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編代碼到治黃沙

2020-01-07 10:01:44  來源:人民日報  責編:陳晨

  從一名北京中關村的程序員,到家鄉甘肅臨澤的治沙大戶,賈其煜的人生來了次極速轉折。在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的政策鼓勵下,他開始了在沙漠植綠、發展沙產業的創業之路。

  12年過去,林場不僅築起了一道防風固沙的屏障,還通過解決就業、發展肉蓯蓉種植等,帶動了當地村民脫貧,讓致富的路越走越寬。

  12年來,每當賈其煜站在一望無際的梭梭林中,他總會想起決定回家鄉創業的那個下午。從北京到甘肅臨澤、從程序員到治沙大戶,在那之後,賈其煜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12年前,賈其煜在多地工作、生活過:賣過電腦、賣過蘋果,在公司當過文員、在文化宮幹過燈光師,之後輾轉武漢、重慶、深圳等地開發軟體,最終在北京中關村寫起了代碼,製作、設計手機應用軟體和小遊戲,收入很可觀。

  2007年底,賈其煜厭倦了高強度、超負荷的工作,決定回鄉創業。到現在為止,41歲的他,已經在甘肅臨澤縣巴丹吉林沙漠中累計種植了近3.9萬畝梭梭林,其中1.8萬畝嫁接了肉蓯蓉,累計帶動上百戶貧困戶脫貧。

  環境變美了——林場向沙漠腹地挺進了14公里

  臨澤縣平川鎮黃家堡村以北的“蔥蓉林場”,梭梭林密密麻麻。難以想象,十多年前,這裡還是黃沙肆虐的沙漠腹地。

  臨澤縣位於河西走廊中部、巴丹吉林沙漠南緣,屬於西北內陸乾旱荒漠氣候區。全縣沙漠戈壁面積1828平方公里,佔總面積2/3以上,生態環境極為脆弱,是一個完全依賴於林業生態屏障保護的沙區農業縣。

  2008年,甘肅將臨澤列入首批集體林權制度改革試點縣。當地按照“生態受保護、產業得發展、林農得實惠”要求,大力開展以林權流轉、林權抵押貸款、林下經濟發展等為主要內容的集體林權制度綜合配套改革。彼時,剛剛返鄉的賈其煜正在苦尋發展項目。

  “決定回家之前,我把想法跟父母一說,他們都不同意,說好不容易在大城市安了家,咋能再回來!”賈其煜回憶,當時只有妻子支持他。幼時家鄉風沙肆虐、農作物被風打沙埋的景象常常浮現在眼前,賈其煜心中萌生了向沙漠進軍、發展沙產業的想法。

  “聽說林權改革試點後,我有點心動,但還是拿不準。為此,還專門跑到清華大學去找專家諮詢相關政策。”賈其煜說,之後這個信念更加堅定。很快,他就流轉了黃家堡村、西柳村的9000多畝林地林權。從2009年到現在,平均下來,賈其煜的林場每年都要種植3000畝、100多萬株梭梭樹。眼下,林場面積已達38800畝。

  賈其煜的林場,已經向巴丹吉林沙漠腹地挺進了14公里。車行其間,只見梭梭、駱駝刺、花棒等沙生植物迎風輕舞,頑強生長,“梭梭樹固沙作用很明顯。你看,每棵樹周邊的沙地都已經比較穩固,沙子上邊有了土壤結塊”。

  據臨澤縣自然資源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張志新介紹,經過多年努力,截至目前,臨澤全縣人工林保存面積55萬畝,此外,臨澤還封育荒漠植被38萬畝,建成了南中北3條阻沙林帶,長度達187公里。在當地,像賈其煜這樣的治沙大戶,成為生態扶貧重要的帶動力量。

  貧困戶富了——種植肉蓯蓉,每公斤能賣20多元

  流轉沙地後不久,臨澤縣林業局組織賈其煜等人到新疆參觀考察。在那堙A賈其煜遇見了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劉銘庭。

  “那時,劉教授已經研究出在紅柳、梭梭樹下嫁接肉蓯蓉的方法。”賈其煜說,肉蓯蓉寄生在紅柳或者梭梭樹根部以下60到80厘米處,既能活血,又提高人體免疫力,被譽為“沙漠人參”。

  從2011年開始,賈其煜在梭梭樹下嫁接肉蓯蓉,現在面積已有1.8萬畝,“肉蓯蓉一次嫁接可以採摘20年。它的產量取決於梭梭樹的長勢。我們做過沙質檢測,在含鹽量1%至3%之間時,梭梭樹長得最好,肉蓯蓉產量也最高。肉蓯蓉在開花前要挖出來,藥廠有人來收,鮮貨一公斤最低20元”。

  “每天工資80到100元不等,用工高峰期時一天有200多人。”賈其煜說,這些工人都來自周邊農村,絕大多數是貧困戶。

  隨著林場面積越來越大,周邊農民也多了條賺錢門路。不算臨時用工,蔥蓉林場現有正式職工8人,其中5人是貧困戶。負責用工調度的王懷建說,“我在這兒上班,每個月3000元工錢。栽樹、嫁接、灌溉、打藥,林場一年四季都在用工,尤其是3、4月份肉蓯蓉收穫的時候。”

  其實,剛開始為了吸引貧困戶學習技能,賈其煜特地準備了米麵油、化肥等物資。但沒想到,有的人來聽完課,提了米麵油就走,最後願意留下來培訓的不到1/3。前後花了好幾萬元,賈其煜琢磨過來,真正想學門技能的貧困戶,不給東西他也來學;不想學的,給再多東西也是拿完就走。隨後,公司就轉變策略,專門針對有需求的貧困戶開展培訓。

  對上門請教種植、嫁接技術的農民,賈其煜來者不拒。肉蓯蓉種子一斤1萬元,可他仍然堅持免費提供。有貧困戶擔心銷路,他承諾按市場價格回收,“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要讓鄉親們脫貧,歸根到底是讓他們能有長期獲得收益的門路。”

  蔥蓉林場現任場長姚興國是個90後小夥子,他家原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外表看起來有些柔弱的他,2013年做了先天性心臟病手術,“花了不少錢,家中有十來畝地,生活主要靠父親打零工”。2016年4月,姚興國來到林場上班,現在每月工資4600多元,他父親也流轉了100畝沙地種植梭梭樹。“前年開始嫁接肉蓯蓉,蔥蓉林場免費提供了2斤種子。2019年是第一次收穫,總共400公斤,全由林場回收了,賣了1.4萬元。”姚興國說,現在,他們家已經成功脫貧。

  粗略估算,在賈其煜帶動下,已有上百戶貧困戶成功脫貧。臨澤縣治沙試驗站站長楊向剛說,“這種模式,既保護又利用,既治沙又致富,既造林又造景。”

  出路更多元——深加工 延伸產業鏈 提高效益

  進入林場不遠,在梭梭樹苗基地西邊,是一個養殖場。見到生人靠近,一對2米多高的鴕鳥立即飛奔過來,作勢啄人。

  “現在養了鴕鳥、羊駝、馬、羊等,規模並不大,主要是試驗下能否適應我們這兒的自然環境和氣候。目前來看,效果還不錯。”賈其煜琢磨的是,沙產業並不局限于種植業,還應拓寬門路,比如搞養殖業和旅遊業。

  從2018年開始,賈其煜決定不再向藥廠出售肉蓯蓉,“2018年19噸、2019年20噸,我們全部冷凍了起來。”

  為什麼?圍繞大健康產業做文章。賈其煜謀劃,將來肉蓯蓉不僅能做藥,還能做成保健品。“只有做深加工、延伸產業鏈,才能提高效益。目前,深加工廠房也已經建好,正上提取設備,接下來我們準備申請相關認證。”他說。

  截至目前,臨澤縣像賈其煜一樣從事沙產業開發的私營企業和個體經營大戶達到60家左右,分散經營農戶2000多戶,全縣沙產業年產值達4億元。張志新介紹,該縣縣委每年出臺的1號文件中都對發展沙產業的企業、個人進行獎補,每年獎補資金都超過1000萬元,已經連續10年。除此之外,還有林業貸款貼息、沙產業用地快速審批等政策激勵。

  12年來,賈其煜已經累計投入了4800萬元,但回報還並不明顯。“沙產業本身就是一個投入大、回報慢的產業,劉銘庭教授已經幹了幾十年,我這點時間,還短著呢。”賈其煜說,俗話說“十年樹木”,公司目前仍處於成長髮育期,但已經收到了很好的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將來肯定也差不了,“總有一天,這裡會變成集種植、養殖、旅遊觀光為一體的沙產業綜合體。”(作者 付文)

 

分享到: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

  • 心養天地間 暢遊在通化
  • 大力推進水生態文明
  • 綠色生態之城 千姿幸福百色
  • 聯盟單位中國生態文明網
  • 聯盟單位世界自然保護聯盟
  • 聯盟單位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
  • 聯盟單位世界自然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