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TEC品鈦鄭毓棟:金融業出海 本地化運作極其重要

2018-04-17 10:19:55|來源:國際線上|編輯:許煬

PINTEC品鈦財富管理業務CEO 鄭毓棟

  國際線上消息(記者 韓俁 米瑞):在“一帶一路”倡議的大背景下,越來越多的產業將目光投向海外,將產業佈局海外,而金融行業作為服務於企業和個人的基礎產業,也在不斷的深耕海外,積極探索國際化發展的道路。近日,PINTEC品鈦財富管理業務CEO鄭毓棟在接受國際線上記者專訪時表示,對於“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和企業“走出去”來講,金融服務是非常必要的。

  金融業出海意義大 出海前景樂觀

  那麼對於金融行業來講,其出海的意義是什麼,其又能為國內外市場帶來哪些變化。對此,鄭毓棟先生表示:金融行業是一個國家十分基礎的行業,對國民生計影響也非常的大。而除了服務於本國人民和企業之外,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逐步推進,金融行業也是逐步走向海外,為海外當地國的民眾和企業提供服務。從一個和平貿易的行為來看,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走出去,金融業的出海應該來說是一個水到渠成、非常自然的一件事情。因為貿易需要現金流,需要結算,然後金融是人與人做物質交換非常基礎的一個服務。這樣的金融服務應該來說是一個服務“一帶一路”這個戰略走出去是非常必要的,這是其一。

  其二,在金融行業尤其是移動支付領域,中國是走在世界最前沿的,擁有相對來講比較成熟的技術,而這就讓很多國家十分羨慕並希望自己國家的金融業也可以通過引進新技術來達到同等水準,從這方面來講,科技金融也是一個比較容易被接受和走出去的一個行業。

  聚焦東南亞 挑戰與機遇並存

  產業出海,在出海目的地的選擇上也是有很大的學問,選擇一個好的目的地是產業佈局海外的第一步,對於品鈦而言,其出海所選擇的第一個目的地是金融行業欠發達的東南亞地區,而當談到選擇東南亞地區作為出海的第一站的原因時,鄭毓棟先生講到,首先,東南亞地區的人口基數龐大,例如越南有一億人,印尼有兩億人,泰國有八千萬,菲律賓有接近一億人。而人口的增長必然會帶來經濟的增長和GDP的攀升,據了解,東南亞地區的GDP大概每年現在以5%-6%的速度在增長,應該來說是屬於增長的比較快的一個區域,同時,東南亞地區的網際網路發展速度非常快,網際網路的用戶的增速大概是一年15%的速度在增長,智慧手機的用戶的增速大概在年化20%左右。��是與這一切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這個地區有些國家和區域的基礎設施,金融基礎設施還比較差,有點像我國大概十年前或者十五年前的金融基礎設施。很多人可能沒有電子銀行賬戶,很多人甚至沒有一個基本銀行賬戶。貸款也很難獲取,更沒有什麼理財的手段,所以如此一來就為國內金融業的進駐在大的環境上提供了便利條件。

  其次,鄭毓棟先生講到,東南亞地區作為“一帶一路”倡議中離中國較近的地區,當地會有很多華人聚集於此,所以無論從文化的角度,對互相之間貿易的依存度還是整個文化的影響力來看,東南亞地區對早期出海的企業都可能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而之所以選擇新加坡作為進駐東南亞地區市場的第一站,鄭毓棟先生表示,首先新加坡是東南亞地區的金融中心,乃至整個亞洲地區的金融中心,甚至現在有向全球金融中心發展的趨勢。而如此發達的金融業也為當地帶來了大批人才前來生活工作,再加上新加坡本身法律法規較為完善,生活也較為方便,所以選擇新加坡作為第一站也是順理成章的。

  當然,事物都是具有兩面性的,對於金融企業出海而言,亦是如此,在出海的過程中,有機遇就會有挑戰。對此,鄭毓棟先生表示,就��前來講,遇到的困難和挑戰基本可分為三類:監管差異、業務本地化和團隊本地化的困難、以及文化差異。

  就監管差異而言,鄭毓棟先生提到,海外的金融監管和國內還是略有不同;以新加坡舉例,新加坡的金融監管可謂是十分嚴格,基本上是法無允許就禁止的這樣一種狀態,所以在進行金融創新時就需要去和當地相關部門進行溝通並解釋其運作模式,防止被誤解為非法集資等其他違法行為。而這也只是新加坡一國的金融監管政策,到了東南亞的其他國家,隨著其文化和環境的改變,金融監管政策又會有所不同。所以要想解決這個困難贏得挑戰,鄭毓棟先生提到一個方法,那就是本地化運營管理,雇傭熟知當地法律法規的本地人進行操作,這樣便會大大減少因不熟悉當地法規政策而導致的違法違規行為,規避不必要的風險。

  針對業務本地化和團隊本地化的困難,鄭毓棟先生表示,很多的運營和行銷活動其實都需要雇傭本地團隊來進行本地化運作,以做到入鄉隨俗。包括要尊重當地人的習俗,這個從文化的角度不是一個外來者能夠理解的。比如說像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有很多是當時的福建移民,他們移民以後逐漸攙雜了當地馬來話,形成了一個比較特有的文化,有些語言的諧音就是馬來話的諧音或者是當地閩南話的諧音,你作為一個中國去的團隊,你無論如何有創意,你是沒有辦法理解和創造的,或者有一些他們社會上非常關注的這種熱點的事件。他們關注的這個議題,作為外來人,也不太能感同身受。

  最後是文化差異,鄭毓棟先生講到,我們的企業不論去到任何一個國家,都要尊重當地的本土文化,對此,鄭毓棟先生指出,當遇到此類問題時我們要學會因地制宜,運用變通的辦法處理問題。比如收取維護費,服務費,這種技術費用方式去代替利息,從而規避因和當地文化衝突而導致的風險。

  科技金融正在發力 未來還要注重提升服務品質

  當然,即便是我們想到了所有的風險和問題並盡我們所能去解決,最後可能也會存在一定的漏洞,在這個時候,我們就需要科技來助力,科技可以讓金融服務更精準更客觀,通過大數據的分析,科技可以為客戶提供更加適合的產品並規避潛在的風險,保障客戶的權益不受損失,從而更好地為客戶提供更優質的服務。

  對於未來,鄭毓棟先生也表達了自己的寄語,他講到,企業出海最終還是要以提升自身實力為根本,對於金融行業而言,更是如此。他希望,未��金融企業可以結合自身業務優勢,輸出自身最為擅長的業務,為東南亞以及全世界的客戶提供更加優質的服務。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