說。

  辦案民警介紹,由於沒有貸款資質,王某某在放款時不與受害人簽訂貸款合同,而是通過40多個殼公司與之簽訂所謂的“消費墊付合同”,逃避打擊。

  王某某交代,該集團將催收業務外包給河南鄭州、安徽亳州等地的24家催收公司。“他們合作協議上約定不能暴力催收、上門催收等,但這只是他們逃避打擊的幌子。”蘭州市公安局七里河分局民警談存俊說,王某某對催收公司設立了激勵機制。“對催收公司業績進行排名,排名越靠前的,接下來獲得的業務量越大、提成比例越高。反之,進行業務處罰。”

  據辦案民警介紹,為獲得高額回報,這24家催收公司幾乎無一例外地採取了威脅恐嚇等暴力催收手段。“他們之間以合作分成的方式,形成了一個較為固定的利益集團,進而形成了方式更為隱蔽、更難打擊的新型‘套路貸’。”談存俊說。

  王某某等人利用不到2億元本金,在不足8個月的時間內,迅速做大犯罪集團。

  辦案民警分析,該犯罪集團所選擇的借款對象,有相當一部分是無節制消費群體,同時也有正當職業但手頭又不寬裕的群體。這些人欠錢之後既害怕催收,也擔心被親朋好友知道,因此明知上當也忍痛償還。

  大數據辦案

  抓獲218名犯罪嫌疑人,涉多家第三方服務公司

  鋻於該案涉案資金大、地域廣、受害人多,蘭州市公安局成立專案組,抽調精幹警力集中開展偵辦,同時向公安部、省公安廳彙報案情。    

  “為辦理此案,公安機關累計採集數據突破120TB,還專門採購了10台服務器提取分析還原作案數據。”談存俊介紹,在公安部組織指揮、省公安廳積極協調和當地公安機關支持下,專案組組織400余名警力分別在浙江、陜西、安徽等地同步行動,一舉搗毀6個犯罪窩點,扣押、查封、凍結涉案財物價值約合人民幣20.55億余元。截至目前,公安機關已經抓獲218名犯罪嫌疑人,其中逮捕80人、刑事拘留14人。警方將繼續對未到案的嫌疑人進行抓捕。

  蘭州市公安局民警胡向龍介紹,王某某還與多家第三方服務公司合作。著作權登記代理公司為20多個平臺軟體違規辦理著作權證,用於通過各應用商店審核上架;銀行卡鑒權公司根據犯罪集團提供的基礎信息,違規查詢受害人的銀行卡賬戶信息、流水、使用情況等;風險控制公司對受害人個人信息、銀行卡信息和銀行卡鑒權公司的鑒權結果進行風險評估,綜合評定受害人還款能力。該犯罪集團利用第四方支付平臺,向受害人放貸、收款。同時,其下屬各公司之間也通過第四方支付平臺轉賬。

  “這起案件集合了網絡犯罪中非法竊取公民信息,電信詐騙中虛構事實及劇本,特別是黑惡勢力犯罪的暴力催收、敲詐勒索、尋釁滋事等等犯罪形式。可以說,集多種犯罪表現和手段于一身,具有極大的欺騙性。”甘肅省公安廳副廳長、蘭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肖春說。

  但不管披上多少“合法外衣”,其有組織地使用暴力追逐暴利的黑惡勢力犯罪本質沒有改變。辦案民警認為,這種犯罪也暴露出在社會管理、行業監管、金融創新和互聯網監管等方面的管理漏洞。比如,網上APP審核監管標準不一,“AB面” APP被違法犯罪分子使用;第三方支付平臺對大額異動資金監管不力,查詢溯源難;大量通過登錄被強行獲取的公民信息,被犯罪集團販賣流轉等。

  “要杜絕無節制消費心理,保護好個人信息,對短期‘利滾利’的網貸保持高度警惕。”肖春說,遇到非法網貸行為,一定要保存網貸軟暴力催收證據,如惡意偽造圖片、威脅短信、電話騷擾等,及時報警,由公安機關立案查處。(文中受害者均為化名  記者 付 文)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