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貨幣到來?

2019-07-19 10:18:30|來源:經濟日報|編輯:馮實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陳果靜

  數字加密貨幣天秤幣(Libra)看起來像貨幣,但其終究難以突破主權,更無法解決信用問題,其背後潛在的洗錢、非法交易、恐怖融資等風險,也是繞不開的問題。不過,雖然面臨挑戰,但其代表數字貨幣的發展趨勢,甚至可能真正發展成一種超主權的強勢貨幣,成為全球貨幣體系改革的一種可能方案——

  與比特幣剛出現時的情況類似,近日,數字貨幣又火起來了,只不過,這一次的主角換成了天秤幣(Libra)。

  Libra是由全球社交媒體巨頭臉書公司(Facebook)發佈的一個數字貨幣項目。Libra白皮書宣稱,其使命是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

  有人認為,Libra能夠成為一種超越主權的數字貨幣,將大幅提升全球支付清算效率,進而顛覆現有的貨幣體系;但也有人提出,Libra不僅難以邁過監管這一關,其本質也並非貨幣,不可能取代法定貨幣,更談不上顛覆。

  這次有何不同

  與比特幣等相比,Libra有何不同?

  從Libra白皮書中可以得知,Libra計劃成為與主權國家脫鉤、並能保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這樣看來,Libra似乎具備作為超主權貨幣的條件——挂鉤一籃子貨幣,沒有貨幣創造功能,發行100%基於法幣儲備池,不會產生鑄幣稅,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貨幣政策。

  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認為,Libra在過去加密貨幣的基礎上至少作出了兩方面重要改進:一方面是,它吸收了加密貨幣以往急於求成、迅速建立交易市場的教訓,避免幣值的不穩定和投機成分。Libra白皮書顯示,在資產儲備方面,其採用與一籃子法定貨幣有效挂鉤,使用1:1的儲備資產作為擔保,也就是100%的備付準備;

  另一方面是,Libra借助27億全球用戶的優勢瞄準跨境領域需求。對有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系統的發達國家來講,現有的支付方式效率差異不大,而小經濟體、發展中國家有大量的移民、半移民式勞工,產生大量匯款,但跨境交易特別是匯款效率不高。Libra則將抓住其跨境交易成本比較高、時間長、效率差、用戶不滿意的痛點。

  此外,在管理方面,Libra也強調,其運營管理將由一個非盈利組織——聯盟代表組成的理事會進行,納入儲備的法幣歸基金會所有和管理,儲備將放在銀行存款上,或用來購買流動性強的政府債券。

  能否替代法幣

  Libra真能超越主權成為超級貨幣嗎?多數業內專家認為,無論Libra看起來多麼像貨幣,但其終究難以突破缺乏主權屬性問題,更無法解決信用問題,其背後潛在的洗錢、非法交易、恐怖融資等風險,也是其繞不開的問題。

  “Libra要成為一種貨幣還要走很遠的路。”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日前在移動支付創新服務產業升級及高質量發展研討會上表示。他認為,國家貨幣主權是國家主權在貨幣問題上的體現,而大國絕對不會輕易放棄對貨幣主權的控制。

  “Libra挂鉤一籃子法幣,似乎解決了價格波動較大的問題,但是仍無法改變其不是貨幣的本質。”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認為,一個核心問題是,Libra目前仍然沒有國家信用支撐、沒有中央調節機制,其幣值如何保持穩定值得懷疑。Libra儲備資產畢竟不是國家直接發行的負債,因此,Libra如何根據交易需求調控幣值波動以及維持可信度,都無法與國家本位幣相提並論。

  有人提出,Libra看起來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推出的特別提款權(SDR)。但不同之處在於,SDR與主要國際貨幣挂鉤得到了各國的肯定和參與,而Libra如果僅以臉書及其他聯盟代表的用戶作為基礎,恐怕難以在全世界範圍內順暢流通。更何況,SDR至今僅是政府間一種補充性質的官方儲備資產,也尚未成為廣泛流通使用的貨幣。

  也有人認為,Libra似乎與港幣相似,可以看作是盯住固定匯率的開放經濟體貨幣。

  在盛松成看來,這只是表面現象。為維持這一制度,不僅需要足額美元支持,還需要有充足的外匯儲備。香港美元資產歷年來維持在基礎貨幣的110%左右。今年5月份時,香港的外匯儲備是基礎貨幣的2倍還多。

  “香港聯絡匯率制經受住了數次危機考驗,從運行機制上看,得益於香港商品價格調整較靈活、銀行業穩健、政府財政管理審慎以及外匯儲備充足。”盛松成表示,有了這些條件,還需要香港金管局不斷干預市場、給予市場信心。如果Libra的應用環境不具備這些經濟金融基礎、制度和調控手段,能否維持Libra價值穩定、抵禦投機衝擊,是很值得懷疑的。

  更何況,近年來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由於其匿名性、去中心化等特性,成為洗錢、毒品等非法交易的主要工具。不法分子可以借此避開監管機構,監管機構也無法通過傳統的資金交易記錄來追查資金來源與去向,這使得傳統監管手段失靈。這是此前我國實行嚴格監管的主要原因,也是當前各方對Libra的另一層擔憂。

  趨勢不可逆

  在比特幣、Libra之後,是否還會有下一個?在業內專家看來,數字加密貨幣或許代表了一種趨勢,未來,更為全球化的數字貨幣可能會繼續出現。

  “Libra不會曇花一現。”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副總經理唐建偉認為,雖然面臨一些挑戰,但其代表數字貨幣的發展趨勢,甚至可能真正發展成一種超主權的強勢貨幣,成為全球貨幣體系改革的一種可能方案。即使Libra被監管叫停,也並不代表其就此失敗。未來肯定會有其他機構或組織按照這一思路繼續嘗試下去的,推出超主權數字貨幣已成為一種不可逆轉的趨勢。

  周小川表示,未來可能會出現更加國際化、全球化的一種貨幣,是一種強勢貨幣,導致主要貨幣和它產生兌換關係。

  周小川認為,如果出現一種更為強勢的、全球化的貨幣,還會出現強勢貨幣侵蝕弱勢貨幣的問題。他介紹,目前的強勢貨幣是美元,強幣侵蝕弱幣是美元侵蝕其他貨幣的過程。如果弱勢貨幣國的宏觀調控不好、通貨膨脹太高,就容易出現“美元化”。

  對此,周小川提醒,必須未雨綢繆,使人民幣成為一種強勢貨幣。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