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永琲漣兮

2019-09-10 14:09:44|來源:人民日報|編輯:劉佩 |責編:韓東林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1567797874339_1

  大慶,夏日的夜晚,微風溫柔涼爽,城市流光溢彩,車水馬龍。群樓比肩,從每扇窗透射出的燈光,親切而溫暖,閃閃爍爍的銀河宛若一條舞動的彩綢。離開三十五年,大慶,再難尋從前的樣子。那一望無際的荒原,荒原上鑲嵌的無數水泡子,標誌性的狗皮帽子,全都隱匿在時間的背後。如今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座現代化石油城,熠熠于昔日的荒原之上。過去與現在,熟悉與陌生,一幀幀畫面在腦海中疊印、交替、轉換。

  我在高大的鐵人雕塑前久久佇立,凝視,思考。1955年,在祖國的西北角找到克拉瑪依時,舉國一片歡騰。同年,新中國一個新的工業部門——石油部宣告成立。1958年,大規模的石油會戰在玉門、克拉瑪依、大慶、川中展開。我的父親,正是背負著為祖國尋找大油氣田的使命,告別家鄉和親人,隨整建制轉業部隊開進克拉瑪依。發現克拉瑪依油田四年後,松嫩平原松基三井噴射出原油,那一聲大地深處的轟鳴,伴隨著映照日月的火光,大慶——這個非同凡響的石油巨子誕生了。

  大慶油田誕生的時候,我還蟄伏在父母年輕的生命堙C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經浸泡在石油的氛圍之中。石油是我們這一代人無法改變的濃稠的、琱[的、閃閃發光的黑金底色,使後來的我們順理成章成為油二代,乃至油三代。外人很難理解我們對石油與生俱來的情感。

  在長達半個世紀的時間堙A大慶人以讓“地球抖三抖”的氣魄,一刻也不放鬆油田生產;大慶出了鐵人王進喜,大慶出了“鐵人精神”;大慶是先進技術和先進經驗的發源地。以至於大慶兩個字很自然地和艱苦、力量、勇氣、奉獻、奮鬥、先進、經驗、精神聯絡起來,像一面鮮艷奪目的旗幟,高高飄揚。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工業學大慶如火如荼,年幼的我,還無法感受大慶油田帶來的物質和精神的分量。對大慶有限的認知多來自於父親。有時,來自於他帶著濃重山東日照口音讀一段戰友從大慶寄來的書信;有時是他隨口唱出《我為祖國獻石油》的歌。還有來自石油新村高高豎立的大喇叭及學校的宣傳。當父親用一面小紅旗貼在大慶的方位(每發現一個油田,父親都以這種方式,在我家暀W張貼的中國地圖上標明),我仰視偌大地圖的那個位置,想象著遙遠的、陌生的另一片廣闊土地和生活在那堛漱H。

  大慶,在我的人生當中從想象走向真實,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剛參加工作不久的我,有幸被選派到大慶學習。去大慶學習先進技術和經驗,是那個時代值得自豪和驕傲的事。作為石油子弟,我對大慶的嚮往更加強烈。臨行前,父親一臉嚴肅地跟我進行了一次長談。父親說,大慶很艱苦,要做好吃苦耐勞的準備,學習不能偷姦耍滑,要學習大慶人“三老四嚴、四個一樣”的精神,這也是對你今後為人處世的要求。帶著父親的囑託,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從克拉瑪依油田千里迢迢,輾轉復輾轉,經五天六夜,終於抵達嚮往已久的大慶油田。

  大慶留在我腦海中的最初印像是荒涼和寒冷。薩爾圖火車站,只有幾間堂屋那麼大,光線昏暗。火車站直對著的是一條很寬的馬路,馬路兩邊,一排排被稱為“幹打壘”的房屋,簡陋粗糙。馬路盡頭是大慶油田指揮部所在地。灰椄鶗邞漸酋衧O這片荒涼土地上唯一的亮色。三月的江南已是春暖花開,但此時的大慶依舊天寒地凍,人人穿著很厚的棉衣褲,戴著很厚的棉帽。薩爾圖電話站的土院暀滿A鋪著碎石,沒有一棵草。門外有一水泡子,旁邊聳立著一座鋼鐵井架,雜草一直蔓延到水泡子周圍,十分醒目。

  我喜歡傍晚一個人散步,在水泡子和井架之間流連,聽蛙唱蟲鳴,看日落月升。有一回雨後初霽,見一位女工蹲在地上,認真地拔除剛長出的嫩草。我從小生活在戈壁灘上,目力所及,寸草不生,綠色的小草在我心堿O無比珍貴的生命,我無法理解她的行為,忍不住問為什麼。“草長高了會有安全隱患。保持乾淨整潔是規章制度。”女工神情嚴肅地說完這番話,繼續低頭專心致志地拔草。月亮升上來了,一抹清輝映亮女工孤獨的背影,看來,“三老四嚴、四個一樣”並不是嘴婸◆’茪w。

  兩年後,我再次來到大慶,這一次是考入第一期電大班,在大慶脫產三年學習。學校建在一片荒原之上,僅有六棟簡易磚房,用作老師和學生宿舍。教室是臨時用井隊的簡易木板房,冬天教室堻q兩根很粗的鐵管算是暖氣,夏天薄薄的房頂曬得發燙。夏天可以吃上新鮮蔬菜,但菜品單調,有時連續吃一個月的燒茄子。冬天往往是洋芋蘿蔔白菜“老三樣”輪番上陣。平常,五六十名同學守著一台二十四英寸黑白電視機上課,每星期學校派專車專人到哈爾濱去拷貝電大教學磁帶。

  學校出門是一條公路,週末我們會坐車進城,有時是買生活必需品,有時是改善伙食,有時是去大慶圖書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大慶進入快速發展建設時期,國家的蓬勃發展需要更多的石油,大慶人精耕細作,恨不能擠出地下每一滴原油。於是出現這樣的景象:在已是城市的區域打井、採油。有一口井竟在薩爾圖區商店門前開鑽,轟鳴的鑽機絲毫不影響人們進出商店的情緒。採油樹、磕頭機更密集了,有的就在生活區的中間或邊上,人們對這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活環境習以為常。我猜想,只要能打出油,哪怕拆了自己的房,在自家鍋臺前打井,大慶人也無怨無悔。

  那天,立在商店門前的鑽塔下,耳畔迴響著剛剛與父親通長途電話時他對我的囑咐。那是父親和我第一次隔著遙遠的距離講話,父親的聲音因電信號失真夾著雜音。“你長大了,一個人在外多保重。在大慶好好學,別想家,學成還回油田工作。”我抬頭仰望高高的鑽井平臺,仰望迎風站立的鑽井工,想到和鑽井工一樣不容易的父親母親,眼眶濕潤了。我想起克拉瑪依油田最初的開拓者和建設者,想象著那一代石油人為國奉獻的英姿。他們這一代人很少關心自我,每個人都心甘情願把韶華和心血交給鑽頭,在和地殼的摩擦中展現生命的價值。

  去年,無意在一本舊書媯o現半張大慶公共汽車車票,拇指寬的薄紙條,票面五分錢。這張在書本中默默躺了三十多年的汽車票喚醒我所有記憶,似乎是在有意提醒我,不要忘記大慶,不要忘記曾經的艱苦歲月,前輩們的艱辛和不易、拼搏與堅持。

  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大慶之於個人,之於石油,之於新中國,都是永琲漣兮苤C(記者/李佩紅)

 

分享到: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

國際在線城建頻道聯絡電話:68890775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