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比特幣破2萬大關 監管方式仍存懸念

2017-06-07 09:41:46|來源:北京商報|編輯:許煬

  “如果給你一個選擇,你是買一股447元的茅臺,還是一克285元的黃金,又或者是2萬元一個的比特幣?” 6月6日,國內的比特幣價格破2萬元大關,創出國內歷史新高。在市場狂歡比特幣創新高的同時,不管是投資人還是比特幣交易平臺,都十分擔心此前爆發的“WannaCry”病毒以及比特幣這一波的大漲,會影響比特幣監管政策的下發。未來國內監管層到底會採取哪種方式監管比特幣,仍存較大懸念。

  比特幣價格破2萬大關

  截至6月6日19時,火幣網實時成交價為1.97萬元,最低價1.81萬元,最高價2.049萬元;OKCoin幣行的實時成交價則為1.99萬元,最低價1.81萬元,最高價2.046萬元;比特幣中國實時成交價為1.97萬元,最低價1.79萬元,最高價2萬元。

  對於比特幣再度創出新高的原因,黃金錢包首席研究員肖磊表示,比特幣的大漲主要還是提幣恢復後市場價格的回補,目前整個市場基本沒有利空消息,監管層面也沒有進一步跟進,市場信心恢復。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來,比特幣的漲幅十分驚人。近10日,比特幣最大漲幅達42%;近一個月,比特幣最大漲幅達143%;今年以來,比特幣最大漲幅達318%。

  火幣網相關分析師表示,本次比特幣大漲行情並非來自於國內投機者,反而主要來自於海外投資者的做多情緒高漲,使得國內外比特幣價格差距逐漸變大,國內比特幣價格成為世界比特幣的價值洼地,從而帶來補漲行情。

  平臺升級反洗錢系統

  平臺對於比特幣價格的上漲則是喜憂參半。一方面看到比特幣價格受到越來越多人的關注,另一方面則擔心監管。

  實際上,在比特幣監管細則未下發之前,比特幣交易平臺監管主要依靠自律。在3家比特幣交易平臺完成整改宣佈提幣後,北京商報記者從多家比特幣交易平臺方面獲悉,目前比特幣交易平臺已經積極整改,並上線新型反洗錢系統。

  北京商報記者在火幣網註冊賬戶,填寫用戶名、身份證號等,進行了C1認證。但進入充值程序後,需要馬上轉到C2認證,這部分需要提交身份證具體信息以及正反面身份證照片。充值完成後,可以直接購買比特幣。如果投資者想要提幣,則操作更為複雜,需要進行視頻認證。此前比特幣交易所進行充值和提幣,並不需要上傳身份證照片以及視頻認證。

  其餘比特幣交易平臺也做了類似的系統調整。比如OKCoin要求註冊用戶登記姓名、身份證號碼、手機號等信息,並將身份證號碼和姓名與公民信息庫進行比對驗證;對於可疑用戶進行篩選甄別,要求可疑用戶提供住址證明、資金來源證明、資產證明等。

  今年1月,央行等監管部門曾進駐比特幣交易平臺,要求比特幣交易平臺不得違反國家有關反洗錢、外匯管理和支付結算等金融法律法規,之後,多家比特幣交易平臺對相關業務進行了整改。

  國內監管條例或將推遲發佈

  不管是比特幣平臺還是投資者,最關注的仍是監管對於比特幣的態度。今年5月,一款名為“WannaCry”的計算機病毒席捲全球,由於非實名、監管缺失等原因,比特幣成為了黑客的勒索標的。

  有知情人士預測,之前傳6月下發的比特幣監管條例可能因為“WannaCry”病毒將推遲發佈。

  分析人士表示,監管直接取締比特幣交易平臺的可能性較小。日前,央行科技司副司長、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姚前在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內部課題評審會上將“比特幣”界定為“準數字貨幣”、“類數字貨幣”,明確其不具有貨幣屬性。談到類數字貨幣的首發(ICO),姚前認為應該從制度建設出發,建立一個完整的監管框架。

  中國科技金融法律研究會秘書長鄧建鵬建議,對於比特幣交易機構,國內可採取如下相應監管對策:首先,客戶和交易機構的資金和比特幣應做有效隔離,以防範交易機構存在私自挪用客戶資金或比特幣,甚至卷款(幣)跑路的潛在風險。在合適時機,監管者可推動交易機構對客戶資金實現銀行存管。其次,監管者可借鑒英國金融科技領域的“監管沙盒”機制,適當放鬆參與測試的比特幣交易機構創新業務經營的監管底線,激發創新活力。(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