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IT頻道  >  業界資訊  > 正文

頻譜稀缺的5G 看到希望了?

2018-04-23 18:36:41 | 來源: 科技日報 | 編輯: 朱安娜 | 責編: 韓俁
分享到:

  雖然北上廣等一線城市還未接到通知,但隨著中國聯通一些省公司2G退網工作的推進,2G網絡正在加速退出歷史舞臺。

  儘管其他兩家運營商就2G退網工作未予置評,但將2G、3G網絡用戶遷移到4G網絡的工作早已展開,只是與當年一刀切式的模擬網轉數字網不同,用戶遷移難以一蹴而就,2G退網工作也並非僅為5G而動。

  技術老、成本高  2G退網成必然

  中國聯通之所以在各省開展2G用戶換機工作及基站減頻工作,一方面是為了向用戶提供質量更好、速度更快的網絡服務,另一方面也是出於自身發展的需要。

  “雖然2G網絡提供的服務在逐步減少,但維護成本卻沒有降低,2G所佔頻譜資源從某種角度看也是一種浪費。”4月16日,通信行業專家柏松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說,以中國移動為例,僅2017年上半年設備的折舊費和維護費就佔了全部收入的34.8%,運營商的成本負擔可見一斑。隨著5G的臨近,未來運營商無疑將付出更高的成本。

  柏松說:“從技術和業務的角度來看,與4G相比,2G網絡不僅基站技術過老、能耗過高,2G用戶的消費慾望也普遍較低。其ARPU值(月均消費額)不足4G用戶的1/3,將2G用戶轉化為4G用戶對運營商來說無可厚非。”

  因此,關停2G網絡成為國際主流運營商的選擇。目前,全球已有超過20家運營商陸續關閉了2G網絡,完成了用戶遷移。

  “儘快讓2G用戶遷移至4G,是三大運營商早就在推行的重要任務。”柏松認為,2G退網後,其優質頻段可被重新利用。將2G頻譜用於4G網絡以及NB—IoT網絡(Narrow Band Internet of Things,窄帶物聯網)的建設,可以降低網絡建設成本。

  事實上,2016年3月底,中國聯通董事長王曉初就透露,將通過加大終端補貼力度,推動中國聯通1億多2G用戶轉網4G,當年計劃投入價值590億元資源用於用戶4G轉網。

  “其實,另兩個運營商也沒閒著。”4月16日,通信行業獨立分析師付亮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說,總體來看三大電信運營商都在逐步將2G、3G資源向4G轉移,但各家採取了不同策略,目的都是為了提高資源利用率。

  據付亮介紹,2017年中國電信就實現了800M頻段的重耕,根據網絡負荷將原來2G、3G的800M頻段轉給4G、物聯網等使用。

  用戶量龐大  遷移工作難以一蹴而就

  2G退網或將用戶向4G網絡遷移,轉網工作雖已迫在眉睫,但很難一步到位,還有很多複雜情況等待運營商解決。

  據三大運營商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2月底,中國移動的移動用戶總數達8.95億,其中2.33億為非4G用戶;中國電信的移動用戶總數達2.59億,其中6300萬為非4G用戶;中國聯通移動用戶總數達2.90億,其中非4G用戶1.03億。

  “在我國14.44億的總移動用戶中,尚有3.99億2G、3G用戶,佔比超過27.6%;其中2G用戶接近3億,約佔手機用戶總數的25%。理論上來說,2G退網,只支持2G網絡的手機和那些還只使用2G網絡的用戶無疑會受到影響。”柏松說。

  雖然用戶會受到影響,但運營商已有對策。4月13日,中國聯通在官方微博刊文表示,用戶不用擔心關停2G網絡會影響通話,中國聯通會採取免費更換手機卡、贈送體驗流量、優惠購機等多種措施,協助現有2G客戶升級為4G。

  付亮說:“2G手機出貨量仍佔到國內月手機出貨量的5%,約20%的用戶還停留在2G網上(手機不支持3G、4G或雖然手機支持但未開通),通過直接關閉基站,將用戶向4G‘趕’的做法並不可取。這很可能招致用戶的投訴。”

  付亮認為,更合理的做法是,電信運營商提出關網申請並經主管部門同意後對外公佈關網時間表(關閉時間至少在公佈一年後)。同時,通過充話費送4G終端或其他方式,在不影響使用的情況下完成從2G或3G網絡向4G的升級。如果用戶拒不升級,電信運營商也可解除合約,不再為其提供服務。

  “我國電信運營商對用戶遷移問題一直非常重視,對他們來說,每個用戶都是必爭的資源,容不得任何的流失。”柏松說,運營商會有相應對策幫助用戶完成遷移,儘量減少變更負擔。

  頻譜重耕道阻且長  惠及5G尚需時日

  作為一種稀缺資源,頻譜資源被廣泛應用在通信、交通、航天、廣播等領域,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將優質的頻段用於3G、4G乃至未來的5G,提高網絡資源的利用率,是業內對2G退網的普遍看法。

  原國家無線電頻譜管理研究所高級顧問何廷潤撰文指出,隨著4G移動通信系統的廣泛應用,原用於2G與3G的頻譜將進入重耕階段,包括2G網絡的800—900MHz和1700—1900MHz、3G網絡的1.7—1.8GHz和1.9—2.1GHz等頻段。但由於三大運營商的網絡應用情況存在差異,頻譜重耕的方式也將更為複雜。

  何廷潤建議,我國應儘早釋放700MHz的頻譜資源。從全球範圍來看,美國、英國、法國等國早已邁開重耕700MHz頻譜的步伐。2018年1月,比利時、法國、德國、盧森堡、瑞士和荷蘭的代表簽署了一項多邊協議,通過了將在邊界使用700MHz頻段的政策。2017年4月,歐盟理事會確定了到2020年移動運營商使用700MHz頻譜的時間表。

  何廷潤表示,在國家推進建設網絡強國的背景下,頻譜資源己成為不可或缺的戰略資源。科學而高效地利用頻譜資源,是用頻者必須遵守的原則。

  2016年底,工信部發佈《關於同意中國聯合網絡通信集團有限公司調整部分頻率用於LTE組網的批復》,同意中國聯通提出的重耕2G、3G頻率資源用於4G網絡的請示。2017年初,中國聯通開始在部分省公司啟動2G退網工作。

  2018年4月3日,中國移動獲發FDD牌照,但目前工信部暫未許可中國移動重耕2G頻率用於4G網絡建設。柏松說:“對中國移動而言,2G退網頻率暫時只能用於物聯網,而非數據業務,頻譜重耕政策並未完全鬆綁。”

  柏松說:“對電信運營商來說,頻譜是未來5G建設的關鍵資源,2G退網後,原用於2G的優質頻段是否可以被重新用於4G網絡、物聯網,乃至5G,對電信運營商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雖然即將到來的5G在網絡速度上相比4G網絡將有很大提升,人們對它的應用有很多期待,但2G退網並不只關乎5G。”(劉 艷)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