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建共享成5G建設“主題詞”

2019-10-24 09:51:12|來源:經濟日報|責編:馮實

  圖為第六屆互聯網大會的互聯網之光博覽會現場展示的基於5G技術的遠程駕駛系統。 新華社記者 徐 昱攝

  隨著10月底5G套餐即將揭開面紗,獲得牌照的四家企業在5G商用建設方面的步伐也是越走越快。5G網絡建設機遇和挑戰並存,面對初期建設和運維成本加大的問題,共建共享成為各家的共同選擇——

  中國聯通日前宣佈,計劃設立一隻聯通主導、總體規模100億元、存續期較長、覆蓋面寬的5G創新母基金,用於智慧家庭、智慧醫療、智慧製造等多個5G技術應用領域投資。顯然,5G投資仍在加碼。

  據了解,大家關心的5G套餐將在10月底見分曉,5G商用網絡建設進展也因此變得更受關注。9月份,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已經宣佈共建共享5G網絡。有消息透露,中國移動也很有可能和中國廣電開展5G合作。共建共享正在變成5G建設的主題詞。

  5G建設進展如何?遇到了哪些難點?共建共享會不會造成服務質量下降?就此,經濟日報記者採訪了業界多位專家。

  網絡建設仍在起始階段

  2019年是5G商用元年。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長王志勤介紹說,截至今年7月份,全球有26個國家36家運營企業開始提供5G業務。但是,目前實際網絡建設規模和發展仍處在非常初始階段。今年上半年,全球5G基站出貨量是45萬個,其中8萬個在韓國,我國在建約有5萬至6萬個。

  “今年6月6日,我國發放了5G牌照,允許運營企業開始5G網絡建設工作。網絡建設常規性估算需要9個月左右,在網絡完善到一定程度條件下,各個運營企業才能提供5G商業應用。所以,牌照發放是商用網絡建設的發令槍。”王志勤說。

  目前,運營企業相繼發佈了5G品牌和計劃。“中國移動的5G建設起步早,投入大。”中國移動研究院副院長黃宇紅介紹說,在投入方面,中國移動明確2019年將在50多座城市建設5萬個以上的基站。截至9月底,中國移動已經在50座以上城市建設了3.6萬個基站,並已開通。

  中國電信北京研究院副院長江志峰介紹說,今年中國電信計劃在50座城市開展非獨立組網和獨立組網的混合組網,建設基站數量4萬個,業務上重點以市場和客戶為導向。中國電信力爭在2020年針對獨立組網實行網絡升級,對外開放基於獨立組網的邊緣計算和網絡切片等差異化網絡內容。目前,中國電信已成立了5G研發中心。

  “今年4月份,中國聯通發佈了7+33+N的5G戰略,即在7座大中型城市要有5G覆蓋,在33座城市要有5G城區熱點覆蓋,在N個垂直行業積極建設5G專網。目前,中國聯通已經建成了100多個專網,並繼續推進。2019年,中國聯通計劃在40多座城市建設4萬個5G基站。預計明年將進入5G大規模使用期。”中國聯通研究院技術委員會主任嚴斌峰介紹說。

  王志勤說,總體來看,今年三大運營商會在10座大型城市實現5G全覆蓋,然後在大約30座至40座城市實現有限熱點範圍覆蓋,這種城市網絡覆蓋更多是為了培育市場和應用。

  成本倒逼共建共享

  “5G網絡建設機遇和挑戰並存,主要問題在於5G初期建設和運維方面的成本投入加大。”王志勤分析說,首先從頻率以及覆蓋場景深化等因素看,5G基站數量會大幅增加。第二,5G的大帶寬也將使成本增加,比如基站成本和耗電問題。初期,5G耗電會是4G的兩倍左右。但是,隨著規模化生產,成本和耗電會有進一步改善的空間。

  因此,網絡共享成為一些企業的應對措施之一。目前,網絡共享基本上採用兩種方式,一類是基礎設施共享,比如鐵塔公司所做的無源設備共享;另一類是通信設備共享,比如聯通和電信的合作。

  據中國鐵塔研究院院長竇笠介紹,從目前5G建設總體情況來看,中國鐵塔97%以上的基站都是利用已有站址實現,大大節省了成本。同時,為了進一步支撐行業低成本、高效率地開展5G建設,中國鐵塔還在站址資源儲備、鐵塔、電源等方面開展了一系列工作。

  在站址資源儲備方面,中國鐵塔儲備了千萬級的站址資源,可以通過快速改造,滿足5G建設需求,包括875萬個路燈桿、監控桿,超過350萬個電力桿塔,以及33萬棟物業樓宇。

  在鐵塔方面,中國鐵塔進一步提升195.4萬個存量的鐵塔共享能力,開展了一系列通信鐵塔創新,比如減少新建鐵塔用鋼量,降低新建鐵塔造價,激活存量鐵塔共享能力等。

  “目前,我國5G建設仍處於初期階段,而且5G技術複雜度遠高於4G,新建投入巨大。因此,中國移動提出了‘5G+’計劃,側重5G、4G協同,也是想充分利用好現有的站址等資源,盡可能降低5G在建設方面的投入,發揮好兩網協同作用。”黃宇紅說。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小企業室主任馬源認為,網絡共建共享的好處有4個方面。一是,減少站址成本。為了提高網絡覆蓋效果,如果運營商爭奪站址會抬高成本,通過基礎設施共建共享能夠分擔一些成本,同時減少一些站址需要。二是,從5G網絡新技術來看,比如網絡切片的應用,共享的可行性更強。三是,過去2G、3G、4G時代的競爭是基於網絡的競爭,網絡對於運營商的競爭來說非常重要。但5G時代,業務創新成為核心競爭要點,網絡重要性相對下降,投資應該從網絡上轉移到業務創新和服務創新上。四是,能降低消耗、輻射等問題,帶來更大的社會收益。

  總體投資不會減少

  網絡共建共享並不意味著投資減少。對此,江志峰表示,“目前,電信和聯通探討的共建共享限于無線基站的接入,互聯的核心繫統還是相互獨立。現在的目標是通過共享物理設備實現資本節省,並不是減少投資。整個5G投資除了網絡建設投資還有相關的平臺、資源系統和應用系統等投資,這些投資需要更均衡地分配,整體5G投資不會減少”。

  但是,共建共享也並非那麼容易,王志勤坦言,通信設備共享的困難和挑戰是,無線網絡要滿足兩家運營企業的需求,就要求這兩家運營企業在很多技術路線上必須協調一致。在網絡管理層面,一個地區只有一個運營商能夠管理,另外一個運營商能夠觀測但不能實施基站參數調整。由於用一張網絡滿足運營企業的質量需求,兩家運營企業在實際運行過程中必須加強溝通協調。此外,從國家、行業角度來看,競爭者的網絡少了以後,會降低整個市場的競爭壓力。

  “5G共建共享以後,基站要由兩家調用,不可避免地會產生協調問題,我們內部要建立管理規程,通過協約約束來優化協調溝通機制。”江志峰說。

  對于共建共享,竇笠建議,第一,要進一步推動公共基礎設施、社會資源開放共享,把移動寬帶基礎設施和資源納入建築物通信設施建築規範,形成強制標準,納入驗收環節。

  第二,建議進一步加大5G室分的共享建設。據統計,4G業務中有70%的應用發生在室內,預計5G將有超過85%的業務發生在室內場景。但是,5G的室分建設面臨兩大難點,一是建設規模大、投資高,預計5G室分投資將佔5G投資的30%到40%;二是入場協調實施難度更大,尤其是5G室分更多是在已有2G、3G、4G覆蓋的存量場景實行改建,施工難度更大。

  第三,建議出臺通信用電優惠政策,包括在用電申請、直供電改造上提供更多便利,給予更多的優惠,等等。(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黃 鑫)

聲明:國際在線作為信息內容發佈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於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國際在線網站立場;國際在線不提供金融投資服務,所提供的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如您瀏覽國際在線網站或通過國際在線進入第三方網站進行金融投資行為,由此產生的財務損失,國際在線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