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排球 > 正文
冠軍的心,勇敢而執著——專訪“金牌教練”王寶泉
2021-02-19 09:00:49來源:新華網編輯:王悅陽

  新華社天津2月18日電 題:冠軍的心,勇敢而執著

  ——專訪“金牌教練”王寶泉

  新華社記者

  在史無前例地奪得隊史第13個全國女排聯賽冠軍後,天津渤海銀行女排僅僅休息了幾天,便開始了新的封閉訓練,向新的冠軍發起衝擊。

  刻苦訓練、爭取冠軍,是這支“王者之師”每個賽季堅定不變的追求,更承載著“排球之城”天津的無限期許和熱愛。

  “對於我們來說,拿了第二名,就是失敗。”“金牌教頭”王寶泉帶隊20年來兢兢業業又戰戰兢兢,只有他最清楚,榮譽和金牌的背後,有多少超負荷的訓練,有多少超乎尋常的壓力。

  “13冠王”的秘籍

  寒冬,天津復康路的天津女排“大本營”,姑娘們揮汗如雨。站在場邊的王寶泉神色威嚴,指揮若定。

  雖然剛剛成就了“13冠王”,但他對隊員在聯賽中的表現並不完全滿意,希望利用這段時間的訓練改善一傳和防守。“聯賽中我們的一傳並不穩定,防守也不如從前。”

  永不滿足的王寶泉在每個賽季結束,都會復盤比賽,找問題、補短板、再提高。他希望自己的球隊無懈可擊。

  況且2021年陜西全運會近在眼前。“全運會我們的首要目標肯定是小組出線,然後在決賽階段爭取好成績。”王寶泉說,全運會四年一屆,每支隊伍都很重視,江蘇、山東、遼寧、上海等隊伍的實力都很強,競爭會非常激烈。

  “但是,我們的目標不會變,會排除一切困難,把比賽打好。”他說。

  天津女排成年隊在連續奪得三屆全運會冠軍後,2017年的天津全運會卻沒能在家門口衛冕。奪回這枚丟失的冠軍獎牌,是天津女排今年的最大目標。

  不斷給自己定目標,讓天津女排在獲得一個又一個冠軍後依然保持著對勝利的渴望。

  “日復一日地訓練確實很辛苦,也很枯燥,但只要我們確定了目標,就會有動力和壓力,就會克服一切困難去訓練。”王寶泉說,競技體育就是這麼殘酷,拿完冠軍就成了過去,走下領獎臺一切都歸零,接下來還有新的比賽去廝殺、去爭冠。

  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大量訓練、細緻備戰,是奪冠的前提。在很長一段時間堙A王寶泉都被稱為“魔鬼教練”,他對管理和訓練非常嚴格,甚至是苛刻和嚴酷——一個球防守不到位就加練數個;一場比賽打不好就取消整個假期;小傷小病不能耽誤訓練;不少隊員被他訓哭。

  “比賽是訓練的一面鏡子,訓練的效果會直接體現在比賽中。”王寶泉說,打比賽就跟打仗一樣,沒有同情和眼淚;平時練得苦、多流汗,戰時才能少流血、少失敗。

  更重要的是,他希望通過近乎殘酷的訓練,磨煉隊員的意志品質。“頑強的作風不是口頭上說,而是平常積累而成的,更是‘逼’出來的。”在王寶泉看來,人的潛力很大,惰性也很大,競技體育追求的是超負荷的極限,需要外在的壓力。

  如今,天津女排已成為中國排壇“打不死的小強”,沒有球隊願意與其糾纏到第五局。領先的球隊也不要高興太早,天津女排總能讓你領教什麼叫“無逆轉,不天津”。與中國女排精神一脈相承的天津女排精神——“銳意進取、迎難而上、頑強拼搏、爭創第一”,被天津各行各業廣泛學習。

  王寶泉的訓練方法也別出心裁——提升網的高度,鍛鍊進攻和攔網隊員的彈跳高度;用男隊員打模擬比賽,增強實戰性的同時,讓隊員適應對手的高度和力度;玩類似于足球的“遛猴”遊戲,增加趣味性的同時提升隊員的快速反應能力;因材施教,針對隊員的短板技術專人專練……

  如履薄冰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2003年天津女排首奪全國聯賽冠軍,開啟屬於自己的“霸權時代”的同時,也將自己推向“非贏不可”“拿第二就是失敗”的軌道,其間的煎熬和壓力,非常人能想象和承受。

  如今回首這10多個聯賽冠軍,每一個都很珍貴、來之不易,但王寶泉最為珍視、記憶最深的是第一個。

  2003年1月25日,當時的“大黑馬”天津女排過五關斬六將與奪冠熱門八一隊會師決賽。比賽跌宕起伏,前四局戰成2:2,決勝局天津女排以3:8落後,非常被動,但姑娘們並沒有放棄,一分一分苦追,硬是將15分制的決勝局打到了23分,最終天津女排先後挽救8個賽點,以25:23獲勝。

  這場讓天津球迷津津樂道、長久回味的勝利,也是王寶泉擔任天津女排主教練後迎來的最幸福時刻:“第一次率隊奪冠,確實很特別。隊員們把我高高拋起的那一刻,我覺得一切付出都值得。”

  此後,王寶泉和天津女排不斷延續高光時刻。到2005年,天津女排已經取得聯賽三連冠,這年的全運會,似乎沒有理由不拿冠。

  為此,他帶隊在薊州基地進行“魔鬼訓練”。“訓練非常刻苦,我對隊員的要求真的是苛刻、嚴厲,很多隊員受不了。跟隊員的關係也到了比較僵的程度。”王寶泉說,若是最終沒拿到金牌,可能師徒矛盾會進一步惡化。

  最終天津女排如願以償。拿到冠軍的一剎那,“鐵帥”淚流滿面。

  執教天津女排20餘年,王寶泉都是這麼戰戰兢兢過來的。有了第一個冠軍,大家就希望有第二個;習慣了勝利,輸球就不被接受;就算拿了第二名,也意味著失敗。

  重壓之下,王寶泉有時也覺得很累,感到煩躁,也會發牢騷、訓隊員。“有一段時間,我可能真的有些抑鬱症。這種壓力是身體上、心理上、精神上的,我能堅持下來相當不容易。”王寶泉說。

  天津女排隊員身體條件不突出,王寶泉就在“細”上做文章,制定了“快速多變、依靠整體”的戰術打法,將小球、串聯、防守、一傳等技術發揮到極致。如今隊員身體條件大為改善,有了李盈瑩、王媛媛等1米90以上的“大個子”,他並沒有一味高舉高打,依然強調要走“全面+快速多變”這條路。

  王寶泉是技戰術大師,更是“拼命三郎”,甚至不顧生死。2001年,由於壓力大、過於疲累,王寶泉被確診為結核性腦膜炎,不及時治療可能有生命危險。當時正值全運會期間,天津女排面臨困境,再輸一場就無緣晉級。病房堛漱寶泉坐不住了,非要前往賽場。醫生強烈反對出院,但他立下一紙“生死狀”,表示自己身體如若出現危險,一概與醫生無關。

  帶著行李、抱病從醫院來到賽場的王寶泉坐在場邊指揮,讓天津女排姑娘備受鼓舞,拿下了那場苦戰。“哪怕我到場不說什麼,對隊員都是一個激勵。”王寶泉說,對於運動員、教練員來說,傷病是家常便飯;但在傷病、困難面前,教練要以身作則,迎難而上,否則整個隊伍就會作風散漫,毫無戰鬥力。

  仍有遺憾

  王寶泉一手培植了天津女排這支“冠軍之師”,為球隊付出了全部的心血,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但他也曾三次離開天津女排的教練寶座。

  “這三次都是因為我自己的原因,主動辭職。”王寶泉說,第一次是因為自己能力不足,剛剛退役不久就走上教練崗位,不知道怎麼帶隊,因此執教1年多就去國外學習,回國後在天津女排、國家隊歷練。在羽翼豐滿、學有所成的40歲那年,他正式接手天津女排。

  2010年,在帶領天津女排七奪聯賽冠軍後,王寶泉再一次離開,眾望所歸地入主中國女排。但僅僅半年,由於身體不好,加上帶隊成績不理想,他選擇了辭職。

  這次短暫的國家隊之旅可能是王寶泉輝煌執教生涯中最為遺憾的事。“沒有在國家隊取得好成績,確實遺憾,但是不後悔。”王寶泉說,人就是要敢於嘗試,在俱樂部取得再大成就、拿了再多冠軍,如果沒有當過國家隊教練,會有遺憾。“去過了,知道怎麼回事了,就不後悔。”

  2012年王寶泉重掌天津女排帥印時,女排聯賽進入群英爭霸時代,琱j、浙江、八一、江蘇等隊伍強勢崛起,王寶泉帶領天津女排會戰群英,在2013年、2016年兩奪冠軍。2017年全運會後他再次離開。

  然而每每在球隊最困難、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又挺身而出。2019年底在浙江紹興舉行的女排世俱杯,擁有朱婷、李盈瑩、姚迪、王媛媛、袁心玥等國手的天津女排原本被球迷寄予厚望,最終卻只贏了一場比賽,排在最後一名。

  更重要的是,隊員失去了信心,情緒跌入谷底,“冠軍之師”罕見地被打沉了。而聯賽的硬仗在即,天津女排急需“精神領袖”。

  “領導找我談話,希望我接手。”王寶泉說,每次接手都無異於“上刀山下火海”,因為人們不會考慮天津女排是什麼狀態,都希望拿冠軍。“但既然球隊需要我,信任我,我就顧不上個人得失。只要對天津女排有利,哪怕自己壓力再大、再受委屈,這都是一種責任。”

  但畢竟歲月不饒人。如今的王寶泉年屆花甲,精力和體力都大不如前。他也在考慮退休的事。“早晚都會有這一天。我身體確實不行,心臟也不好,吃了十多年的藥;而且,我60歲了,會越來越經受不住壓力。”

  當然,王寶泉並不會徹底離開。幹了一輩子排球事業,這份情感難以割捨。“球隊早晚要培養年輕教練。我不會離開天津,如果球隊需要我,我可以做顧問或總教練,協助年輕教練,繼續為天津女排做貢獻。”(執筆記者:張澤偉;參與記者:邵香雲、許健、鄧浩然)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