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冰雪 > 正文
隋文靜/韓聰:追夢無悔 百煉成鋼
2020-11-10 09:05:53來源:新華網編輯:喻露

  新華社重慶11月9日電(記者李嘉、牛夢彤、丁文嫻)化菕B熱身、訓練、上冰,隋文靜和韓聰依次做來,一絲不茍。雖然因傷病恢復原因不能在花樣滑冰大獎賽中國杯的賽場上一展身手,但兩人非常珍惜來到賽場的機會。

  這對雙人滑選手搭檔已是第14年,走過平淡無奇的訓練歲月,也經歷過滿身傷病的失意時光,從2010年世青賽年少成名,到平昌冬奧會銀牌、兩屆世錦賽冠軍,鏡頭下每一個冰場上的高光時刻背後都是無數次的咬牙堅持。傷病對他們而言只是通往終點目標路上的小考,是百煉成鋼必經的歷練。

  談到傷病,隋文靜認真地說:“我們兩個的身體條件都不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也不是非常適合滑冰的,很多人也都這麼說,畢竟我們身高都不高,身高差也不大,但是我們能走到今天肯定是付出了超過常人的努力。那麼大訓練量自然會帶來一些傷病,但是我們每當完成一個突破的時候,心堿O很滿足的,人生都是歷練來的。”

  隋文靜性格堅強而直爽,滑起冰來不要命,傷病也多。2015年她接受了雙腳腳踝修復手術,“我都不知道我還能不能走”,從沒怕過的她一度非常擔心。經過漫長而艱苦的恢復,2017年世錦賽,兩人用一曲《憂愁河上的金橋》為中國雙人滑奪得了闊別7年的雙人滑金牌。然而考驗不斷,2018年平昌冬奧會摘銀後,隋文靜才知道自己冬奧會期間一直在痛的右腳是應力性骨折,隨後她接受了手術,錯過了大半個賽季。但誰也沒想到,兩人竟在2019年世錦賽上演了王者歸來,再度奪冠。

  今年世錦賽因疫情原因取消後,韓聰回國接受了髖部手術,雖然恢復得很好,但中國杯還是趕不上進度,不得不忍痛放棄。

  隋文靜笑著說:“我第一時間去看他,發現他都能拄著拐走路了,嚴重度照我差不少。我就沒有太擔心他。”

  韓聰更是雲淡風輕:“我的傷病從手術角度來說不難做,問題不是特別嚴重,我也很有信心。接下來的康復需要慢一點點,因為有一些周圍組織的撕裂和損傷需要多一點時間修復。”

  “隨著滑冰生涯的不斷前進,傷病讓我學到了很多。”他隨後坦言,“我現在對自己的身體有一個更好的感受和了解。解決傷病是運動員應該具備的一個態度,有傷病也不全是壞事,不要懼怕它,而是要站起來解決它,這些經驗對以後的訓練也有幫助。”

  韓聰術後恢復的幾個月,隋文靜隨隊去三亞轉訓。為了不讓動作生疏,就像韓聰曾經借女伴練托舉一樣,她也不得不求助於男選手進行雙人滑訓練。

  “我第一個男伴是教練(趙宏博)。”隋文靜開心地說,“教練舉了兩天,說我這胳膊真酸啊。後來和一些小雙(雙人滑)的男伴也做了一些螺旋線,可能有體重的差異,感覺他們的勁大一點。通過和別人練習,我發現了我們的不同和優勢,同時也發現了我們需要提高的地方。沒有舞伴,只能力所能及地練好自己。”

  距離2022年北京冬奧會還有一年多。時間緊迫,但兩人看起來胸有成竹。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克服身體的傷病,再就是克服地心引力,如何跳得更高、拋得更遠。”隋文靜說,“我們需要提高動作質量,但我們更需要的是順順利利地走到奧運會的賽場上。”

  她說,花樣滑冰這種競技和藝術兼顧的項目,每一個動作都很精細,要集中精力避免每一次意外和失誤,專注完成每一天的計劃,才能走上奧運賽場。

  韓聰也說:“站到賽場上是第一步。在每天的訓練中每個技術動作都要心埵釧陵臐A都要高質量完成,這是我們接下來要儲備的。”

  2020年註定是不同的一年,隊伍因疫情原因一直封閉訓練。“嚮往自由”的隋文靜想當“斜杠青年”,她愛上了上網課,學書法、聲樂,拍漢服照,不僅豐富了她的生活,還給她的動作編排帶來更多靈感。

  抓緊一切時間恢復的韓聰總是覺得時間不夠用。“我不覺得封閉訓練很枯燥,而是很有動力、很有激情地去抓緊每一天時間,根據自己的情況去不停地調整每天的訓練。再有時間就看看書,玩玩遊戲休息一下。”

  小隋活潑,韓聰沉穩,兩人相差3歲,攜手同行第14年,關係早已像親人一樣,信任中有默契。

  隋文靜一直開玩笑地稱韓聰為“二爸”,說他現在還是一樣“操一些沒用的心”;韓聰則欣慰地表示小隋成長了,“有一些事情我可以放手了,要不太累了”。

  “我們訓練中、生活中遇到的困惑都會互相溝通,並且溝通得越來越好。這些年過來我們更加能摸得清對方的性格,也能夠更好地配合,合作共贏,向我們共同的夢想努力。”隋文靜說。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