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強北到鄂爾多斯:礦機產業鏈的熱與冷

2018-04-20 11:16:18|來源:證券時報|編輯:許煬

吳家明 李明珠/攝 翟超/製圖

  一部小小的數字貨幣挖礦機,買家從深圳華強北購置後,或許就會被送到千里之外的礦場。如今,整個數字貨幣礦機產業鏈正發生著巨變,但越來越多人擔心,不管是瘋狂的礦機,還是經歷波折的礦場,都將淪為一場資本的遊戲。

  深圳華強北與內蒙古的鄂爾多斯相隔千里,到底有什麼關係?

  5月漸漸臨近,深圳的天氣逐漸轉熱。可是在“幣圈”,忽冷忽熱的變化卻似乎沒有過去。比特幣等數字貨幣的價格忽高忽低,背後的挖礦機產業鏈也正經歷著巨幅波動。深圳華強北已經成為全國乃至全球最大的數字貨幣礦機銷售集散地之一,而遠在千里之外的內蒙古鄂爾多斯也曾是礦場的集中地。一端是銷售,一端是礦場,兩地雖相隔千里,有關挖礦機與礦場的故事卻截然不同。

  華強北的溫度:

  礦機價格斷崖式下跌

  礦機的價格與比特幣等數字貨幣價格密切相關。伴隨著比特幣價格的下跌,許多礦機難逃未發貨就跌價的命運。��過,華強北的礦機生意依舊興隆,並且華強北礦機市場的變化還遠不止于價格。

  無論是數字貨幣還是礦機礦場,都離不開價格。據火幣Pro的報價,截至4月19日,比特幣的價格維持在8000美元之上,而去年12月中旬比特幣價格一度接近20000美元。在短短4個月左右時間堙A比特幣價格已較去年12月的峰值“腰斬”還不止,4月初比特幣價格甚至一度跌至6000美元左右。

  比特幣等眾多數字貨幣通過挖礦產生。所謂挖礦,就是利用晶片的計算能力,在比特幣全球網路的區塊中不斷進行“哈希碰撞”,只要比競爭對手更快求解,就能贏得在公開賬簿上的記賬權,獲得系統獎勵的數字貨幣。這一不斷重復的枯燥過程,被業內形象地稱作挖礦。而要挖礦,自然也離不開礦機。

  證券時報記者梳理了比特大陸官網2月初以後的礦機發售情況及報價,發現在這期間比特大陸共發售了4次礦機,多數以“期貨”為主。以最受市場歡迎的螞蟻S9為例,比特大陸2月5日預售的S9(13.5T帶官電)價格為1.8萬元(礦機價格為人民幣,下同),發貨時間為3月11日至31日。到了3月2日,比特大陸再次開放預售新礦機,S9價格已降至1.5萬元,發貨時間為3月20日至30日。這就意味著,在2��初訂的礦機,還未發貨便“虧”了。而在今年1月份,證券時報記者曾在華強北進行調查,相關機型的價格在當時超過了2萬元,彼時比特幣的價格在14000美元上方。

  與S9一樣,螞蟻系列其他礦機D3、L3+等都難逃未發貨就跌價的命運。眾所週知,礦機的價格與比特幣等數字貨幣的價格密切相關。4月18日,記者再次來到深圳華強北賽格廣場,發現S9礦機的價格已經跌至7000多元,但前來諮詢的客戶仍然很多,其中還有不少外國客戶,他們不停地打聽礦機的價格和託管的相關業務,也在談論著區塊鏈、比特幣、算力、哈希值、礦機……

  此外,賽格廣場媮棶s開了多家礦機銷售店舖,一些銷售電腦配件的店舖也再次做起了礦機生意,礦機產業的氛圍依舊濃厚。

  “之前比特幣價格跌到6000美元的時候,這裡顯得很冷清,現在情況已經好很多了。”宇峰科技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幣價低迷加上運轉的礦機不斷增多,挖礦難度日益提升,挖礦收益隨之減少,礦機價格下跌在所難免。”證券時報記者與一名來自俄羅斯的客戶交談,他稱自己是“趁現在幣價下跌時來看看礦機的機會。”

  工作人員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以當前的比特幣價格計算,一台S9礦機一天還能“收入”50多元,如果交給礦場託管,一部機器一個月的託管費用大概是550元,當然還有算上折損和購機費用,每部機器每天的“收入”也變得不確定。此外,比特大陸即將推出算力更強的S11礦機,價格可能超過2萬元,一天能“收入”200多元。不過,市面上已經出現“芯動”等品牌的算力更強的礦機。

  對於礦機的價格變化,華強北的許多賣家顯得有些不以為然。“我們在高價時沒囤多少貨,礦機價格下跌造成的影響不大。貨還是有訂的,但要根據客戶訂單下定,而且預定都要求先付全款。之前有客戶要300台現貨我們沒有接,實在是因為很難找到那麼多現貨機器。”蜜蜂科技的工作人員如是說,“出於價格變動,比特大陸在之前還對已付款但未收到貨的用戶進行了補貼,做法就是發放大量優惠券,主要目的是在市場較弱的時候刺激需求,用變相降價的方式吸引用戶。”

  不過,記者登錄比特大陸官網時發現,銷售頁面赫然寫著這樣的字句:比特幣價格決定礦機價值,付款後即鎖定本批訂單數量和價格,比特幣上漲,本訂單不會加價,反之比特幣下跌,本訂單也不會退款。“礦機生產商對於礦機的定價,是根據一台礦機在壽命週期內所挖出的虛擬貨幣數量以及未來幣價折現後的實際收益來定的。其實,礦機的生產成本並不高,一般的礦機利潤率在300%以上,即使市場持續低迷,礦機價格也還有很大的下降空間。”蜜蜂科技工作人員提醒說。

  一家商鋪的老闆向記者表示,“(出售礦機的店舖)當然會繼續開下去,這是一個長期的生意,只要數字貨幣價格保持上漲趨勢,礦機價格也就隨著一下就上去了。”

  其實,華強北礦機市場的變化,還遠不止于價格。近日,在一場關於數字貨幣挖礦機硬體的線上線下活動中,許多華強北商人在現場或者線上觀看、學習,甚至有礦機進行現場拆解分析……可以說,全球的最大礦機集散地之一——深圳華強北也進入了“後礦機時代”,這裡不僅有價格的波動,還有一群對數字貨幣和挖礦設備充滿“信仰”的商人。

  鄂爾多斯的溫度:

  經歷波折的礦場

  曾經因“鬼城”而聞名於世的鄂爾多斯因比特幣而再次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不過,一些礦場已經搬走,而當地人其實對比特幣並不了解。可以說,大量瘋狂的礦機仍會喧鬧地運作,與比特幣綁定的礦場卻前途未卜。

  如今,抱一台礦機回家或者部署一個家庭小作坊挖礦的中小礦工盈利空間已非常有限,挖礦行業也正逐漸向有廉價電資源、有專業化部署能力的企業和團隊集中。華強北的許多礦機銷售商也提供礦機託管業務,主要就是託管在四川、內蒙古等地的礦場,而且一般10台起才能託管。

  一部小小的礦機,買家從華強北購置後,或許就會被送至千里之外的礦場,其中一站或許就是鄂爾多斯。

  曾經因“鬼城”而聞名於世的鄂爾多斯去年再次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尤其比特幣價格在2017年暴漲,又一次讓國際玩家的眼光投向了鄂爾多斯。

  與深圳的氣候不同,4月的鄂爾多斯時不時冷風習習,停歇了幾年的沙塵暴今年又捲土重來,給本應春光燦爛的天氣平添了幾筆鉛灰色。在內蒙古達拉特經濟開發區,記者發現原本紅極一時、堪稱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幣礦場已經搬走。一位熟悉比特大陸公司的“礦工”也對記者確認了這個消息。據了解,比特大陸在當地的廠房已經轉租給另外一家新的公司,而比特大陸在進入園區時,打的是“雲計算”旗號,雖然在當地雇傭了一些人,也不過就是照看機���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技術��量。

  “其實比特大陸是第二家來園區的比特幣挖礦公司,之前也有一家挖礦的公司叫毅航雲計算,來了沒多久就搬到新疆去了,說是那邊的租金更便宜,而且當地給的電價也更低。”一位熟悉園區企業進駐情況的人士告訴記者。據他介紹,在園區內電費加上各種補貼之後,一度電為0.26元,後來園區申請成為全國首批增量配電業務試點單位後,實際的電費比0.26元還要低,而新疆或其他西部地區的電價也有地方政策優惠。礦機是耗電大戶,礦場最看重的當然就是電費了。

  達拉特位於呼(呼和浩特)包(包頭)鄂(鄂爾多斯)金三角中心和環渤海經濟圈,是國家實施鄂爾多斯盆地戰略的前沿和自治區打造“呼包鄂”城市集群、建設新型能源化工基地及迴圈經濟示範園區的重點區域。公開資料顯示,開發區空間佈局為“一區兩園”(達拉特經濟開發區、達電-億利工業園區、三坰梁工業園區),土地規劃面積為91.12平方公里,開發區產業定位以煤電鋁、化工、建材、高新技術及現代物流產業為主。多位開發區內部人士表示,在引進高新技術產業方面,園區重點發展藍寶石、高分子材料和大數據等產業,由於給企業的��惠政策力度大,很多雲計算公司在2017年扎堆進駐,虛擬貨幣的挖礦者也就打著雲計算的旗號進來了。

  事實上,當地人對比特幣並不了解。記者採訪了當地有接觸過數字貨幣的居民,基本都是經常泡在網路上的年輕人,而且是幾年前僥倖在網上看到後買了一些,當時並不知道有什麼價值,更沒有做深入研究,只不過是好玩而已。買了之後就一直放著,在比特幣瘋漲、媒體報道鋪天蓋地的時候,大家才又關注比特幣,其中一部分人在國內交易平臺關閉之前賣掉了,也有人至今一直留著。

  在園區工作的其他企業員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表示,並沒有過多關注比特大陸這家公司,並且從外形來看他們和其他企業也沒什麼差別,甚至不知道公司已經搬走,廠房已經進駐了新的企業。“我之前有聽說這個公司是挖礦和做虛擬貨幣的,但是覺得這不是挖礦。”附近一個化工企業的員工告訴記者,“以前高利貸很火的時候很多人都栽進去了,現在大家都很謹慎,有錢也幹點看得見摸得著的事,數字貨幣聽起來就很不靠譜,所以沒有關注也不想留心。”

  大量礦機仍會喧鬧地運作,與比特幣綁定的礦場卻前途未卜。實際上,“中國製造”在過去幾年一直壟斷了各式礦機的設計和生產,世界排名前三的數字貨幣礦機生產商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和億邦科技的系列產品囊括了全球九成以上的份額,而這3家公司都是由中國人創辦的。

  一邊是礦機銷售端,一邊是礦場。據記者了解,螞蟻礦機S9生產成本只需要3000元左右,即使目前的價格已經跌至7000多元,礦機的利潤空間依舊巨大。值得一提的是,礦機生產商很可能根本不需要借貸這種傳統的金融模式,因為他們使用更古老的方式進行銷售:先付款,然後等上一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收到礦機。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由於比特幣自誕生之日起就設置了總供應量上限,隨著時間的推移,比特幣產生數量越來越少,給“礦工”的獎勵日漸稀薄,外加“開採”新區塊對礦機算力的要求越來越高,設備採購與維護礦場運作的電費成本更貴,“總有一天無利可圖”成為比特幣礦工們的隱憂,“挖礦賺不過賣礦機”也就成為人們的共識。

  矽谷風投資本家Bill Tai認為,無利可圖的這一天也許就要到來了。由於比特幣行業日漸成熟,礦工行業的分化與整合大潮近在咫尺。如果比特幣再度跌破8000美元並維持較長時間,礦工業可能迅速轉向工業化,隨之而來的後果是小型的個體礦工將無法盈利並最終退出,比特大陸和Bitfury等全球知名、具有一定規模的大型比特幣礦業公司會佔據更多市場份額,也使得比特幣這一數字貨幣龍頭在生產、流通、交易、認證等各項核心環節更易受到大型礦業公司的影響和控制。

  在很多人看來,挖礦、礦機和礦場之類與真正的大數據相差甚遠,它並不需要有太多技術門檻,或將越來越淪為一場資本的遊戲。( 證券時報記者 吳家明 李明珠)

聲明:國際線上作為資訊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資訊,不代表國際線上網站立場;國際線上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線上網站或通過國際線上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線上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