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河村的林子更美了

2020-10-15 09:07:03  來源:人民日報  責編:陳晨

上河村的林子更美了

張福忠在山林 記者 李家鼎/攝

  “我上班去了啊!”老張猛踹一腳蹬子,突突突突,“火三輪”(當地對三輪摩托車的俗稱)打著了。

  “進山後,腳下要留神!”老伴劉清華一邊叮囑,一邊向車後拖鬥媔諵W水和乾糧。

  老張名叫張福忠,今年64歲,是吉林省汪清縣羅子溝鎮上河村的生態護林員,管護著村西北部5公里外的732畝山林。巡山是他的工作。

  長白山東麓,碧翠環繞,溪水潺潺。清晨時分,頗有涼意。“火三輪”的轟轟聲在靜謐的山林間迴響,水泥路蜿蜒通向深處,倒也平順好走。

  眼前這條路,張福忠不知走過了多少次。“生在這片山,吃著這片山,現在守著這片山。”張福忠說自己不善言談,可一提到山,話匣子就開了。

  靠山吃山

  在張福忠的童年記憶中,眼前的這片山就是樂園。“冬打狍子夏舀魚,春秋野菜挖不完。”

  上河村地理位置偏遠,過去到鎮上都要騎3個小時自行車,靠山吃山,是大多數人不得不做出的選擇。冬天,最低氣溫逼近零下30攝氏度,取暖不便,村民們就去林子奡M柴,“起初撿些枯枝爛葉,後來很多人進山時都背上了鋼鋸。”張福忠說,人多地少,糧食不夠吃,就有人把村旁坡上的天然林地推平,種上苞米。

  上世紀80年代,林場採伐隊來到上河村,給村子帶來了新活計。為了補貼家用,張福忠和村奡X個青壯年報名當上了林場的臨時工,“主要工作就是把原木上的枝杈修乾淨。”

  整夜整夜地加班,卡車一車一車地運,看著鬱鬱蔥蔥的山林漸漸變禿,張福忠心中有時也忍不住犯嘀咕。

  2006年夏季的一天,暴雨傾盆,由於村邊山坡上的林子被採伐殆盡,缺乏植被保護,洪水卷帶著石頭、枯木砸向地處低窪地帶的村莊,村邊的莊稼全泡了湯,村內也在轉瞬間成了一片汪澤,“牲口淹死了,水從窗戶沿流進了屋。”

  土坯房要重新修繕,種子化肥也需要錢,張福忠一下子掏空了家底。

  “這是山林子報復咱們了。”張福忠嘆了口氣。往後的幾年,大水總會不請自來,村口小岔河泥沙堆積,河道窄得一腳就能跨過去。

  很多人都進城打工了。是走還是留?“種了一輩子地,去城堣]只能出膀子力氣,混不出啥名堂,更何況咱家情況還特殊……”兩口子思前想後,還是決定留下。

  看山護山

  原來,劉清華有一個妹妹,自打出生就有先天智力缺陷,完全沒有自理能力,岳母臨終時將她託付給張福忠家。“都是一家人,咋可能不管?”張福忠的忠厚孝順,在上河村有口皆碑。

  張福忠兩個兒子,那時老大剛上高中,老二又上小學。上山伐木,下地種田,可一年年下來,口袋還是鼓不起來。重壓之下,張福忠患上了冠心病,醫藥費又是一筆不小開銷。

  2015年,吉林省全面停止天然林商業採伐,大山漸漸恢復寧靜,可這也意味著張福忠的收入減少了。2016年,扶貧工作隊進駐上河村時,張福忠被識別為貧困戶。

  生活的轉機卻也隨之而來。“張福忠,我看你身體還算結實,要不給你介紹份工作?”駐村第一書記曹玉保笑著推開張福忠的家門,“縣埵b招聘生態護林員,你對這片山熟,準沒問題!”

  “過去砍樹掙鈔票,現在看樹還給發工資?”別看張福忠嘴上將信將疑,可心堳o跟明鏡似的,“早就該管啦,是我們這代人虧欠這片林子太多。”

  沒過幾天,縣林業局就組織張福忠和同村14名貧困戶進行了培訓。如何尋找珍稀植物品種,哪最容易找到盜獵者下的夾套,遇到野生猛禽該怎樣處置……張福忠一筆一畫記在本子上,每天晚上還要給老伴默背幾遍加強記憶。

  縣媯麂C位護林員都上了意外傷害保險,發了專屬的紅馬甲和袖標。為了保證出行安全,張福忠和同村兩名村民組成一隊,每次上山都是結伴而行。

  這兩年,附近的盜伐現象基本消失,逮野物的套子也被清理得差不多了,防火就成了張福忠的主要工作內容。進山路上,他一步一低頭,仔細打量腳下是否有煙頭等火種。去年一年,張福忠就排除並上報了20多處火災隱患點,年末還評上了先進。

  享受巡山

  “爸,新聞說隔壁鎮子老虎都竄到人家菌包地堨h了,你可要當心啊!”大兒子打來電話叮囑。

  2017年,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管理局成立,上河村周邊林場也被劃歸入公園試點範圍。持續的生態修復下,山林媯o現了老虎,相關部門近年來陸續又監測到10隻東北虎幼崽。“這說明我們的工作沒白幹!”張福忠說。

  張福忠的日子越過越踏實。村旁變禿了的坡地種上了人工林,村埵A也沒挨過淹;地全包給了村上的農機合作社,代耕、代種、代收,一水兒的機械化,年底只等分紅;政府投資危房改造,一家搬進了水泥房;新農合報銷了80%的醫藥費……

  2018年,張福忠脫貧了。

  “小康看自己。”生態護林員的工作和土地分紅能給老兩口每年帶來3萬多元的收入,張福忠還參與了村上的養雞和木耳項目,一年下來又能多1萬多元。

  更大的踏實來自巡山。“每次進山要走4個來回,一天要走30多堙C”起初還覺得有些累,可時間久了,張福忠漸漸尋回了與青山綠水打交道的樂趣。

  “你瞅這棵大紅松,現在都長成兩個我這麼粗了!有一年採伐隊進山要砍它,那時候它還細溜,被我攔下了。”張福忠的手機屏保便是這棵他護了多年的老紅松。巡山累了休息時,他就會打開家庭微信群,和大家一起看看小孫子的短視頻,家庭群的名稱是張福忠起的,就叫——“家和興旺”。

分享到: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

  • 聯盟單位中國生態文明網
  • 聯盟單位世界自然保護聯盟
  • 聯盟單位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
  • 聯盟單位世界自然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