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希淼:“天秤幣”難成法定數字貨幣

2019-07-11 09:43:43|來源:經濟日報|編輯:馮實

  “天秤幣”具有一些新的特點,但從當下看,“天秤幣”成為法定數字貨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難以成為超主權的數字貨幣。在主權國家沒有消亡的情況下,未得到各國央行認可並納入監管的虛擬貨幣,難以超越國界成為世界貨幣。對於“天秤幣”,全球金融穩定理事會等國際組織和多國央行普遍採取觀望和謹慎態度。

  日前,社交網絡巨頭臉書(Facebook)發佈其虛擬貨幣“天秤幣”(Libra)項目白皮書,受到全球關注。在不久前舉行的大連夏季達沃斯論壇上,“天秤幣”也引發熱議。儘管“天秤幣”具有一些與眾不同的特徵,但它不是法定數字貨幣,難以成為真正的超主權世界貨幣。

  近年來,各種貨幣概念層出不窮,人們有必要區分“電子貨幣”“數字貨幣”和“虛擬貨幣”的不同。電子貨幣主要是指法定貨幣電子化,本質上還是法定貨幣。例如,銀行賬戶電子錢包中的餘額可用於網絡支付,其強調的是貨幣形態與現實貨幣不同。數字貨幣一般指由央行發行、與紙幣並行的數字化貨幣,與紙幣有著同等地位,是可以用於日常各類支付的法定貨幣。目前,我國央行正在研究數字貨幣發行和運行框架等問題。虛擬貨幣的形態一般也是電子的或者數字的,但虛擬貨幣本質上不是貨幣,而是一種虛擬商品,通過網絡等渠道完成交易。但是,因為沒有足夠的信用支撐,虛擬貨幣無法承擔法定貨幣的職能。當然,我們也要密切關注虛擬貨幣市場的變化和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及時加強風險提示,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

  就拿“天秤幣”來說,臉書認為,目前全球仍有17億成年人未接觸到金融系統,無法享受正規金融服務,而且當前金融交易成本過高,因此需要打破這種格局。按其設想,Libra是一種穩定幣,是一種超主權數字貨幣。通過發行Libra,探索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

  的確,Libra具有一些新的特點。第一,Libra錨定一籃子貨幣,承諾與法定貨幣1:1兌換。這不僅優於不挂鉤法定貨幣的網絡“加密貨幣”,而且比挂鉤單一貨幣的穩定幣看上去更穩定,是一種升級版的數字穩定幣。第二,Libra擬由擁有27億用戶的臉書發行,國際卡組織巨頭維薩(Visa)等將予以支持,據說支付規模將達到近7000億美元。看上去,其在全球範圍內具有較大影響力和較強公信力。第三,Libra治理機制在形式上較為完備。臉書創立子公司Calibra,代表其構建和運營Libra網絡;Libra將由非營利組織Libra協會管理,逐漸減少對創始人的依賴,確保社交數據與金融數據相分離。總之,Libra與一些“加密貨幣”有很大不同,不少人認為Libra或將顛覆全球貨幣體系甚至金融體系。

  但從當下看,Libra成為法定數字貨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難以成為超主權的數字貨幣。從基本屬性看,這種與法定貨幣等值挂鉤的數字穩定幣,實際上仍然是一種“代幣”,其價值難以真正穩定。貨幣最重要的本質是價值尺度,難以保持幣值基本穩定就難以發揮價值尺度的作用。從使用範圍看,Libra只能在特定網絡平臺和網絡社區上運行和使用,且應用場景與具體用途並不清晰,不僅難以真正提升跨境支付效率,還可能成為洗錢和恐怖組織融資的幫兇。從治理機制看,Libra協會只是一個發幣和管理機構,Calibra公司只負責具體運營,都不具備各國中央銀行的調控功能。在未得到各國央行認可的情況下,相關機構並不具備公信力。從技術層面看,Libra所依賴區塊鏈技術,存在著“不可能三角”問題,即“去中心、高效能、安全性”難以兼得。此外,Libra與一籃子法幣挂鉤的做法,還增加了其設計難度與運行挑戰,面臨更大的匯率風險和流動性風險。因此,這些所謂的虛擬貨幣,由於不是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

  進一步說,在主權國家沒有消亡的情況下,未得到各國央行認可並納入監管的虛擬貨幣,難以超越國界成為世界貨幣。所以,對於“天秤幣”,全球金融穩定理事會等國際組織和各國央行普遍採取觀望和謹慎態度。

  (董希淼 係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話題由今日頭條提供大數據分析支持)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