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IT頻道  >  業界資訊  > 正文

雲從科技掘金科創板 將成為“AI第二股”?

2019-09-10 16:48:10 | 來源: 北國網 | 編輯: 殷敏 | 責編: 鄭思雯
分享到:

  什麼樣的公司上科創板會備受期待?

  除了雷軍、馬雲、王思聰等大佬重倉加持的明星公司、核心技術過硬的高科技企業、中國通號這樣的巨無霸之外,也只有獨角獸與科創板聯姻能夠刺激大眾神經,引發萬眾矚目了。

  不久前剛結束的2019世界人工智慧大會上,湯曉鷗(商湯)、朱瓏(依圖)、周曦(雲從)、陳天石(寒武紀)等在內的國內AI頭部企業及大佬紛紛在滬亮相、聚首同樣吸引了媒體的廣泛關注。

雲從科技掘金科創板 將成為“AI第二股”?

  有意思的是,不知是否與此前赴港IPO有關,業內人士眼中一向不在“低調”行列的曠視科技不僅沒有在會場設置展位,也沒有派出創始人代表出席論壇。國內“CV(計算機視覺)四小龍”出現“四缺一”局面。而被外界貼上“科創板AI第一股”標簽的虹軟科技,在大會上同樣找不到身影。

  與之相反,一向不在“高調”行列的雲從科技,反而接連出現在中國國際智慧產業博覽會和世界人工智慧大會上,這邊廂攜20余項人工智慧成果亮相,那邊廂舉辦上海運營中心落成儀式,併發布起雲平臺,動作頻頻,“存在感”很強。

  早在上個月末曠視遞交招股書時就有人指出,一旦曠視成功上市,其將成為在香港和全球首家上市的真正人工智慧企業。而中國的AI行業,或將從此邁入新的階段,AI概念股也很有可能迎來一輪爆發。曠視之後,誰將接力上市,自然就成為了行業內人士所關心的問題。

  此前有消息稱,雲從科技將於明年上半年申請科創板上市,估值超230億元。在重慶的智博會會場,雲從科技內部工作人員也向記者證實了這一點,並表示公司正就此事籌備當中。

  好風憑藉力 送我上青雲

  孵化自中科院重慶研究院,與商湯、曠視、依圖並稱為“AI四小龍”的雲從科技,是這其中成立時間最晚的一家,然而從初創時的默默無名到躋身“獨角獸”行列,雲從科技僅用了三年時間。在一系列常被外人拿來說道的因素中,其“國家隊”標簽恐怕是異於其他三家企業的最大光環。

  在資本構成上,已經完成四輪融資的雲從,資方不僅全部來自中資機構,其中還不乏多個“國家基金”的參投,是如假包換的人民幣架構;而“四小龍”中的另外三家則或多或少有些外資背景,走的多是VIE架構。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曾表示:“網絡安全的核心是技術安全、供應鏈安全,要努力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把創新主動權、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可見在國際形勢詭譎的背景下,雲從科技的路線正合當前高新技術亟待國產化、自主可控的需求。雲從科技投資方元禾原點合夥人樂金鑫也曾表示:“周曦(雲從科技創始人兼CEO)從中科院體系出來,有這個思想和覺悟。雲從切入的安防、金融領域都是關係民生的大動脈,因此在成立初始,就決定要做純正的民族企業。”

雲從科技掘金科創板 將成為“AI第二股”?

雲從科技融資歷程。(綜合自公開信息)

  借助這股“好風”,這一考量無疑為雲從科技的發展帶來了巨大的正面效益。雲從科技官網顯示,公司受託參與了人工智慧國標、行標制定,並成為第一個同時承擔國家發改委人工智慧基礎平臺、應用平臺,工信部芯片平臺等國家重大項目建設任務的人工智慧科技企業。在雲從科技一直深耕的金融領域,雲從以超過82.8%的銀行總行生物識別認證平臺市佔有率,成為當之無愧的銀行業第一大人臉識別技術供應商。雲從科技聯合創始人姚志強曾在接受某媒體採訪時坦陳,作為純內資的中科院出身企業,雲從在獲客時更能獲得銀行與公安部門的信任。

  “根正苗紅”的基因,加上科創板“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主要服務於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技創新企業”的定位,也許正是雲從科技從A股轉向科創板上市的原因。

  利弊之間:“國家隊”的思想和覺悟

  不過,從長遠來看,“國家隊”標簽對雲從的未來發展不一定就百利而無一害。雲從科技聯合創始人兼高級副總裁孫慶凱曾說:“很多時候,我們不喜歡談資本層面的一些東西,這大概是身為‘國家隊’的覺悟。”然而在AI行業,大量資本介入也許會形成泡沫,但沒有資本扶持企業也無法得到長遠發展,這種思想和覺悟會變成一種束縛也未可知。曾有一篇報道提及,幾年前,周曦為了迎合國家的信息安全戰略,避免觸及到國家重點行業的敏感性,拒絕過千億國際資本的“主動示好”。這種對送上門來的資本的割捨,其背後的思想感情在如今看來變得十分複雜。

  在2019人工智慧大會“創新與資本”圓桌論壇上,當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沈南鵬詢問在場對話嘉賓,怎樣的生態環境能夠幫助這些領先企業更順利地實現發展和推動創新時,滴滴出行創始人兼CEO程維毫不諱言——“多投一點”。周曦隨即表示認同,並透露了“國家隊”企業如今都面臨的一個現實困境,那就是“人民幣資本其實比美元更缺錢”。與美元資本相比,人民幣資本投資總額更少且通常短期資本居多,周曦認為應“向歐美學習”,並呼籲人民幣資本“要敢投”。

  從拒絕國際資本到呼籲人民幣資本、“向歐美學習”,一方面,折射的是民族企業通常都會遇到的窘境,而另一方面,也恰恰從某個維度說明了這一批中國AI創業者,尤其是科研人員出身的AI創業者正在逐漸變得更加理性和成熟。要知道,從實驗室的科研成果轉化為產品,再最終變為商品,要跨越漫長的歷程。而科研人員創業往往過於重視技術,卻忘記企業也要追求市場和利潤。中科院自動化所研究員彭思龍曾指出,科學家創業有“七宗罪”,其中之一就是容易陷入理想主義的陷阱:“科學家有的時候會迷失在報國情懷中。在研發方向的決策上都會考慮填補國際空白等等,這樣導致高支出低回報,企業有時候就死了。”

  AI行業“技術為王”的時代已經悄然離去,兼具技術信仰和商業洞察的創業者才能在這條越來越擁擠的賽道上跑的更遠。

  資本背後的人工智慧“落地戰”

  除了為各大銀行提供人臉識別技術、應用集成生物平臺,雲從和其他大部分同類頭部AI企業一樣,早已不再是單純的人臉識別技術服務供應商,而是在金融、安防、交通、零售等垂直領域深入發展。例如從去年開始,雲從科技在其金融產品線增加了以風控系統為代表的金融決策方案,雖然人臉識別和風控幾乎屬於完全不同的兩個技術層,解決的業務問題也截然不同,但“得場景者得天下”,在這場生存之戰中,看得出雲從一直在拓展其業務邊界。

  實際上,雲從科技在商業落地方面表現不俗。在億歐去年發佈的“2018中國人工智慧商業落地100強榜單”中,雲從以10-20億的預計營業收入位列榜單第一梯隊。同年國際權威調研機構GenMarketInsights發佈的《全球人臉識別設備市場研究報告》顯示,雲從科技以12.88%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展現了其變革多個行業智慧化前景的潛力。這一系列的數據仿佛都在告訴我們,雲從科技的低調背後不僅是其“悶聲發大財”的事實,更是其與日俱增的擴張野心。

雲從科技掘金科創板 將成為“AI第二股”?

來源:億歐

  不過即便如此,也不能就此遮蓋AI企業一直備受產品落地難、商業化進程慢的困擾的事實。此前曠視科技的招股說明書就顯示,雖然公司年複合增長率為358.8%,但仍處於凈虧損狀態,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曠視科技營業收入分別達到人民幣6780萬元、3.13億元和14.27億元,分別虧損人民幣3.43億元、7.58億元和33.52億元,虧損持續擴大。同時曠視科技的貿易應收款項及應收票據近來也有擴大的趨勢。可見在高科技投資回報週期長的背景下,AI創業者需要資本方給予更多的耐心和空間。

  同時對於雲從科技來說,要在科創板登陸,不僅首先要對其自身估值、盈利能力、發展前景等多方面要素進行綜合評估,還要通過交易所的問詢式審核和證監會在註冊時的把關。尤其在前不久科創板試點註冊制出現第一例IPO被否案例的背景下,科創板對公司自身實力的考驗將會顯得更加嚴格。

  沈南鵬曾表示,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堙A當大家談論人工智慧時,似乎已經習慣了從技術角度去遙望“星辰大海”,期待有最完美的算法,運算能力最強的芯片和最有效的大數據分析的模型。然而在人工智慧競賽進入下半場的今天,對於高估值、低營收的AI獨角獸而言,積極部署商業化落地、努力做營收已經成為他們現在的重任。

  在巨頭環伺的AI市場,規模化的成功是研發能力、營銷能力以及供應鏈組織能力的綜合比拼,雲從要走的路還很長。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

1、“國際在線”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獨家負責“國際在線”網站的市場經營。

2、凡本網註明“來源:國際在線”的所有信息內容,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複製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國際在線”自有版權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在線專稿”、“國際在線消息”、“國際在線XX消息”“國際在線報道”“國際在線XX報道”等信息內容,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應嚴格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不得超範圍使用,使用時應註明“來源:國際在線”。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媒體、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使用“國際在線”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否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北京)有限公司將採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訴訟費、差旅費、公證費等)全部由侵權方承擔。

4、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國際在線)”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5、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的,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