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炒作ICO

2017-07-17 09:22:03|來源:北京商報|編輯:許煬

  在數字資訊時代,一種新型的融資模式ICO(Initial Coin Offering,數字貨幣首次公開眾籌)正顛覆傳統思維。無需通過IPO(首次公開發行)排隊,無需發審委過會,投資者只需認購一定ICO的項目就能投資,投資收益則取決於認購的新型數字資產是否會升值。據不完全統計,今年利用ICO進行融資的規模達到了1億美元,有些瘋狂的項目甚至半小時或者幾分鐘就能籌集上億元。然而,由於沒有門檻、缺乏監管,在ICO市場中存在眾多散戶,這些散戶的進入也讓ICO市場魚龍混雜,詐騙、圈錢、想做事這三類ICO發行群體在市場中積聚。

  詐騙、圈錢、想做事

  今年以來,以比特幣為首的數字資產價格出現大幅飆升,其中,比特幣今年以來最大漲幅超過300%。在數字資產市場中,除了炒作比特幣等數字資產價格外,另外一種新型投資模式ICO開始在市場中熱炒。特別是在創業圈以及數字資產圈。

  ICO在數字資產圈更是炒得火熱。“我身邊的朋友都在做ICO,一夜之間融了幾千萬,這個市場太瘋狂。”一位數字資產圈的業內人士說道。

  除了在創業圈以及數字資產圈的投資人外,目前ICO市場中充斥著大量的散戶,這也加劇了這個行業的風險。

  北京商報記者加入了一個ICO投資交流群,群堣w經聚集了600多人意向散戶投資者。群堣ㄝ伂o佈著ICO項目廣告。“某新型數字資產即將上線,真正的區塊鏈應用落地、支援遊戲充值對接等。ICO發行總量2000萬枚,第一週期募集500萬枚,0.5元/枚……平臺100元起充值,眾籌數量不設門檻,能搶多少就能賺多少。”

  此外,北京商報記者採訪多個並未投資過數字資產的人士,他們均表示,聽過朋友講過ICO。“我聽一個創業圈的朋友說過,ICO確實很火,一夜之間融個幾千萬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如果要讓我投,還得再繼續考察一下。”從未投資過數字資產的于女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說道。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指出,像這種用人民幣募集的項目並非真正的ICO。何為ICO?該業內人士指出,ICO類似于一個眾籌項目,項目發佈方發佈一個新型數字資產項目,玩家將一定量的“原幣”(通常是比特幣或乙太幣等數字貨幣)打給ICO項目的發起者,即可參與ICO眾籌——類似于股市上的“打新股”。實際上,玩家是在賭認購的新型數字資產會升值。新型數字資產升值與否,取決於ICO項目的應用前景。ICO發起者會發佈一個技術白皮書,闡釋其技術上的創新與突破。眾籌獲得的數字貨幣將投入到該技術的後續研發。

  “如果真正認真的投資者必須先去考量投資的ICO項目的前景,然而現在入市的投資者多數是散戶,他們盲目跟風,看到一個項目出來技術白皮書就跟投,太瘋狂了,完全不去考量風險。” 火幣網COO朱嘉偉向北京商報記者感慨道。

  另一位數字資產人士指出,目前市場中的ICO分為三類,“詐騙、圈錢、想做事”,沒有門檻,沒有監管確實很恐怖。

  “近期冒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ICO,連代幣都沒有,建個網站就想騙錢。”也有投資人在投資群質疑道。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利用ICO進行融資的項目規模已經達到了1億多美元,甚至已經超過了傳統的VC對區塊鏈企業的融資額度,有些比較瘋狂的半小時或者幾分鐘就能籌碼融到上億元資金。

  有分析人士認為,ICO這一新型模式借助了虛擬貨幣的有效流通,有機會解決股權眾籌行業退出難的問題。值得關注的是,今年國內股權眾籌平臺“大夥投”已宣佈轉型“ICO”(加密代幣眾籌),並要成為未來的“數字科創板”。

  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薛洪言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2013年以來,絕大多數主流的加密數字貨幣都是通過ICO的方式發展起來,其參與者也都在財富上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所以引發了民眾參與ICO投資的熱潮。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院長、金融科技與網際網路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楊東表示,在現有《證券法》尚未對股權眾籌的融資模式進行規定,且通過股票發行來進行募資的方式非常嚴格的情況下,ICO是通過發行代幣來募集數字貨幣的、迂迴曲折的融資變現模式。就目前觀察而言,ICO一定程度上就是股權眾籌的轉型路徑,是一種創新的融資模式,但是也一定程度上規避了監管。

  跟風、破發、崩盤

  在ICO眾籌繁榮的表像背後,風險早已暗生。

  薛洪言指出,在數以千計的ICO項目中,成功的項目並不多,大多數都以失敗告終,且不少項目都有龐氏騙局的嫌疑,屬於典型的高風險投資行為。

  在楊東看來,ICO眾籌最大的風險點在於投資者通過比較通行的數字貨幣交易得到的是項目發行的代幣,這種代幣背後是項目的使用權而非所有權。對於投資者而言,則容易陷入對項目的投機風險。對於項目發起人而言,ICO很容易演變成龐氏騙局或者非法集資。通過以上分析,ICO比較適合擁有雄厚的資金實力的、風險偏好型投資者。

  在投資者層面,並不是所有的投資者都是技術內行人,一些投資者只是選擇“跟風”。薛洪言表示, 對於絕大多數ICO參與者而言,不具有判斷項目前景的專業知識,對ICO的風險既缺乏正確的認知,也不具有承擔高風險的能力,並不適合參與ICO的投資。

  此外,從ICO項目來看,亂象頻出,暗藏巨大的風險。薛洪言也指出,ICO眾籌的背後是相應區塊鏈的發展,現階段,各類區塊鏈層出不窮,但整體上仍處於爆發的早期,對應到具體項目,死亡率很高,風險很大。資深金融分析師肖磊表示,目前來看,大部分ICO項目面臨破發風險,也就是說很多投資人很難在項目完成後順利套現,或者是賺錢,很多ICO項目鎖定期是一年,就算剛開盤代幣價格上漲,自己也套現不了。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研究員李虹含還補充,如果沒有接盤者,ICO眾籌還存在崩盤的風險。此外,ICO眾籌也存在轉讓交易的風險,如果平臺倒閉或者出現經營風險,投資者轉讓交易困難。

  站在投資人的角度,肖磊建議,由於ICO是個新興的市場,很多參與者目前並不了解,出現很多虛假炒作的情況,投資者需要注意,如果對這個市場不太了解,可以先買幾個數字貨幣,對整個市場了解之後再找機會參與。

  監管真空下的瘋狂

  由於ICO模式還只是新生事物,國內監管尚處於真空狀態。而缺乏監管也助推了ICO的瘋狂發展。

  在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看來,ICO眾籌存在三大法律問題。一是因比特幣及其競爭貨幣尚未獲得合法許可,因此投資者很難通過政府所認可的合法通道獲得上述電子貨幣,從而參與下一步的交易。二是交易機制是參照IPO方式進行設置,本應屬於證監會嚴加監管的領域,屬於對投資者權益和金融安全都可能產生重大影響的領域,因此國家有必要將該類型交易納入監管範疇。三是交易平臺欠缺公開性和透明度。由於相關交易均在網路平臺上進行,相關網站是否納入備案和許可,相關資金是否具備銀行第三方存管機制,交易項目是否具有相關的風控措施,都是交易平臺和投資者均應當認真考慮的問題。

  “如果上述問題處理不好,很容易使這種籌資平臺淪為通過網際網路從事非法發行證券、非法集資等非法金融活動的溫床。”王德怡進一步補充。

  薛洪言表示,就現階段來看,區塊鏈距離大規模商用還有一段距離,需要大量區塊鏈創業企業不斷去探索和創新,對這些企業而言,ICO是最主要的募資方式,因而仍需要正面看待ICO的意義和價值。同時,ICO的高風險特徵又是客觀存在的,所以站在監管的角度,應該督促相關ICO平臺或擬發起ICO項目的企業建立起投資人適當性管理制度,提高參與者的門檻;對於涉嫌欺詐的ICO項目,則需要予以嚴厲的打擊。

  在具體監管舉措上,楊東表示,ICO眾籌目前面臨著監管和立法方面的缺位,對此,應當有堵有疏。堵,就是防範風險,防止ICO成為非法集資、傳銷的手段;疏,就是要加快《證券法》的修改,擴大證券概念的範圍,增加對股權眾籌方面的立法,同時加快股權眾籌的試點工作,從而舒緩資金過量涌入ICO所造成的資金積聚。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ICO的監管還存在國際監管協調的問題。薛洪言指出,ICO募集的是加密數字貨幣,而加密數字貨幣具有全球流通的特徵,所以ICO項目也就具有國際性特徵,即可以面向全球投資人進行資金募集。就單個國家而言,其實很難全面有效地對ICO進行監管,某種程度上也需要尋求國際協同和共識。“從監管層面講,ICO存在很多不確定性,未來如果不採取一定的措施進行備案管理,可能會有更多的不法分子將參與到用ICO做非法集資等活動當中,對市場的傷害非常大。”肖磊直言。(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劉雙霞)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