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在福建木蘭溪的先行探索》

2019-12-27 16:26:39  來源:央視網  責編:陳晨

  央視網訊:1999年12月,木蘭溪一期防洪工程的準備工作已經基本就緒。時任水利水電廳廳長湯金華還是感到存在一些問題。

  時任福建省水利水電廳廳長湯金華:“儘管我們前期工作全部做完了,但是對木蘭溪防洪工程上或者建的問題,還是有許多不同的看法,不同的意見,用什麼來解決這個問題。”

  每年的12月,在福建省有一個慣例,省五套班子主要領導都會參加冬春興修水利義務勞動,按照慣例勞動地點通常選在福州市的郊縣。這一次,湯金華希望把地點改在莆田市的木蘭溪一期防洪工程開工現場。

  湯金華:“我就到了近平同志辦公室,給他彙報今年義務勞動怎麼安排。因為這個他不能一個人說了算,幾套班子領導都要議議的。結果,那天下午就答覆說,可以,而且安排時間,告訴我27號。”

  1999年12月27日,沿岸群眾期盼已久的木蘭溪一期防洪工程正式拉開工程建設的序幕。

  習近平同志在木蘭溪防洪工程開工現場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今天是木蘭溪下游防洪工程開工的一天,我們來這裡參加勞動,目的是推動整個冬春修水利掀起一個高潮。再有就是,我們支持木蘭溪的改造,這個工程的建設,使木蘭溪今後變害為利、造福人民。”

  當晚,莆田電視臺播放了這條新聞,引起了出乎意料的社會反響。

  時任中共莆田市委書記 葉家松:“幹部、群眾的思想基本上比較統一了,大家也覺得省委省政府非常支持這個項目,省婸熅伈ㄗ茞{場參加勞動了,就證明這項工程是對的,省堿O支持的。”

  木蘭溪防洪一期工程所有工作都在井然有序地展開,大家最擔心的施工技術問題,因為前期經過了反復的專家論證和試驗,進展順利。一個多月之後,已經是2000年春節了。

  湯金華:“近平同志很短一段時間來到木蘭溪現場大概不下十次,聽了彙報、看了材料還不行,必須要自己到現場去踏勘、去問詢、去了解。決定要做就要做成,有擔當,以釘釘子的精神把這個事情做好。”

  就在木蘭溪防洪工程順利建設的同時,圍繞木蘭溪全流域的另一場治理行動已經在醞釀和逐步展開。仙遊縣地處木蘭溪上遊。翻開1997年縣委大事記,有這樣一段記載。“8月7日上午,省委副書記習近平帶領省有關部門負責同志來我縣調研……囑咐仙遊縣在發展畜禽養殖業的同時,更要注重環境保護,確保木蘭溪水域生態安全。”時任仙遊縣縣長楊添林,全程陪同了這一次調研。

  當時的仙遊縣,正在大力發展畜禽養殖,已經成為縣農業的支柱產業。

  時任莆田市仙遊縣人民政府縣長 楊添林:“豬場的邊上挖一塊池塘,糞便水就流到這個池塘堶情A挑到田堸答峸ヾA當然也會滲透到外面河堙A很多老百姓反映水井水不行了。當時習近平同志走過去時他是很坦然地走,我們感到有味道,在個別地方還要手捂著,豬場的味道還是比較大的。當時習近平同志還講了一句話,你們對木蘭溪水環境生態保護,就是對你們發展企業有利,對你們的子孫後代,對莆田下游的人民都是一個貢獻,要好好做,做好這篇文章。”

  在當時,楊添林還是第一次聽到省領導這樣的囑託。這一次調研,還是在木蘭溪防洪工程開工的兩年前。

  時任福建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成員 王開明:“習總書記1985年到福建以後,從此跟福建結下不解之緣,17年多時間堶情A走遍了八閩大地山山水水,通過長期思考,他下決心把生態治理,生態環境的保護,生態文明建設擴到了整個福建全省。所以在2000年一次省長辦公會議上,他(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習近平)就最早提出,任何形式的開發利用都必須以生態保護為前提,要使八閩大地的綠水青山得到永續利用。”

  上世紀90年代末期,莆田市的經濟還比較落後,從上到下,大家都把發展、開發和建設當作第一要務。如何讓木蘭溪“變害為利,造福人民”,絕大多數幹部的認識還只停留在治理水患上面。

  時任中共莆田市委書記 葉家松:“到了2000年底,我又跟習省長(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做了一次彙報,他聽說工程進展很順利,他很高興。他說木蘭溪的治理工程要一任接著一任幹,不能半途而廢;水患治理完了,還要對木蘭溪全流域的水環境進行治理。第二條,他告訴我們說,新河道打開了,舊河道不能破壞,因為舊河道關係到整個涵江平原水系問題——水系是歷史形成的,如果水系被破壞了,那麼當地的生態平衡也就被破壞了,所以你們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 洪向華:“今天我們回頭來看,習近平總書記當年對莆田市委市政府的囑託,可以看出他對水系河流系統治理的科學理念。治理一條水系河流要從水安全、水環境、水生態開始,需要一任接著一任幹,需要久久為功才能完成,這條水系河流才能真正變害為利,造福人民。”

  從這一次談話開始,圍繞木蘭溪水安全、水環境、水生態的綜合治理的工作,一項項正式擺在了莆田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日程表上。20年時間堙A莆田市委市政府一任接著一任幹,前赴後繼,終於讓木蘭溪發生了巨變。

  中共莆田市委副書記、莆田市人民政府市長 李建輝:“要以人民為中心的這個理念,就是你畫的這個藍圖,做的這個決策,是不是符合群眾的願望。一個流域的治理是一個系統工程,不可能一兩年、三五年就做成,也不必要這樣急功近利。但是必須要有總書記講的,功成不必在我,但是功成必定有我。功成不必在我這是一種境界,功成必定有我,這是一種擔當。怎麼多做一些打基礎立長遠的事,然後一任接著一任幹,特別是新官要理舊賬,要把前任定下來的科學的藍圖堅決往下推進,持續把它做好。”

  從1999年底開工建設,到2011年,木蘭溪下游防洪工程在歷經了11年的建設後,終於全面竣工,共整治河道15.54公里,新建堤防28.03公里,從此,木蘭溪實現了洪水歸槽。

  莆田市人民政府副市長 吳健明:“2011年底,木蘭溪下游防洪工程建成以後,城市的防洪標準就提升到了50年一遇。我們統計了一下,近8年間,莆田先後遭受了61場暴雨和35個颱風的襲擊和影響,特別是2016年的14號颱風與1999年給我們造成重大災害的颱風強度相似,但是木蘭溪防洪工程經受住了考驗,沒有出現洪水漫溢。”

  2016年的“莫蘭蒂”颱風,恰巧又遇到天文大潮,沿岸居民甚至拍到了罕見的海水大潮倒灌木蘭陂的景象,可是木蘭溪兩岸堤防穩固,沒有再出現洪澇災害。木蘭溪防洪工程不僅實現了洪水歸槽,還新改擴建水閘18座,下游425平方公里的南北洋平原,過去年年被淹,現在旱澇保收,種植蔬菜,收益更是提高了好幾倍。那些因為裁彎取直被徵地拆遷的村民,都納入了城市化的進程,家家戶戶都住進了高規格的小區,集體經濟也因為有了自己的物業而壯大。

  林金星的鞋廠創辦于上世紀90年代初,那時候企業實力還很弱小,1999年第14號颱風給企業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一樓倉庫埵走~、皮料、設備都被淹了,損失幾百萬。

  林金星這家鞋廠所在地區,上世紀90年代就是莆田市準備規劃發展的華林工業開發區,可在當時,雖然招商力度很大,來的企業卻寥寥無幾,後來發現,所有規劃都碰到了洪澇災害這個大難題。

  華林工業園區是一個洼地,很容易受到洪水侵襲,所以很長時間,沒有形成規模。木蘭溪一期防洪工程開工建設後,突然出現了土地供不應求的狀況。

  當時,隨著木蘭溪防洪工程的不斷推進,林金星就很敏銳地把握住了先機,他們又徵了地,蓋了新的廠房。

  短短幾年時間,華林開發區就從無人問津的價值洼地,變成了企業競相入駐的價值高地,園區工業產值每幾年就實現翻番,如今已經達到200多億元。

  桀驁不馴的木蘭溪,歷經千年,終於被馴服,木蘭溪安全了,沿岸群眾不會再因為洪澇災害而遭受生命財產的損失,相反,正在從木蘭溪水安全、水環境、水生態的綜合治理過程中,逐步獲得幸福感。

  木蘭溪水環境的整治,還要從2000年說起,那一年的5月,福建省召開了全省“一控雙達標”針對五江兩溪污染整治的會議。

  時任福建省環境保護局局長 李在明:“習省長(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脫稿講了很多他自己的理念思路,比如他說,那些肆意破壞環境的人無異於謀財害命。”

  時任中共莆田市委書記 葉家松:“當時習書記(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講完以後,我們也議了這件事,我的理解就是說水患治理完了,水污染得很嚴重,照樣不能用。化害為利,造福人民,這個水要能夠用,必須對水域進行治理,治理到以後(能)用的時候這個水才有價值。”

  當時,在長度僅僅105公里的木蘭溪兩岸,分佈著20多家高污染企業,4萬多一定規模的畜禽養殖戶,生活污水全部未經處理直接排到木蘭溪。

  這一次的包括木蘭溪在內的“五江兩溪”治理污染行動,被當時的福建省媒體稱為“環保風暴”。從那時起,在木蘭溪防洪工程順利展開,逐步實現水安全的同時,水環境污染的綜合整治也一步步開始實施。

  莆田市生態環境局副局長 林荔煌:“從90年代以後,我們總共退出了20多家排水量比較大、污染比較嚴重的企業,比如造紙行業、食品行業、印染行業。2011年出臺文件規定鼓勵園區外的這些企業逐步向園區內集聚,主要解決園區堶掛蒤蚢鵀穫V的集中控制和集中治理。

  隨著木蘭溪防洪工程建設的逐步完善,落地莆田的企業越來越多,但無論對新老企業,政府部門在環保領域的要求也越來越高。

  政府部門嚴抓嚴管,企業在十幾年的發展中也意識到了治理污染排放的重要性,逐漸變成自覺行為。

  治理污水排放,並不可能在短時間內一蹴而就,是一個社會性的系統工程,工業污水、生活污水,究竟往哪去?莆田市在2000年做出全面治理木蘭溪決定的時候,就已經在統籌規劃,那時候,全市還沒有一座污水處理廠。

  時任莆田閩中污水處理廠項目負責人 何金清:“當時習省長(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在福建率先提出建設生態省的戰略,要求各個地市都要建設污水廠、垃圾廠。當時莆田的財政十分困難,財政收入只有18億多,建設污水廠的資金難題相當大,連可研編制的經費都是欠著設計院的。剛好國家發行債券,擴大固定投資,省長就要求我們抓住這個機遇積極向上爭取資金,解決了資金的難題。”

  解決了資金難題,閩中污水處理廠的建設速度很快,到2001年11月,已經接近尾聲。

  時任莆田閩中污水處理廠項目負責人 何金清:“2001年11月,習省長(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來莆田檢查工作,到了污水廠工地來檢查,省長在檢查路上說到,現在他下鄉不看寬馬路、大廣場,要看污水廠、垃圾廠。因為污水廠、垃圾廠是城市發展的基礎,是必須優先超前配套的。當時他看完建設以後強調說,特別要重視管網的配套,因為管網同步建設就解決了當時污水廠行業的通病,就是廠區建完以後曬太陽。在竣工投產的時候,就實現了污水進廠達到6萬噸,當時這個廠是8萬噸。”

  經過十多年的建設,閩中污水處理廠規模逐步擴大,配套污水主管道近200公里,服務範圍90平方公里,日處理污水24萬噸,尾水達到了國家一級A的標準,不僅把城區生活和工業污水全部收集處理,還逐步延伸到周邊的農村。

  十幾年中,105公里的木蘭溪沿岸,已經有四座污水處理廠投入運行。在木蘭溪上遊的仙遊縣蓋尾鎮,有一個濕地公園,十個水池依次排開,每個池子堻ㄩ奡茧菑ㄕP類型的水生植物,不了解內情的人很難想象,這竟然也是一座污水處理廠。

  莆田市仙遊縣第二污水處理廠廠長 范示貴:“我們污水處理廠的水,水是達到國家一級A標準,這個水排入木蘭溪堶惇O符合國家環保要求的,但是磷跟氮排到木蘭溪媟|導致水生植物的大量增長,叫水體富營養化。”

  與其它污水處理廠不同,這座廠的選址在農村,距離木蘭溪僅咫尺之隔,有一定的地利條件,莆田市委市政府就提出,要規劃建設一個濕地公園。人工種植水草,吸收氮跟磷,降低對木蘭溪水體富營養化的影響。

  污水處理廠尾水達到一級A,已經是達到了污水處理廠尾水的高標準,很多人認為再建設一個濕地公園,沒有必要,可是莆田市委市政府卻並不這樣認為。

  福建省人民政府副省長、中共莆田市委原書記 林寶金:“總書記當年提出既要治理水災害,也要注重水環境的保護。木蘭溪的水,我們提出全流域都要達到三類水質以上。如果污水處理廠排出來以後直接進河道,就不可能達到三類水質。讓老百姓能夠有一個更好的水環境,不是為了完成任務而完成任務,大家就要想辦法,能夠提升,進一步提升。認識到位了,再往前邁一步,就可以做得更好。”

  當初,這座污水處理廠在拆遷徵地的過程中,曾經引起村民的強烈反對,政府不斷給村民做工作,還帶著村民去參觀其它污水處理廠,消除他們“談污色變”的疑慮,前後花費了一年多時間。而建成這個濕地公園,從通知到徵地結束,僅僅用了三天時間。現在,這個公園已經成為周邊村民們茶余飯後最好的去處。

分享到: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

  • 心養天地間 暢遊在通化
  • 大力推進水生態文明
  • 綠色生態之城 千姿幸福百色
  • 聯盟單位中國生態文明網
  • 聯盟單位世界自然保護聯盟
  • 聯盟單位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
  • 聯盟單位世界自然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