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冰雪 > 正文
中國運動員北京冬奧會目標鎖定全面參賽 “做最好的自己”就是主場風采!
2021-02-07 09:05:57來源:中央廣電總臺國際在線編輯:王悅陽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彭延媛):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倒計時已經進入最後12個月。在籌備工作順利推進的同時,中國冬季項目運動員也在想方設法克服疫情帶來的種種影響,為參加主場冬奧會而刻苦訓練。中國雖然不是冰雪運動的強國,但運動員們將以各種方式展現“主場風采”。

  冬奧會倒計時一週年之際,不滿18歲的自由式滑雪運動員谷愛淩受國際奧委會邀請,為倒計時宣傳片配音。就在上周,她首次參加世界極限運動會,就在坡面障礙技巧、U型場地以及大跳臺項目媕繸o了兩金一銅的好成績。不過,這位已經被斯坦福大學錄取的冬青奧會冠軍有著更重要的目標:“為了備戰北京2022年冬奧會,我要推遲一年上大學,這樣,我的訓練時間就會更多了。”

  谷愛淩從小生活在國外,但每年都會回國。這屆冬奧會申辦成功時,她正在北京,切身體會到人們對主場冬奧會的巨大熱情,也開始萌發代表中國參加冬奧會的夢想。如今,身為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谷愛淩距離夢想成真近在咫尺,但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她的訓練:“大家都在家堙A我缺乏出去正常訓練、滑雪的時間。但我還是在家訓練,每天有好幾個小時。有體能訓練,包括跑步。還有核心訓練,對滑雪來說,能翻、能滾、在空中都是用核心的力量。然後也有重量訓練,因為沒有能舉的東西,我就常用牛奶或者抱一本很重的書,抱著它做深蹲……我在家堻ず唌A每天都要想一下,2022年最大的期待就是做最好的自己,希望能拿到好成績。”

  過去一年,為迎接主場冬奧會而刻苦訓練的中國運動員都有和谷愛淩類似的經歷,那就是在疫情的巨大陰影中、想盡一切辦法為更好的備戰冬奧會創造條件。

  對平昌冬奧會花樣滑冰男單第4名獲得者金博洋來說,現在本來就是冬奧會前最關鍵的備戰時段,但疫情直接阻斷了國際旅行,最重要的節目編排只能日夜顛倒的通過網絡視頻來進行。他說:“有時差,前兩天的網絡設備也沒準備好,編排時候卡得跟馬賽克一樣。3天后,開始慢慢適應。以前,編舞老師都是一對一去給你看各種細節,更近距離的去欣賞你的每個動作。今年不一樣,由於網絡延遲,很多細節看得就不到位。這也是新挑戰。我們一般都在晚上9點半到淩晨1點半編排,白天再睡覺,下午再訓練,接著繼續編排。”

  金博洋認為,疫情期間的歷練磨煉了自己的意志,這是對主場冬奧會最好的準備。

  疫情中斷了比賽,擾亂了訓練,有些運動員還得面對傷病困擾。平昌冬奧會花滑雙人滑亞軍韓聰在此期間就做了髖關節手術。為了在主場有更好的表現,他和搭檔隋文靜還要做更多:“這幾年,老傷還是比較多。所以要一點點把隱患消除掉,為明年冬奧會打好基礎。這樣,今年後半年和明年的訓練量才能提高,我們才能有更好的身體狀態去完成訓練任務。對冬奧會來說,這是很重要的!”

  谷愛淩、金博洋、隋文靜/韓聰都是有爭奪獎牌實力的選手。但整體而言,儘管在夏季奧運會上創造過無數輝煌,中國卻不是冬季運動強國。如鋼架雪車等一些小項,甚至是在申冬奧成功後才開展的。因此,中國體育界為北京冬奧會提出的目標是“全面參賽”——只有每項比賽都有本國運動員參加,才能最大限度激發主場的觀眾熱情,推動這些項目在中國的發展。

  比如跳臺滑雪,歷史上,中國選手只參加過兩次冬奧會。第一次以配額參賽,2018年平昌冬奧會,才由常馨月通過預選賽晉級並獲得女子標準臺第20名。如今,跳臺滑雪國家集訓隊的成員都在為獲得參賽資格而奮鬥。今年20歲的隊員宋祺武說:“跳臺滑雪可能看著就是一跳,但堶悼是細節。我們每天訓練完以後,都是用放大鏡一樣在視頻塈鉿菑v動作的錯誤,然後一點一點的去糾正。有時候,要使一個動作有小小改善,就得花上百天甚至更久的時間。”

  獲得過兩枚短道速滑金牌的中國首位冬奧冠軍楊揚,目前擔任冬奧組委運動員委員會主席。她這樣評價“全面參賽”的意義:“在申辦冬奧會成功以後,有三分之一的冬奧項目尤其是雪上項目,我們都還沒開展。提出這樣的目標就意味著,所有項目我們都要開始嘗試了。這是我們的態度。因為我們的另一個目標是推動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就是要大力推廣冰雪運動。全面參賽是符合這個大目標的要求。在北京冬奧會上,起步晚的項目能夠參賽、優勢項目能獲得較好成績的話,作為運動員,我會感到很驕傲。”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