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聯補位個人徵信試點阻力大

2017-06-26 09:48:39|來源:北京商報|編輯:許煬

  在個人徵信牌照仍“難產”之時,市場近期傳出消息稱,芝麻信用、騰訊徵信、前海徵信、考拉徵信、鵬元徵信等首批個人徵信試點機構以及百度、網易、360、小米、滴滴、開鑫金服、宜信等行業相關機構聯合發起成立一家個人徵信機構“信聯”。多位知情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證實了這一消息。不過在北京商報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及專家看來,“信聯”要想真正落地併發揮作用仍有較多難題需要解決。

  多機構籌建“信聯”

  日前,有消息稱,包括首批個人徵信試點機構中的芝麻信用、騰訊徵信、前海徵信、考拉徵信、鵬元徵信等,以及百度、網易、360、小米、滴滴、開鑫金服、宜信等行業相關機構,已倡議共同發起成立一家個人徵信機構“信聯”。

  消息稱,該聯合機構將效倣第三方支付“共建、共有、共享”原則的“網聯”模式,在傳統金融之外,實現對互聯網金融和小微金融個人徵信的全面覆蓋。多家機構已簽署投資意向書,機構籌建已進入實質階段。

  對此,上述名單的多家機構向北京商報記者證實了這一消息。一位知情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信聯”主要由中國互金協會牽頭在做。

  易觀智庫高級分析師李子川表示,如果“信聯”由中國互金協會牽頭,多家互聯網巨頭參與,那麼之前較為局限的信息共享模式會再上升一個層次,從匯集共享到應用輸出形成一個橋梁。

  對於成立“信聯”的原因,網貸之家首席研究員馬駿分析,非銀行渠道借貸的信用信息,沒納入央行徵信系統,但這幾年互金或者網貸的快速發展,進一步完善徵信系統顯得很迫切。很多借款人存在多頭負債情況,“信聯”主要就是解決多頭負債,打破傳統銀行徵信信息和民間信息不對稱的局面。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薛洪言也表示,從市場角度來看,其實對於多元化的徵信機構有著強烈的需求,與央行個人徵信系統相比,“信聯”在數據源和數據結構上會有比較明顯的差異,在人群覆蓋上可以更多元化,能夠很好地填補市場空白。

  開鑫金服總經理周治翰認為,此次效倣第三方支付“共建、共有、共享”原則的“網聯”模式,成立涵蓋了互聯網公司、個人徵信試點機構和網貸平臺的“信聯”,是個人徵信發展歷程的一個標誌事件,將實現傳統金融之外的個人徵信全面覆蓋。通過聯合體,可以實現各個機構之間的數據共享,統一標準,得出更客觀真實的個人徵信報告,打擊多頭借貸這些行業不良現象,為消費金融、網絡借貸健康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支持。

  個人徵信牌照仍難產

  在市場傳出“信聯”成立之前,個人徵信牌照仍然“難產”,其中央行此前試點的8家徵信機構是否具有獨立性是監管考量的關鍵因素。而成立一個由多家徵信機構和關聯公司參股的“信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決獨立性的問題。

  對於個人徵信牌照遲遲不得下發,有分析人士表示,機構背景是否符合獨立第三方所引的爭議較多。如阿堙B騰訊等互聯網金融機構有比較完整的生態鏈條,涉及眾多業務條線,但開展業務要客觀中立,不能受信息提供者和信息使用者等其他主體的支配,徵信產品和服務的使用不能與徵信機構股東或出資人的其他業務相捆綁。

  央行徵信局局長萬存知在談到8家徵信試點機構存在問題時也指出,每一家都想追求依託互聯網形成自己的業務閉環,這樣在客觀上就分割了市場的信息鏈,而且每一家的信息覆蓋範圍都受到限制,因為信息不廣、不全面,這樣帶來產品的有效性不足,不利於信息共享。

  而成立“信聯”則可以滿足徵信機構獨立性的要求。薛洪言表示,目前,關於第三方徵信,市場逐漸有了共識,就是要有中立性,在此背景下,多家機構共同發起成立股權分散的第三方徵信公司,更符合監管要求和市場期待,也更利於以後業務的開展。

  事實上,監管層曾提出過成立“信聯”的想法。“由第三方機構牽頭,很多有共同意向的機構聯合起來,共同申辦個人徵信公司是可行的”。 萬存知曾如是表態。

  萬存知在近日出席 “Fintech時代的消費融創新發展峰會”時再次表示,徵信需要將信用信息集中起來,集中度越高越全面。當信息技術發達時,信息共享平臺就不能多,否則沒法共享,徵信平臺要少而精、少而強。

  “信聯”成行存阻力

  “信聯”在解決徵信機構獨立性問題的同時,也能打破傳統銀行徵信信息和民間徵信不通暢的局面。但是,在市場出現需求的背後,也有人對“信聯”並不看好,認為成立“信聯”阻力重重。

  馬駿直言,“信聯”阻力不少,包括信息洩露、利益公平分配、數據真實準確共享等等問題。另有業內人士表示,“信聯”要想做起來,難度確實有,即使用獨立的服務器,各家又能共享多少數據?共享的數據質量如何?這些都存在較大疑問。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早在2013年8月就出現了徵信聯盟。由央行牽頭、上海資信發起設立了全國首個網絡金融徵信系統,當時邀請了不少網貸公司加入,但是最終效果不佳。對此,一位徵信機構人士表示,原因在於大平臺擔心數據流失,可能只願意提交進入黑名單的那部分用戶數據,而“信聯”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李子川表示,獨立的信用服務機構之前也有,在央行授權前後,改變的是上下游企業的態度,從設想到了桌面,進一步從桌面到具體業務,也是舉步維艱。

  一位不願具名的徵信專家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信聯”必須要設立很好的商業機制以及激勵機制,保證數據完整性的同時,也能實現利益共享、互利互惠,這樣才能建立起真正有公信力的平臺,不然“信聯”並不能發揮真正的作用。

  李子川表示,從成立上“信聯”應該符合監管的預期,阻力在於協同公司的參與支持程度,以及跨監管部門的認可,否則還是不能很好落地,但是,不用擔心一視同仁的問題,因為“信聯”的覆蓋範圍是可以慢慢擴大的,畢竟還有其他機構做補充。(記者 岳品瑜 劉雙霞)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