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寧眾籌凍結快鹿係資產引糾紛

2016-06-14 09:18:03|來源:中國經濟週刊|編輯:許煬

  “想家想兒女了。原本想趁五一放假去美國商談兩天的機會看望兒女,現在又泡湯了,擔心別有用心的人又會把我的出國做文章來嚇唬投資人。整整四個月沒有看到你們了,希望你們都懂我。”

  “臨危受命”的快鹿集團董事局主席徐琪在4月19日開通微博後與投資者頻繁“互動”。《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發現,其發佈的每條內容幾乎都與快鹿係兌付有關。

  5月22日,網傳蘇寧眾籌凍結華瑞股權,快鹿資產處置遇阻。5月23日,徐琪在微博上公佈了與蘇寧集團相關負責人的短信往來,使矛盾公開化。

  快鹿集團四問南京鼓樓法院和蘇寧眾籌

  5月30日,上海快鹿投資集團開會公開通報與蘇寧眾籌的法律糾紛。快鹿集團稱此前蘇寧眾籌向法院申請凍結了快鹿集團擁有的華瑞銀行1.2億元股份以及價值1億元以上的中科招商股份(其中華瑞銀行的這部分股份原本是快鹿集團作為特兌基金的標的),並對南京鼓樓法院和蘇寧眾籌凍結快鹿旗下資產一事提出四點質疑。

  其一:雙方法律關繫上的疑問

  在快鹿集團、萬向信託、蘇寧眾籌就《葉問3》產品合作之初,簽訂有信託協議及擔保協議各一份,其中兩份協議中的“債權方”及“被擔保方”均為萬向信託,而協議中亦有明確規定,合作中出現民事糾紛的管轄權在“債權方/擔保方”所在地,即萬向信託所在地杭州。

  此外,根據南京鼓樓法院向快鹿集團出具的調解書,明確註明:原告(蘇寧)訴被告(快鹿)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本案于2016年4月20日立案受理。而後法院又于4月26日凍結快鹿旗下業祥及華瑞銀行兩大資產。而據前述的信託協議,產品到期日為4月27日。由此可見,蘇寧在產品到期前,已經向法院申請立案。實際上,雙方在4月27日產品到期前,並不存在所謂債務上的糾紛。從管轄地及雙方法律關繫上,南京鼓樓法院出於何立場受理此案件?

  其二:保證訴訟雙方主體知情權的疑問

  快鹿集團向《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提供了一份“時間表”。

  對此,新任快鹿集團律師——上海市聯合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沈勇律師告訴記者:“從此案立案至今,快鹿集團未收到南京鼓樓法院提供的關於凍結華瑞銀行股份的裁定書、資產清單、執行通知書等等。”

  其三:關於超額凍結的疑問

  快鹿集團表示,4月26日,南京鼓樓法院凍結快鹿旗下業祥及華瑞兩部分資產,業祥資產價值約為12億元,華瑞銀行股份資產價值1.44億元。蘇寧因4000萬欠款凍結超額30余倍快鹿旗下資產。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12月發佈修訂後的《法官行為規範》,該規範明確法官應嚴格依照規定辦理手續,不得超標的、超金額查封、扣押、凍結被執行人財產。南京鼓樓法院出於何立場凍結快鹿如此多的資產?

  其四:機構和個人誰先兌付

  5月26日,快鹿集團高層與蘇寧眾籌再次進行談判。快鹿提出,可做出讓步,先行支付蘇寧到期的4000萬,請蘇寧眾籌將華瑞銀行股份予以解凍;對於未到期的3000萬,也懇請蘇寧眾籌從廣大投資者利益及社會穩定的角度出發,體現大企業的社會責任感,尊重快鹿的公平、平等的兌付原則,以個人投資者的兌付工作為重。

  快鹿集團稱,該方案被蘇寧眾籌嚴詞拒絕。

  蘇寧眾籌:法院立案時債務人已預期違約

  帶著以上疑問,《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向蘇寧眾籌求證。6月4日,蘇寧眾籌相關負責人就以上“快鹿四大疑問”做出了官方回應。

  據這位負責人介紹,2016年2月至3月,蘇寧眾籌及萬向信託履行籌後管理,要求對方提供真實信託資金用途,同時要求擔保方東虹橋對超額擔保作出說明,“如擔保無效則需增加其他增信措施,但是對方未給予有效解決方案。對方嚴重觸犯信託合同約定條款,3月14日,萬向信託依照合同條款函告對方信託貸款到期,要求於3月18日履行還款義務。因此,立案時債務人已預期違約。”

  關於訴訟主體資格的問題,這位負責人認為,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第一款“原告是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係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蘇寧眾籌作為信託合同的受益人,債務人的違約行為嚴重損害蘇寧眾籌及蘇寧眾籌平臺投資人的合同權益,蘇寧眾籌提起訴訟,完全合理合法。

  關於南京鼓樓法院管轄權問題,這位負責人表示,快鹿集團與萬向信託之間的協議中約定了管轄為:“債權人/被擔保人所在地”,也就是原來萬向信託所在地,現在萬向信託把債權轉讓給蘇寧眾籌了,蘇寧眾籌取代萬向信託成為了快鹿的債權人。

  那原來的約定管轄應該如何理解適用?記者採訪了關注此案的業內律師——北京煒衡(上海)律師事務所鞠秦儀律師。他認為,目前實踐中有兩種觀點,一種是快鹿所主張的這種,認為原來約定了管轄,特指在萬向信託所在地,現在也仍然應該在萬向信託所在地;另一種觀點認為應當尊重合同條款的目的,該條款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債權人,所以蘇寧眾籌現在成了債權人,應當按照約定,管轄應自然轉變成蘇寧眾籌所在地,此時南京的法院應具有管轄權,他本人也贊同這一種觀點。

  此外,針對快鹿集團有關凍結資產的表述——“凍結的資產主要包括兩部分,一是華瑞銀行股份,價值約1.2億元;二是中科招商股份,價值也在1億元以上。”蘇寧眾籌回應稱不實,並指出“蘇寧眾籌申請人民法院凍結的資產是非現金資產,該資產的實際價值究竟多少,未經評估程序且該資產真正變現時價值是無法確定的,採取凍結時法院無法知悉是否超標的、超金額,該凍結是為了防止債務人快鹿惡意轉移資產,防止債權人債權無法實現。”

  快鹿啟動特殊客戶優先兌付 已成立1億特兌基金

  快鹿集團表示,此次與蘇寧眾籌的糾紛,對此前“5月底前執行對特殊人群先行兌付”的原定計劃造成了一定影響,並已對快鹿集團為實現兌付而進行的中、長期資本運作造成了非常不利的影響。

  直至6月8日,快鹿旗下“金鹿財行”才宣佈正式啟動兌付工作,首批針對特殊人群的“特兌基金”總共為1億元。“主要針對比如重疾、孤老、殘障等特殊情況的客戶。對特殊客戶也是先解燃眉之急,這1億元不是這次用完的,會一直維繫到恢復兌付以前。因為特殊情況的類型比較多,所以方案都需雙方協商,偏個性化。”快鹿集團有關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5月30日,快鹿集團公開宣佈與一家公司達成戰略合作,未來三年為快鹿集團每年提供20億-30億元現金流。關於具體的合作方式,徐琪介紹,快鹿將50億資產質押給合作方,快鹿需完成合作方提供的100億元金融產品的銷售,完成後從合作方處獲得30%(即30億)借款。此外,也可以合作方金融產品置換快鹿此前的產品。

  徐琪還表達了與蘇寧平等溝通,由“對立”到“合作”的願景,並希望雙方後續能夠在產品及客戶價值的深度開發等方面達成合作。

  資料顯示,雙方的合作“淵源”始於2015年10月,蘇寧眾籌攜手合禾影視、易聯天下共同推出《葉問3》影視眾籌項目, 總共籌集了4050萬元。在項目到期後,此前募集的4000多萬元需要進行兌付。但《葉問3》上演後便被曝出涉嫌票房造假,快鹿集團整個陷入兌付危機中。

  值得一提的是,快鹿集團手中的華瑞銀行股權也已經找到了下家。上海銀監局6月1日披露的批復顯示,同意上海騁宇實業有限公司受讓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華瑞銀行1.44億股股份。受讓後,上海騁宇實業有限公司持有該行4.14億股股份,佔華瑞銀行總股本的13.8%。快鹿集團回應稱,對交易的這部分華瑞銀行股份,蘇寧眾籌扣取了4000多萬元,還剩餘7000多萬元尚未返還快鹿集團。

  不過,蘇寧眾籌給予《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的回應是:“這是通過法院強制執行程序,蘇寧扣劃4000多萬元,其餘7000多萬元不在蘇寧,與蘇寧無關。”(宋傑)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