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不斷推進

2020-02-25 08:56:58  來源:人民日報  責編:陳晨

  伴隨著春天的腳步,從遼闊的北國到溫潤的江南,從沙漠戈壁到城市鄉村,各地又迎來了國土空間綠化的時節。經過幾十年的綠化,我國森林面積、森林蓄積量持續增長,目前人工林面積居全球第一,我國對全球植被增量的貢獻比例居世界首位。這背後,既有辛勤的汗水付出,也有精細的科技管護,更有熱情的全民參與。

  在新疆洛浦縣,種了十幾年樹的陳剛,欣慰地看到生態農業科技園的10萬畝綠洲不僅遏制了沙漠侵襲,還帶動了村民脫貧;在山西,50歲的秦日棟再也不用擔心春天會帶來漫天沙塵,林場18萬畝森林牢牢鎖住了綠色;在重慶,顏雪梅家樓下的荒坡變成了一個小花園,美觀實用。他們,是國土綠化的見證者,更是參與者。通過千千萬萬普通人的努力,我國的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得以不斷深入推進,我們的生活環境也變得更加美好。

  造林數量增加、質量提升

  從黃風擺浪 到松濤起伏

  講述人:山西桑幹河楊樹豐產林實驗局職工秦日棟

  我叫秦日棟,今年50歲了。我所在的林場叫金沙灘林場,屬於山西省桑幹河楊樹豐產林實驗局,種植面積18萬畝,地跨應縣、山陰、懷仁、渾源四縣,位於雁北同朔地區。

  上世紀90年代初,我剛參加工作時,連片的荒山堙A偶爾才會出現一片小葉楊。但屬於林業人的黃金時代很快就到來了。“三北防護林”“天保工程”等國家綠化工程啟動後,我們的造林任務從上世紀90年代初的每年幾千畝增加到數萬畝,管內的18萬畝很快栽種完畢。近幾年,我們又搭上了生態扶貧的快車,輸出造林技術,幫助綠化周邊縣域範圍內的荒山。比如在右玉,我們每年就負責栽種7000多畝。

  這20年,造林數量上來了,質量也在不斷提升。尤其是2008年以後,對這裡該種什麼品種、品種之間如何搭配,大家有了更加科學的認識。起初,我們為了追求快速覆蓋,普遍栽種好成活的“小老樹”,但現在,我們開始做減法,適當地間伐,針闊葉和灌木搭配起來,目的就是為了讓樹不僅長起來,還要長得好、長成材。

  這裡原來有句話叫“黃風擺浪”,形容春天起風時漫天沙塵的場景。可今天的金沙灘,春天風沙大為減少,一年四季各有風景。夏天時,到黃花梁森林公園,坐在山坡上,涼爽的風輕輕拂過,松濤起伏,讓人愈發敬畏自然的偉大。

  對我而言,30年的綠化歷程,也是人心沉澱的過程。從跨過雁門關開始,一路往北,都留下了我們奮鬥的足跡。這些年,我們幾乎每天都在山上,不是種樹就是巡護,對這山堛漱@草一木、走獸飛鳥,慢慢地都有了感情。有過由荒到綠的跨越,方知眼前一切得來不易,更要珍惜。

  沙漠戈壁建成生態農業科技園區

  苦幹加巧幹 治沙又致富

  講述人:新疆洛浦縣生態農業科技示範園區管委會副主任陳剛

  我叫陳剛,今年47歲,在新疆洛浦縣生態農業科技示範園區工作。春天到了,眼下除了防控疫情,我們也開始忙著做樹木養護了。

  洛浦屬於新疆和田地區。在和田,縣城基本都在一條線上,就是塔克拉瑪幹沙漠南沿、崑崙山北麓的315國道。新疆有句話:有綠色的地方就有人。塔克拉瑪幹沙漠邊緣時斷時續的綠洲,就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

  以前,我沒想到自己會成為種樹的人,更沒想到一種就是十幾年。但我感覺特別值。我所在的單位原來叫林管站,成立時我就來了。這裡離縣城大概20公里,是一個風沙“策源地”。沙包有的十幾米高,經常刮五、六級大風。沙塵暴一來,大白天二三十米內也看不見人。一年有七八個月的沙塵天氣,年降水量不足40毫米。

  當時提出在這兒種樹,很多人都覺得是天方夜譚——草都不長,樹怎麼能活?

  路是人走出來的。只要條件允許,前人沒幹過,後人怎麼就不能幹?從考察學習、專家論證到小面積實驗、科學規劃,2012年春天,縣委縣政府一聲令下,各族幹部群眾20多萬人展開會戰。大家早出晚歸,拖拉機、毛驢車齊上陣。一個馕、一壺水就是一頓飯,許多人甚至晚上睡在工地上。每年春秋兩季,一季幹一個多月。

  修路、打井,推沙包、拉滴灌。先種耐旱的紅柳、胡楊、梭梭,然後外圍種速生的楊樹,再種紅棗、核桃、管花肉蓯蓉、花椒等經濟作物。幾年過去,沙丘綠起來了,風沙小了。紅棗、花椒等賣了錢,農民收入也多了。

  現在,原來的沙漠戈壁上,已經建成了生態農業科技示範園區。這片綠洲長約12公里、寬約5公里,有10.2萬畝。在這裡,建起了脫貧搬遷易地安置村,還建了溫室大棚等設施農業區和畜牧養殖區。

  日子在一天天變好。每天看著成片的林帶、新建的村莊,看著人們安穩的生活,回想當年的荒涼,感覺真是實現了美夢一樣。治理風沙,吃多少苦、受多少累都值,好生態是汗水換來的。

  加強城市邊角地綠化治理

  綠化坡坎崖 精繡山水畫

  講述人:重慶市南岸區南濱路街道居民顏雪梅

  我叫顏雪梅,家住在長江邊上,推開窗戶,就能看到開闊的江景。相比看江景,我更喜歡去樓下的公園走走,花開時節姹紫嫣紅,好看得很。

  以前,樓下可不是這樣。重慶是個山城,原來小區旁邊是一片光禿禿的荒坡,有時還有人亂丟垃圾,臭臭的。鄰居們不滿意,向社區反映。

  去年夏天,有施工隊來清理荒坡。不久,南濱路管委會的一紙告示,讓大家喜上眉梢:這裡要建呼歸石花階公園。

  媽媽聽說這事以後,出門時,經常會去看看施工進度。雖然現在因為疫情防控需要,公園還沒有完全開放,但已經能看到荒坡大變樣了。陡坡仍在,草坪、花叢和灌木錯落有致,綠意盎然。一條水道穿園而過,下雨時,形成水潭,像串珠一樣。

  年前,有朋友來家做客,發現了樓下的“後花園”,拍了好多照片,誇我買房會挑地方。其實,我注意到,這兩年不光我們小區多了“後花園”,重慶很多地方都在這麼做。看新聞上說,重慶在做城市提升行動計劃,要把主城區300多個坡坎崖都美化起來,栽上花、種上草,變成綠地。再過兩年,要基本實現“推窗見綠、出門見景、四季見花、處處花香”。

  這個思路,我舉雙手贊成。重慶山多坡多,不方便建設,很多坡坎崖都荒著,或者一堆雜草,就像頭上長塊斑。現在好了,荒坡變成公園了。

  公園除了美觀,還很實用。花草樹木栽上後,空氣更新鮮,水土也能更好地保持。以後吃完晚飯,我們可以去散散步、看看江景。過些時候,外地朋友如果過來,我一定要帶他們去轉轉,自豪地對他們說:“勒(這)是山城。”(作者 喬棟 韓立群 劉新吾)

分享到: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

  • 聯盟單位中國生態文明網
  • 聯盟單位世界自然保護聯盟
  • 聯盟單位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
  • 聯盟單位世界自然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