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產業 > 正文
世界體壇遭遇“空場” 各類賽事運營面臨全新挑戰
2021-02-23 17:08:45來源:廣州日報編輯:喻露

  世界體壇遭遇“空場”,各類賽事運營面臨全新挑戰

  球場空了,影響有多大?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黃維 張喆 孫嘉暉 周婉琪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空場”作賽對大多數體育賽事來說是個無奈的選擇。剛結束的澳網,正在進行的CBA、歐洲足球聯賽以及即將重燃戰火的中超聯賽對“空場”都“各有體會”。球場空了,到底影響大不大?

  中超

  整體營收斷崖式下滑

  儘管去年的中超聯賽仍然坐穩中國體壇最具商業價值賽事IP的頭把交椅,但整體縮水相當嚴重。中超公司發佈的《中超聯賽2019商業價值評估白皮書》顯示,中超公司在2019賽季總營收16.14億元,其中商業贊助為6.14億元,轉播版權收入約為10億元。平均每家中超俱樂部可從中超公司獲得6500萬元左右的分紅。受疫情影響,2020賽季中超公司的整體營收縮減到7億元左右,實際到賬只有4億元,和2019年相比近乎斷崖式下滑。

  票房損失最為慘重。廣州隊在2019賽季的票房收入為5700多萬元,去年這項收入基本為零。據統計,2020年中超16隊平均票房損失達到3000萬元以上,像廣州隊、北京國安、上海海港等,每家的整體營收至少減少2億元。

  儘管去年中超聯賽在所有平臺的收視人數高達20億,創造了歷史最高紀錄,但簡單靠線上直播觀看率這樣一個指標並不足以維繫中超核心的商業價值,“空場”和“賽會制”令中超的原生內容和媒體與球迷“絕緣”,無法直接反哺贊助商。

  據悉,今年中超計劃恢復打滿30輪的賽制,而且儘量恢復現場有觀眾。籌備中的“職業聯盟”有望獲得中超的整體門票收入。此外,“職業聯盟”今年也有望在新贊助商方面尋求突破,同時將網絡轉播的版權從獨家改為多個平臺,這些舉措都可能為中超帶來更多營收。

  未來,各家中超俱樂部已接受了“名稱中性化”的政策,他們會加大對球衣胸前和背後廣告的招商力度,同時想盡一切辦法吸附球迷,拓展自身的贊助體系,從而減少“空場”造成的影響。

  CBA

  損失沒有外界想的嚴重

  CBA聯賽在去年春節後集中進行了賽會制空場比賽之後,今年再次進行分階段的聯賽。雖然空場比賽還在繼續,但CBA聯賽受到的影響並沒有外界想的那麼嚴重。

  一支CBA球隊的高層透露,純粹從經濟收入的角度來看,空場比賽的確損失了票房收入,但球隊也不用支出主場比賽的場租、安保以及球員奔赴客場的差旅費用,這些方面算在一起,2020年的營收基本可以持平。從球隊運營的角度來說,所有球隊都希望能夠有觀眾入場,從競技角度來說,有觀眾的比賽,球員的競技狀態也會更好。“當然我們還是希望能在下賽季重新開放場館進行主客場比賽,哪怕是部分觀眾入場都好。”

  收入的削減,對大多數球隊來說是肯定的,但讓另一支CBA球隊高層擔憂的還有一些“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我更擔心的是,比賽遲遲不能落地主場,會改變常來主場觀賽球迷的習慣。”他說,“俱樂部品牌的流失,是無形資產的流失。”

  當然,不少CBA球隊認為目前賽制也有積極的一面——球隊的凝聚力更強了,以前很少有長時間一起生活比賽的經歷。此外,還避免了疫情的干擾。“我們常看到NBA那邊忽然有球員感染就觸發防疫條例,然後比賽推遲、賽程更改。”一位球隊管理層表示。實際上,CBA的聯賽防疫標準已成了業界標桿,此前NBA也向CBA“取經”,上賽季NBA在奧蘭多的復賽,很大程度就是以CBA為模板。

  與中超不同的是,CBA的轉播合同沒有受到太大影響,收視率也不錯,這一方面,聯盟並沒有太大的損失。但贊助商受到的影響不小,有贊助商吐苦水:“現在我們任何線下活動都沒法做,也沒法結合CBA聯賽做實體項目,覆蓋人群也少了,的確很苦惱。”

  澳網

  空場5天總收入大打折扣

  全球聯賽受疫情影響,重大賽事也一樣。為了讓較往年推遲3周的澳網公開賽能順利舉行,澳網組委會可謂費盡心思,甚至忽略了成本核算。

  首先,為了確保球員身體健康,澳網組委會採用全球包機的形式,從新加坡、洛杉磯、迪拜、阿布扎比等7座城市用17架航班將1200多名運動員及其團隊接至澳大利亞,然後所有人接受14天的隔離,澳方負責食宿費用。

  澳網賽事總監克雷格·泰利透露,單隔離這項費用就超過4000萬澳元(約合人民幣2億元)。遺憾的是,由於墨爾本當地疫情出現蔓延勢頭,從2月13日淩晨起,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開始實施四級管控措施。在墨爾本舉行的澳網也受到牽連,組委會決定,比賽在隨後5天的“封城期”內空場舉行。這意味著澳網將損失從第三輪到1/4決賽的票房收入,這筆錢在澳網總收入中佔了很大的比重。

  2月18日之前,能容納近15000人的羅德·拉沃爾中心球場只剩下落寞的擊球聲。值得一提的是,2月12日晚間有德約科維奇和澳大利亞本土球星克耶高斯的比賽,大批球迷入場,但次日淩晨“封城”禁令生效,這導致賽事組委會不得不在比賽結束前讓觀眾退場。隨後幾天,組委會限制人流,球場的上座率大幅削減。空場顯然會影響到贊助商的權益,具體合同細節有待雙方深入討論,但澳網組委會的損失已在所難免。

  英超

  球隊經濟賬+球員心理賬

  昂貴的比賽門票、球場商店的銷售收入以及比賽中的飲食服務都是比賽日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在本賽季英超決定空場比賽時,有統計估算俱樂部的損失將高達6.79億英鎊,其中曼聯以1.11億英鎊居首。

  如今的時代,雖然比賽轉播收入與商業合作讓俱樂部的盈利渠道拓寬,相比之前俱樂部對比賽日收入的依賴性有所下降,但比賽日收入仍然是俱樂部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比如阿森納,比賽門票是英超中最昂貴的,阿森納的比賽日收入佔比也達到俱樂部總收入的1/4,遠超其他俱樂部,空場比賽將會對俱樂部影響巨大。

  俱樂部的收入直接會影響球員和員工的薪酬,加上球隊承受不斷的核酸檢測、球員感染隔離缺陣等影響,比賽場地也會因為當地政府的防疫政策成為不穩定因素,所有人對比賽的投入度與專注度都會下降。

  此外,心理學家認為,沒有球迷對球員發揮的影響因人而異,但肯定存在缺少了球迷激情就發揮不佳的球員,部分球員的表現又會影響團體的表現。一旦沒有了主客場的區別,沒有了球迷的激情,比賽就很容易產生“訓練賽”的錯覺,這也是球隊容易出現崩盤、比賽容易出現大比分的原因之一。

標簽:中超CBA
最新推薦
新聞
文娛
體育
環創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