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足球 > 正文
“美麗足球”的代價
2022-11-29 10:43:08來源:新華社編輯:王悅陽

  新華社多哈11月28日電 題:“美麗足球”的代價

  新華社記者王浩明、岳東興、韋驊

  塞爾維亞隊主帥斯托伊科維奇漲紅了臉。

  落後,扳平,反超,擴大領先,被追回一個,被扳平——28日,在一場跌宕起伏的進球大戰後,塞爾維亞隊在卡達世界盃小組賽第二輪3:3戰平喀麥隆隊,失去了將出線主動權牢牢握在手裏的機會。

  “球員們不應該失去理智,我們很沮喪,因為目標是贏球,而且一度將比賽掌握在了自己手中,但我們愚蠢的失誤給了喀麥隆隊機會。”斯托伊科維奇在賽後發佈會上帶著些許無奈和憤怒説。

  這一幕似曾相識,從2015年到2020年,塞爾維亞人曾執教廣州富力隊(現廣州城隊),這段時間裏,大比分司空見慣,絕殺、逆轉多不勝數。當然,有時候輸起球來也難免讓人感到驚訝,2019賽季中超聯賽,廣州富力隊丟掉72球,比降級的兩支球隊還多。

  斯托伊科維奇總是把“美麗足球”挂在嘴邊,在他執掌教鞭期間,廣州富力隊的風格在中超獨樹一幟,無論領先還是落後,進攻、向前永遠是主基調。時而摧枯拉朽,時而落花流水,像極了當晚的塞爾維亞隊。

  然而,這可是世界盃的賽場,兩球領先後難道不應該功利一點,調整陣容,加強防守,贏下比賽?

  事實上,在第53分鐘塞爾維亞隊取得3:1領先後,斯托伊科維奇不捨得用防守球員換下前鋒,只是用後衛米特羅維奇換下受傷的後衛帕夫洛維奇。此後不久,喀麥隆隊連進兩球扳平比分。

  也許在那段時間裏,兩個斯托伊科維奇在“打架”,但最後“真我”贏了,因為從踢球時開始,他的詞典裏仿佛就不存在“功利”這個詞。

  1965年出生的斯托伊科維奇在球員時代堪稱天才,獲得了“巴爾幹馬拉多納”的稱號。20歲出頭,他就已經成為南斯拉伕隊的核心。1990年世界盃,25歲的他帶領球隊小組出線。在世界盃表現出色的斯托伊科維奇從貝爾格萊德紅星隊轉會到法甲馬賽隊。當時馬賽隊堪稱豪門,斯托伊科維奇的球員生涯本應更加輝煌,但“衝動”卻讓他屢遭坎坷。剛加盟馬賽隊的他就遭遇膝傷,在沒有痊癒的情況下堅持為國家隊踢了一場歐錦賽預選賽,膝傷加重的他幾乎缺席整個賽季。在賽季最後一場比賽,歐冠決賽馬賽隊對陣貝爾格萊德紅星隊的比賽中,他終於替補上場,但戰至點球大戰,斯托伊科維奇卻拒絕了主教練讓他主罰的要求,因為對手是自己的老東家,最終馬賽隊輸掉點球大戰。

  得罪了教練的斯托伊科維奇被迫出走義大利的維羅納,但傷病讓他長期遠離賽場,在經歷了一個低落的賽季後,他重新回到馬賽,雖然馬賽在1993年奪得歐冠冠軍,但他又因傷錯過了決賽。

  作為球員,無條件為國出戰,對老東家心懷感恩,都是斯托伊科維奇的原則。

  當今世界足壇,尤其是頂級球隊較量的世界盃上,主教練越來越精於算計,“美麗足球”正變成一種奢侈品。然而,在功利和美麗之間,如果給斯托伊科維奇100次機會,他也許還是會選擇後者。

  沒能贏球?也許這就是“美麗足球”的代價吧。

標簽: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