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千萬元罰單”與“緊箍咒”齊飛 常態化、大額化是兩大特點

2019-01-04 16:10:34|來源:證券日報|編輯:鄭思雯

  隨著金融監管趨嚴,支付清算等業務違規成為央行整頓重點。第三方支付機構處罰紀錄屢次刷新,“千萬元罰單”頻現。對於“斷直連”與“備付金”的關鍵年,央行在強監管態度上並未“鬆懈”。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第三方支付正在正本清源。

  根據網貸天眼不完全統計,截至去年12月底,央行對支付機構開出罰單近140張,累計罰單總額將近2.1億元。中國支付網創始人、總編輯劉剛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常態化、大額化,是2018年第三方支付罰單總體呈現的特點。”

  6家支付機構領“千萬元罰單”

  8家機構多次被罰

  近年來,央行加速整頓第三方支付行業。據不完全統計,2017年全年罰單總量為113張,2018年罰單總量為近140張,顯然在罰單總量方面,2018年遠超2017年。

  網貸天眼支付領域研究員高才業表示,“2018年罰單數量較2017年出現大幅增長。這說明監管常態化趨勢明顯,合規發展成為支付行業的主旋律。”

  今年的監管處罰呈現“大額化”的特點,“千萬元罰單”頻繁出現。《證券日報》記者根據公開記錄不完全統計,2018年已有包括杉德支付、國付寶、聯動優勢、卡友支付、銀盛支付、智付支付在內的6家支付機構因違規等問題均領到了央行開出的“千萬元罰單”。

  具體來看,今年上半年,因違反支付結算管理規定,央行深圳支行對智付支付開出鉅額罰單,沒收違法所得約1108萬元,並處罰款約1453萬元,罰沒金額合計約2561萬元;2018年6月15日,銀盛支付因違反支付結算管理規定,被罰沒2247萬元;7月份,卡友支付因違規被處罰2582.5萬元;8月份,中國央行營業管理部對國付寶公司給予警告,合計罰沒4447.2萬元;對聯動優勢公司給予警告,合計罰沒2424.8萬元;9月份,杉德支付因“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被央行合計罰沒金額2473.3萬元。

  “千萬元罰單”的背後是監管進一步趨嚴,同時也折射出監管對消費者保護的重視。

  劉剛認為,“‘千萬元罰單’大多是投訴量巨大的支付機構,公司存在問題較多,監管部門不會坐視不管,只會更加嚴厲,給行業以警示。”他進一步解讀稱,2018年對於支付行業監管,一方面是檢查趨於常態,另一方面是對投訴量大的案件處罰力度加大。”

  而央行應對投訴量大案件處罰力度加大,從處罰公告中也可以窺探一二。2018年8月份,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給銀盛支付開出的“千萬元罰單”中稱,根據群眾投訴、舉報線索,人民銀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對銀盛支付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網路支付業務開展了執法檢查。經查實,銀盛支付公司存在違法違規行為。

  劉剛強調,“央行對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越來越重視,且民眾對於維權的意識也顯著增強,鉅額罰單的背後是多名金融消費者多次激烈維權,同時也給其他支付機構以警示,要重視客戶投訴的處理。”

  也有分析人士表示,一方面,“千萬元罰單”反映了監管部門整治支付機構違法、違規的決心;另一方面,代表著個別支付機構違法、違規的程度“史無前例”。

  據《證券日報》記者觀察,除了頻現“千萬元罰單”外,部分支付機構在收罰次數上也明顯高於往年。

  據網貸天眼統計數據顯示,目前至少已有8家支付機構在去年收到3張(含)以上的罰單,這8家機構分別是:中匯支付、現代金控、易生支付、通聯支付、隨行付、開店寶、樂刷和付臨門。

  “屢遭處罰更多的是對支付機構自身的影響較大。除了品牌影響力外,對於後續拓展商戶、開拓市場也會造成一定的影響,甚至影響後期的支付牌照續展。”高才業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而對於支付行業來說,除了頻繁的罰單之外,2018年作為“斷直連”關鍵的一年,未來勢必對支付行業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斷直連”與“備付金”關鍵年

  未來重點聚焦反洗錢

  隨著支付通道的“斷直連”,央行也要求備付金在2019年1月14日完成100%集中交存。

  業內人士認為,“對許多支付機構來說,備付金利息收入相當於當年稅後凈利潤,一旦備付金利息沒了,公司盈虧很有可能發生逆轉,甚至部分平臺會被迫退出市場、大平臺兼併小平臺也將成為常態。”

  不可否認,伴隨著行業強監管的持續,支付市場洗牌和整合的跡象越來越明顯,這種整合和洗牌體現為:一方面大型支付機構的固有優勢越來越明顯,另一方面小型支付機構則面臨生存危機。數據顯示,央行已經登出逾30張支付牌照,不少中小支付機構已經“離場”。

  具體而言,2018年6月30日,是央行209號文件要求的全行業“斷直連”期限。但網聯的“斷直連”之路並不順暢,到2018年的“雙十一”,網聯才宣佈,已有超過90%的跨機構業務通過網聯處理,“斷直連”基本完成。

  有統計顯示,除了網聯的努力,中國銀行、中信銀行、郵儲銀行、光大銀行、交通銀行、平安銀行、興業銀行、招商銀行也在2018年陸續發佈公告,助力“斷直連”。

  此外,隨著支付通道的“斷直連”,央行也要求備付金在2019年1月14日完成100%集中交存。

  有媒體報道數據顯示,2018年10月底,支付機構繳存到央行統一監管賬戶的客戶備付金存款,自披露以來第一次達到了接近萬億元級別的程度,達9956.91億元。而事實上,備付金上繳的增幅遠超市場預想,最新數據顯示,11月末央行手上的備付金就已經達到了12446.46億元。

  “2018年依舊延續了此前的‘強監管’,隨著備付金100%的繳存和‘斷直連’進程的加快,支付機構的利潤空間進一步被收窄。因而2019年支付機構的行業出清和轉型將成為支付機構面臨的主要問題之一。”高才業表示。

  除此之外,反洗錢是2018年央行監管除了斷直連以外的另一個重點。自2018年3月份起,央行對非銀行支付機構進行反洗錢現場檢查。此後,多家支付公司由於反洗錢不力,遭到處罰。加強反洗錢監管,特別是提及加強跨境匯款業務的反洗錢工作,無疑為當下火熱的跨境支付敲響警鐘。此外, 《關於加強特定非金融機構反洗錢監管工作的通知》(銀辦發【2018】120號)文要求加強特定非金融機構反洗錢監管工作;《關於進一步做好受益所有人身份識別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銀發【2018】164號)文要求做好受益所有人身份識別工作,均在各個層面加強反洗錢監管。

  回顧整個2018年,支付機構反洗錢“很忙”。

  劉剛對《證券日報》記者坦言,2019年的監管重錘依然會落在支付機構的反洗錢上,要求越來越細,執行越來越嚴。他同時強調,隨著國內市場的日趨飽和穩定,會有更多的支付機構“走出去”,為海外用戶提供支付服務,同時接受當地政府的監管。根據央行在公開場合的表態,國內支付監管在2019年仍然不寬鬆,查必嚴,違必罰。

  “2019年,監管與合規仍然是‘主旋律’,監管部門對於支付機構的處罰力度應該並不‘手軟’,‘違者必罰’、‘重拳出擊’仍將是監管部門治理支付亂象的態度和決心。”高才業最後表示。(記者 李冰)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