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圖片 | 專題 | 評論 | 直播 | 週刊 | 體育 | 時尚 | 娛樂 | 電影
演出 | 汽車 | 理財 | 城市 | 美容 | 旅遊 | 視頻 | 論壇 | 服飾 | 教育 | 電臺
首  頁 | 核心報道 | 軍情·武器 | 熱點地圖 | 實力人物 | 時事開講 | 微觀國際 | 寶島透視 | 跨國調查 |
               |   檔案揭密 | 酷伴·酷活 | 名流時尚 | 鑒賞中國 | 品牌中國 | 世說新語 | 文化視野 | 聯繫我們 |
印尼“98排華騷亂”反思
2008-05-14 15:40:02
  本報記者/黎萌

  1998年5月13日至15日,一場本是反對蘇哈托政權的政治運動,在印度尼西亞首都雅加達等地演變為嚴重的排華騷亂。期間,僅雅加達就有5000多家華人工廠、店舖、房屋、住宅被燒燬,約150名華人婦女被強暴,近1200名華人被屠殺。同時發生在印尼梭羅、泗水、棉蘭等地的類似騷亂也造成了華人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

  在排華騷髮發生10週年之際,兩位出生在印尼、如今在中國工作的華人向《世界新聞報》記者講述了當年的痛苦經歷,以及對於近年來印尼華人地位提高的親身感受。

  華僑回憶10年前噩夢

  家在雅加達的印尼華人彭艷玲當年只有15歲,正在上初中。她對《世界新聞報》記者說,1998年5月13日那天,她正在學校參加考試,突然看見窗外馬路邊停放的很多汽車和摩托車都著起火來,街上喧鬧聲一片。“我當時很害怕,也不敢回家。我一個華人同學的家人花錢請了警察,保護她回家。我姐姐的一個朋友家就在學校附近,於是把我接到他家過了一夜。第二天,我家的當地人司機把我接回了家。”

  1983年出生在印尼的彭艷玲如今已經在中國工作了近一年,她回憶說,1998年5月13日和14日,雅加達的騷亂局勢最嚴重,儘管她的家沒有受到衝擊,但她小姨家的房子被暴徒付之一炬,小姨一家不得不到她家躲避暫住。“之後兩周,當地街道上都顯得異常蕭條,華人女孩都不敢外出,實在要出門,一般都會採取防備措施,以防萬一。”

  和彭艷玲相比,住在印尼中爪哇省三寶龍市的陳彩霞一家就幸運多了,儘管當地華人眾多,但是沒有發生騷亂。“如果當地政府干預制止就不會發生騷亂,三寶龍就是這樣的。但我們當時也很恐慌,如果真的發生騷亂,我們已經做好了離開的準備。”陳彩霞說,她姑姑在雅加達開的公司就未能倖免,在騷亂中被燒燬。

  當地華人感受地位提高

  直到高中畢業,陳彩霞也不會講中文,她說,自己的中文名字只是“存在於爸爸媽媽的心堙芋C小時候受到的歧視,至今仍留在她的記憶中。 “有的老師不喜歡華人,如果我們做得不對,就使勁批評我們,說你是華人啊,中國不好等等。當地政府也不管,等於是允許排擠華人,所以我非常害怕讓他們知道我是華人,但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好在我小時候膚色黑,和一般印尼孩子差別不大。但有一次,我媽媽來學校找我,她的膚色很白,一個原來跟我很好的印尼當地同學見了,吃驚地問我‘原來你是華人啊!’後來,她就再也不和我玩了。”

  陳彩霞說,過去印尼的華人,身份證件上都會有特殊的標注。小時候上學時,在學校堸悒[各種比賽,華人子女贏的可能性很小,因為老師給華人子女出的問題要比當地人子女難得多。“考大學也是如此,儘管你的成績很好,但就因為是華人,你就很有可能失去接受更好教育的機會。”

  “現在,印尼的領導人都說印尼華人也是印尼人,華人的文化也是印尼文化,以前沒有這種說法,所以有排華事件發生時,政府不怎麼管。1999年瓦希德當總統後,這些排華現象都不存在了,華人和當地人的機會均等了,身份證上沒有過去那種標注了。中國的春節在印尼也成為公休日。”

  對於目前華人在印尼的狀況,陳彩霞覺得比較滿意,她所接觸的同齡華人,也多數持同樣看法。“有些人擔心還會有排華現象發生,但我覺得不會了。我現在每年都回印尼去,都切實地感到,華人正在融入印尼主流社會。”

  同樣在印尼長大的彭艷玲也曾經有過受當地人歧視的經歷,不過,她現在不再有這方面的擔心了。“不再可能發生十年前那樣的排華事件了。”她說,目前,中國和印尼的關係越來越好。從瓦希德政府之後,華人在當地的機會越來越多。“我的表哥跟印尼人結婚了,我也有很多當地朋友。”

  “印尼政府于1999年解除了對中文的禁令,印尼社會掀起了學中文熱,電視中有很多中文節目,中文書很受歡迎。我的華人朋友都說,他們在工作中越來越受到當地人的重視和尊重。”彭艷玲認為,中國在國際上政治經濟地位的不斷提高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印尼華人在當地的地位。

  專家解讀 / ANALYSIS  印尼會不會再走回頭路

  5月3日,一場名為“當我們的眼淚已經流幹——5月悲劇10年之後”的國際研討會,在雅加達印尼大學中國研究中心舉辦,中國社會科學院東南亞問題學者許利平作為惟一的外國人應邀出席。

  “這次會議是由印尼當地人舉辦的,會議的名稱有點煽情。整個會議給我的感覺是,印尼人能夠正視這個問題,這是比較有積極意義的。而且,印尼人自己也在問,‘當年騷亂事件發生時,軍人和警察到哪去了,為什麼都失蹤了?10年前沒有現在這樣發達的通訊工具,為什麼華人的超市商場同時被搶?為什麼政府一直對此表示沉默?’這些都表明瞭印尼社會對10年前那場騷亂事件的反思。”9日晚回到北京的許利平在接受《世界新聞報》記者採訪時如是說。

  這次會議的另一個主題是“10年後的印尼華人”。對於這個話題,許利平認為,華人融入印尼主流社會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目前雖然在法律上不存在歧視了,但是華人的自我認同還存在問題。“雖然絕大部分印尼華人都加入了印尼國籍,但他們還是認同中華文化。他們面對中國的崛起和發展有一種矛盾的心理。”許利平說,一方面是中國勞動密集型產業對印尼華人經濟有一定的衝擊,另一方面,中國的日益強大又使得華人在當地的政治地位得到了提高。

  許利平認為,近年來,中國和印度尼西亞兩國關係得到了不斷發展,當地華人的地位也得到了很大提高,他們不光發展經濟,而且積極參政。2007年年底,繼華人黃少凡就任印尼西加堸狺收暀s口洋市市長,成為印尼首位華人市長後,另一位華裔黃漢山又當選為該省副省長,成為印尼首位華人地方行政首長。此外,印尼國會堣]出現了六七位華人議員,“只要華人在政治上有追求,印尼再走回頭路是不太可能的”。

  長期從事印尼華人研究的印尼歸僑、廣州暨南大學華人華僑研究院教授黃昆章對《世界新聞報》記者表示,儘管印尼現任總統蘇西洛、前任總統梅加瓦蒂和瓦希德對華人都比較友善,也宣佈廢除了一些歧視華人的法律法規,但這些法律法規並未在印尼國會堹u正廢除,可以說不具備法律效力,印尼的排華勢力,對華人的偏見不是一下子就能消除的。

  黃昆章說,2005年11月,印尼還發生過排華短信事件,很多人收到的短信聲稱,華人掠奪了印尼人的財富,要掀起一場類似1998年5月騷亂式的排華行動,甚至連蘇西洛總統的夫人也收到了這樣的短信,但幸好最終沒有發生排華事件;今年春節前,印尼加堸狺旨q的坤甸市,因為華人和印尼人發生了一次車禍,就導致了一場衝突,部分華人的住宅遭到襲擊。後來,當地政府馬上派警察出面干預制止,事態才沒有擴大。

  黃昆章認為,目前,印尼華人的地位得到了很大提高,大規模、全國性排華現象在印尼不會再發生了,這一方面是因為時代變了,另一方面,印尼人也在反思。再加上印尼華人已經超過1000萬人,有投票權的達500萬人,華人更多地參與到當地的政治生活中。(黎萌)

  新聞連結 / LINK “這是蘇哈托政權的陰謀”

  時任中國駐印尼大使的陳士球5月10日接受了《世界新聞報》記者的採訪。對於10年前的那場騷亂,陳大使表示,“首先,中國政府從來沒有說過它是反華暴亂。它的性質和過去的反華暴亂是不一樣的。受到傷害的絕大部分是華人,但騷亂的目標不是中國。這場騷亂是蘇哈托政權岌岌可危時的一個陰謀,它加速了蘇哈托政權的垮臺。”

  陳大使說,與上世紀60年代蘇哈托剛掌權時發生的排華暴行相比,這次同樣是騷亂,但性質不一樣,沒有針對中國使領館人員和駐所,也沒有宣揚政治口號。“但是,後來局勢擴大了,受到侮辱的絕大多數是華人婦女,但也不是百分之百都是華人。”

  陳大使稱,因為中國和印尼在華人問題上很敏感,中國政府當時對印尼政府提出的要求主要是在內部,而不是在公開的場合。“當時,中國政府的表態是掌握分寸的”。(黎萌)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

編輯:姚培碩  稿源:國際線上-《世界新聞報》
相關文章
留言對話方塊
圖聚慧眼
環球趣聞

• 隱私報道傷害體育明星
    近年來,體育明星頻繁地出現在各類媒體的娛樂板塊中。體育明星的隱私成了狗仔隊熱衷的對象。但體育明星畢竟不同於娛樂明星。他們沒有那麼專業的“娛樂精神”,更重要的是,某些個人隱私甚至會斷送他們的職業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