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付金集中存管“交卷” 支付行業迎深度洗牌

2019-01-14 10:02:16|來源:經濟參考報|編輯:許煬

  1月14日大限的到來,標誌著備付金集中存管正式“交卷”。隨著備付金利潤蛋糕消失,支付機構分化加劇,第三方支付盈利模式也將改變,支付行業深度洗牌在即。

  根據央行2018年6月發佈的《關於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關事宜的通知》,到2019年1月14日實現備付金100%集中交存。央行支付結算司司長溫信祥近日表示,備付金存管和“斷直聯”直接相關,目前該項工作進展順利,到2018年12月31日,支付機構與銀行間合作開展的支付業務99%已經通過網聯、銀聯處理。包括卡拉卡、合利寶、平安壹錢包等在內的多家支付機構也陸續公開聲明,已提前完成集中存管工作。

  市場人士表示,備付金集中存管有利於支付行業長期健康發展。合利寶相關負責人表示,集中交存為資金安全提供了權威的衡量尺度,有利於為第三方支付行業正本清源,建立有效的監督機制。另外,支付基礎設施如網聯的建設,有利於明確商業銀行、清算機構、支付機構等主體分工,推動各方共建更高效的服務體系。

  同時,備付金集中存管,將加劇支付機構分化,支付行業或面臨重新洗牌。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後盤和林表示,隨著備付金利息消失,部分平臺尤其是一些中小平臺可能會被迫退出市場,大平臺兼併小平臺也可能成為常態。根據公開資料,第三方支付企業備付金利息收入佔凈利潤的比例不等。騰訊年報顯示,2017年集團備付金利息收入39億元,佔全年凈利潤5%左右。而據匯付天下IPO資料,2017年其備付金利息收入為6160萬元,佔凈利潤比例超過40%。

  值得注意的是,市場人士指出,備付金集中存管,將使預付卡企業受到較大衝擊。某支付機構市場總監告訴記者,預付卡的商業模式主要靠沉澱資金盈利。“預付卡並不是很快把錢消費完,另外一些卡可能消費前就丟失了,由此產生的沉澱資金放久了就會產生利息。因此,備付金存管對這類企業影響最大。”他說。

  此外,備付金利息的消失,也迫使一些第三方支付企業改變營收機構,探索新的業務模式。中金支付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C端用戶已被充分挖掘,短時間內行業格局不會有大的變化,因此向B端領域縱深發展,將是支付機構一個重點佈局方向,另外跨境支付也是一個新生的萬億級藍海市場。

  平安壹錢包CEO諸寅嘉表示,隨著備付金集中存管、“斷直連”等政策的推進,支付行業必然會有一段陣痛期,但這也推動行業向更為縱深的科技服務方向轉變。據他介紹,2018年,壹錢包交易規模近6萬億,其中逾80%收入來自服務費。

  值得一提的是,備付金集中存管大限將至之際,新的備付金管理辦法已浮出水面。央行副行長范一飛日前表示,將對現有的備付金管理辦法做出一些修改,相關工作正在進行當中。

  對此,蘇寧金融研究院網際網路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隨著“斷直連”、備付金集中存管的落地,2013年出臺的備付金管理辦法已不能反映監管最新要求和行業運作現狀,其修改重點應主要圍繞從分散存管到集中存管對應的賬戶設置、存取規則、限額等相關內容。(記者 張莫 汪子旭 鐘源)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