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邊疆的科技尖兵

2019-10-09 14:43:46  來源:農民日報  編輯:劉蓉娜   責編:陳晨

圖片默認標題_fororder_內頁-文章圖片模板

  農民日報訊:遼闊的田野上,大型採棉機“吞吐”作業的身影引人注目。

  難以想象,現今生機勃勃的田野,曾經是一片戈壁荒漠。

  60年,新疆農墾科學院科研群體紮根這裡,揮灑汗水和熱血。

  坐落在石河子市的新疆農墾科學院,是直屬於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簡稱兵團)、以農為主的綜合性科研單位,前身是1959年10月6日成立的兵團農林牧科學研究所,1979年改稱新疆農墾科學研究院,1983年更名為現用名。

  60年,新疆農墾科學院勇攀科研高峰,交出一份出色答卷:培養出中國工程院院士2名;獲得各類科技成果620項,獲獎338項,其中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4項、二等獎6項、三等獎7項,省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46項。

  60年,芳華璀璨。如今,新疆農墾科學院已鍛造成為一所與共產黨同心、與人民軍隊同源、與兵團精神同根的綜合科研機構,在我國作物育種栽培、畜種繁育、機械裝備、農業節水等研究領域佔有一席之地。

  新疆農墾科學院黨委書記王選東告訴記者:“60年來,新疆農墾科學院不忘初心,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治疆方略和對兵團的定位要求,以‘科技服務人民、服務社會’的理念為引領,充分發揮兵團體制優勢,為新疆和兵團維護穩定、向南發展、脫貧攻堅等作出了重要貢獻。”

  作物育種填補空白

  建院初期,曾有外國專家斷言,北緯42度以北是棉花禁區。新疆農墾科學院首任院長王彬生頂住壓力,主持研究開發的北疆特早熟棉花栽培技術獲得成功,徹底打破了這一論斷。如今,這一區域已成為全國重要的優質棉花主產區。

  新疆農墾科學院棉花研究所所長余渝介紹,兵團植棉面積佔新疆植棉面積1/3,棉花產量佔到全疆的45%以上;佔全國20%的植棉面積,卻生產出佔全國總產量1/3的棉花,連續多年位居全國棉花產區前列。

  基於機採棉條件,新疆農墾科學院棉花育種團隊培育了以“新陸早33號”“新陸早45號”為代表適宜機採的“矮密早”系列品種;創新發展了植棉全程水肥調控的膜下滴灌精量播種栽培新農藝,不斷優化生育期管理模式,兵團皮棉產量從20世紀80年代的單產38.6公斤增加到2012年的169.4公斤。

  “這麼大的面積,這麼高的產量,這在世界植棉史上也不多見。兵團棉花生產迅速發展,得益於政策好、人努力、科技創新、老天幫忙。特別是一系列惠農政策,讓職工群眾得到了真金白銀,極大調動了種棉積極性。”余渝說。

  “從建院伊始,我們針對兵團農業生產現狀,開始了作物育種工作,先後選育水稻、小麥、玉米、大豆、向日葵等糧油作物新品種72個,創造了多項玉米、大豆栽培全國超高產紀錄。”新疆農墾科學院作物研究所所長戰勇說。

  為促進兵團主要農作物種質資源的系統研究,新疆農墾科學院建立了公共分子育種平臺,以期通過對新疆棉花、小麥、玉米三大主要農作物的研究,開發全基因組選擇育種芯片,目前已完成科研課題170多個。

  多年來,新疆農墾科學院選育的油葵系列雜交種、玉米、棉花、小麥、大豆、番茄等優良作物品種常年在新疆及內地推廣種植,選育的多個棉花品種被國家列為北疆主推棉花品種,確保了農產品有效供給和農業生態安全。

  與此同時,新疆農墾科學院一直致力於紅棗、葡萄、蘋果等新品種、新技術、新模式的推廣應用和技術服務。“北疆引種棗樹研究”課題獲得重大突破,打破了北緯43度以北種植棗樹的禁區,為北疆地區培植了新的經濟增長點。

  “為了發展特色農產品加工業,農墾科學院以產業發展需求為導向,‘十二五’以來爭取平臺建設資金2590萬元,建成農業部果蔬幹制加工技術集成科研基地(西北)、國家紅棗加工技術研發專業中心等4個科研平臺,為提升產業增值空間提供科技支撐。”新疆農墾科學院農產品加工研究所所長金新文說。

   中國有了“美利奴”

  “上世紀50年代,新中國的毛紡工業還處於起步階段,加上西方國家的技術與經濟封鎖,國內毛紡織原料頻頻告急。”新疆農墾科學院畜牧獸醫研究所書記薄新文說,“能否生產出優質羊毛,決定著我國在世界紡織工業中的地位。”

  如何破題?故事還得從劉守仁說起。

  劉守仁,1934年生於江蘇省靖江市,我國著名綿羊育種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新疆農墾科學院名譽院長,被譽為“軍墾細毛羊之父”。

  時間回溯到1955年。劉守仁從南京農學院畜牧獸醫係畢業後,主動要求到新疆。當年11月的一天,山上剛下過雪,劉守仁帶著兩大捆行李,一腳雪一腳泥,在太陽即將落山時,來到了位於天山深處的紫泥泉種羊場(簡稱“種羊場”)。當時,種羊場是兵團農八師管轄的一個農牧團場,陳永福擔任場長。

  不到20平方米的地窩子堙A擺了一張木板床,床上放著綠色軍用被子,還有一張小木桌和一個鐵皮做的火爐,這就是劉守仁的新家當。

  到種羊場不久,劉守仁被任命為種羊場畜牧獸醫技術員。

  有一天,陳永福帶著劉守仁連夜騎馬頂風冒雪跑幾十里山路,趕到母羊產羔的“冬窩子”。劉守仁突然看到,離“冬窩子”不遠的地方,一隻母羊在野外產下一隻羊羔,劉守仁翻身下馬,邊跑邊脫下自己身上的棉衣,小心翼翼地把寒風中出生的羊羔包好,飛快地向產羔的“冬窩子”跑去。

  經過多次調研,劉守仁向種羊場領導提出建議:“把阿爾泰細毛羊的皮毛‘披’到當地哈薩克羊身上,培育出新型的適應本地條件的細毛羊。”

  種羊場領導告訴劉守仁,以前有專家做過雜交實驗,雖然育出了細毛羊,但羊毛短、產量低、適應性差,過些時候,又會出現“返祖”現象。

  為了科研攻關,劉守仁精心研讀外國專家關於阿爾泰細毛羊的論著。他根據種羊場現有阿爾泰羊的資料,竟查出這批羊上溯五代的譜係,徹底弄清了它們的基本特徵。這一發現,讓全場幹部和技術人員為之振奮。

  稍微懂得遺傳學的人都知道,弄清羊的譜係,對選種和穩定遺傳性非常重要。那年冬天,劉守仁得到兵團領導的大力支持,制定了綿羊育種計劃。

  不久,劉守仁就拿起羊鞭,獨立看管一個有360隻母羊的羊群。從選羊到配種,事事親力親為。1957年春天,第一代雜種羊在天山深處誕生了。新生的小羊,毛細如絲,有白色的、黃色的,身上都像涂了一層油脂。

  望著面前這些新生細毛羊,欣喜之餘,劉守仁心堳o有一些遺憾:雜種羊的毛色不太純正!他向領導請願,要邁出第二步,育出第二代細毛羊。

  但是,幾乎所有的文獻資料都在告訴劉守仁:培育新品種要經過雜交、橫交固定、提高三個漫長的階段,少說幾十年,多則上百年。國家的嚴峻形勢不允許他耗費那麼長時間。劉守仁不信邪,決定突破框框,闖出新路。

  為此,劉守仁制定了近乎倒計時一般的細緻育種計劃。在科研當中,他和泥漿、血水、羊糞、草屑、發出衝鼻腥膻味的羊群為伴,一過就是8個春秋。

  1965年,是劉守仁培育細毛羊獲得豐碩成果的一年。這年4月,正值牧草返青的時候,幾百隻軍墾細毛羊“咩咩”落地了。經過科研部門鑒定,羊毛的細度、彎曲度和光澤度都達到了高級毛紡原料的標準。

  1968年,劉守仁培育的軍墾細毛羊在北京的全國農業展覽館展出,引起國內外巨大轟動。從此,中國有了真正屬於自己的毛肉兼用細毛羊種。

  從1968年開始,劉守仁含辛茹苦14年,引用澳大利亞公羊與軍墾細毛羊雜交,成功培育出“中國美利奴(新疆軍墾型)”細毛羊。

  1989年5月14日,“中國美利奴(新疆軍墾型)”細毛羊繁育體系在兵團建成,並通過農業部鑒定,兵團畜牧業首次擁有了一個制高點。

  此後,“中國美利奴(新疆軍墾型)”細毛羊走向北疆眾多牧區,天山腳下肥美的水草滋潤著這批具有澳大利亞血統的“混血兒”,它們又從這裡走向更多的地方。僅種羊就向25個省份輸送32萬多只,累計創造經濟效益34億多元。

  2008年4月,全國首例含有人肝細胞再生增強因子的轉基因克隆羊在新疆農墾科學院誕生。次年,“中國美利奴”超細型羊毛的批量化工業性試紡,為我國毛紡工業高檔產品再次填補了優質國產超細羊毛原料的空白。

  紮根新疆60餘年,劉守仁育成了軍墾細毛羊和“中國美利奴(新疆軍墾型)”2個新品種和9個新品係。曾兩度主持“細毛羊繁育體系”“北羊南移”國家工業試驗項目。創立了“血親級進”“品種品係齊育並進”等育種方法,為豐富我國細毛羊種質資源作出了重大貢獻,成果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2項。

  雖然已功成名就,但85歲高齡的劉守仁並沒有忘記他與“羊”的那份感情,如今他仍然專注于多胎肉用羊新品係的培育工作。生命不息,探索不止。

  “促使我不停工作的動力是能為國家和邊疆各族人民做點事。成果不是我個人的,是所有養羊界科技人員和牧工共同努力的結果。離了科技團隊和廣大牧工的忘我幫助,我一個人單槍匹馬是幹不成事的。”劉守仁說。

  從兵團走向世界

  “農業機械化是兵團大農業的標誌。”新疆農墾科學院黨委委員、機械裝備研究所所長湯智輝說,“經過多年科研攻關,我們基本形成了具有兵團特色的機械化大農業生產體系,目前兵團農業機械裝備水平位居全國前列。”

  近30年來,以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學庚為代表的機械裝備研究團隊,針對兵團提出“六大精準農業”發展戰略,研發了精量播種機、鋪膜鋪管精量播種機等農牧機具60多種,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一、二等獎。其中,2002年研製成功的“棉花鋪膜鋪管精量播種機”,累計推廣近4萬台(套),作業面積近3億畝。

  2005年,兵團棉花總產近百萬噸,獲得空前大豐收。兵團農業機械化率高達86%,居全國之首。但恰恰在棉花採摘上是“短板”,每年急需60萬-80萬名季節性拾花工,手工採棉,每年要支出10億元的勞務費用。

  年復一年,這是兵團各級領導最棘手的大事。為解決這一困擾,陳學庚科研團隊潛心攻關,研發出脫葉劑高效噴灑、機械采收與儲運等關鍵技術裝備,創建了棉花生產全程機械化技術體系,率先在國內實現棉花生產全程機械化。

  受訪職工群眾表示,棉花鋪膜栽培技術為他們帶來了巨大經濟效益,幫助貧困戶實現科技脫貧。但因殘膜回收工作滯後,也給農田帶來一定的污染。

  “不把麻煩留給子孫後代。”這是陳學庚給自己定下的目標。他要解決的“麻煩”就是做好殘膜回收研究。鑒此,陳學庚科研團隊加入兵團“機械化殘膜回收關鍵技術裝備研究與示範”項目組,已研製出十多種殘膜回收新機具。

  湯智輝介紹,2017年,針對長期以來國產大馬力拖拉機配套液壓翻轉犁作業性能不穩定等問題,新疆農墾科學院正式啟動兵團重大科技項目大馬力配套犁項目攻關。通過兩年的技術攻關和大田試驗,自主創新研製的200馬力以上拖拉機配套犁整體性能與質量明顯提升,各項應用數據已與德國雷肯犁相當。

  “截至目前,大馬力配套犁已在北疆、南疆累計作業2.5萬餘畝,各項性能指標均達到預期目標,作業效果理想。”新疆農墾科學院機械裝備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鄭炫表示,目前大馬力配套犁關鍵技術研發應用已取得階段性成果。

  據了解,上世紀90年代初,新疆農墾科學院從以色列引進了滴灌節水技術,但因滴灌器材價格昂貴而難以大面積推廣。經過多年努力,新疆農墾科學院啃下這塊“硬骨頭”,生產出低成本器材和裝備,形成了推廣服務體系,使大面積應用成為可能。同時,兵團還培育出自己的節水上市公司——新疆天業集團。

  統計顯示,新疆農墾科學院自推廣滴灌技術以來,以膜下滴灌技術為平臺,累計推廣面積達5490萬畝,節水65.88億立方米,相當於節約了41個新疆天池的蓄水量。滴灌節水技術廣泛應用於30多種作物,推廣到內地8個省區,並在吉爾吉斯斯坦等13個國家和地區推廣滴灌面積5萬餘畝。

  精彩不止於此。2013年,新疆農墾科學院正式加入中國科學院聯盟,在吉爾吉斯斯坦建立農業科技示範園區,並於2014年掛牌成立了兵團在境外首個現代農業示範中心。隨著兵團發展重心向南轉移,新疆農墾科學院強化“棋眼”意識,研究制定新疆農墾科學院向南發展科技支撐行動方案。

  “60年來,新疆農墾科學院在自治區黨委和兵團黨委的堅強領導下,在農業農村部等部委的大力支持下,以發展壯大兵團為己任,砥礪奮進,實現了跨越式發展。”新疆農墾科學院院長劉景德說,“面向未來,我們要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力爭在建設邊疆偉業中再創輝煌。”(作者 李煒 李朝民

分享到: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

  • 心養天地間 暢遊在通化
  • 大力推進水生態文明
  • 綠色生態之城 千姿幸福百色
  • 聯盟單位中國生態文明網
  • 聯盟單位世界自然保護聯盟
  • 聯盟單位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
  • 聯盟單位世界自然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