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臺新聞 | 精品點播NJ秀 | 會客廳 | 唱片匯總 | 網臺導覽
  中文網 ·網路電視臺· 播客 · 社區 · 指南

旅日畫家沈光文:暢談中日交流的文化節目

     編輯:唐立立       2008-09-27 14:26:47     稿源: 國際線上   

   近日,旅日畫家沈光文再次做客做客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國際線上網路音樂臺寫意民謠《幸福公路》,一個不安於畫畫的畫家,一個熱心於推動中日文化事業交流的畫家,她承辦音樂會,組織兒童畫展,熱衷旅行,傾心教育。小刁專訪旅日女畫家沈光文,為我們講述忙碌而豁達的人生。

 沈光文個人介紹:

  1956年,沈光文出生在中國的軍人家庭。其父親是中國東海艦隊的軍官,其母親是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的新中國的知識分子。1963年,沈光文隨父母移居上海。

  文革開始後,沈光文的父親以走資派的罪名被打倒;其母親被定位為“臭老九”,接受批判和改造。時值讀小學三年級的沈光文,也在“停課鬧革命”的風潮中,被迫扔掉書包、離開了四溢書香的學堂。沈光文渴望回到洋溢著幸福、充滿溫馨的美好時光。然而,從前歡聲笑語的家,沉浸在父母整日遭受批鬥的痛苦之中。年幼的沈光文曾問父親:“為何我不能真誠地說句話,為何我不能有自己的思想?”

  沈光文兒時的夢想是當作家。即便是文革時期,她也會到住宅區的垃圾箱內將沾滿污垢的廢書視作珍寶,偷偷地拿到路燈下讀起來。然而,在文革中受苦受難的父母,不要她讀書寫字,生怕女兒遭受與自己相同的遭遇。於是。童年的沈光文既不能上學,有不能看書、寫字。只有拿起毛筆,在紙上、暀W、地上,漫無目的地信步塗鴉,也算積累了一些繪畫的功底。

  1977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沈光文作為一名文藝兵,如願地步入綠色軍營,開始了為期四年的軍旅生涯。中國雲南四年的軍旅生活,以及雲南的青山秀水,沈光文的畫筆,賦予了生動的色彩和詩意。1981年,沈光文復員後,到交通部上海船舶設計研究院工作。期間,沈光文從師于唐雲、林曦明等著名畫家,開始了真正的藝術生涯。“筆底春風吹不盡,東塗西抹總花開”,是林曦明老師在沈光文最初畫冊中的題詞,表達了對其作品的讚賞和殷切期望。自此,沈光文在水墨畫創作中投入了更大熱情,算是對自己未能實現大學夢的另一種表達方式。

  沈光文在工作和繪畫學習之餘,經常觀摩各種類型的畫展。1984年,在上海舉行的“日本巨匠畫展”,使沈光文眼前一亮。她對日本畫的評價是:“日本畫、色彩艷麗但不張揚,在筆墨間透著一種意境美。”於是,沈光文在掌握了中國水墨畫的功底後,決心赴日學習日本畫,並把日本作為探望世界的起點和窗口。

  1985年,沈光文留學到日本拓殖大學。為辦個人畫展、接濟生活,沈光文到東京銀座的一家料理店當服務員。打工、讀書佔用了她大部分的精力,沈光文的心思依然停留在學習日本畫上。一次,在為客人倒茶時,沈光文欣賞著暖瓶中嫋嫋升起的水霧,回憶起在雲南當兵時,為尋找繪畫素材在青山秀水間欣賞白雲時的情景。正當她如醉如癡之際,暖瓶堛漱艩舅F滿地,弄得客人們哄堂大笑。

  對沈光文來說、那是一段最苦難的日子。雖然讀書、打工忙忙碌碌,其天性開朗,總會把微笑挂在臉上。因此,雖然她沏茶倒水時總會灑上一地,店老闆和客人並不生氣,反而為她執著藝術的境界而感動。因為沈光文陽光般的笑臉,店堣]多了不少生意。時任日本千代田工販(株)公司顧問星野浩,是店堛滷`客。當星野了解到沈光文的情況後,對她表示全力支援,並把她推薦給日本中央棒球聯盟會長,現任本田財團理事長的川島廣守。他的水墨畫造詣頗深,當他欣賞了沈光文的水墨畫之後就為她的第一本畫冊撰文。川島先生和星野先生父親般的關愛,使沈光文的東瀛求學之旅,如久旱的大地喜逢春雨。

  由於對日本畫的癡迷,每當得知哪有畫展,只要有時間,沈光文都會踏上電車,觀賞日本藝術大家的風采。在一次畫展中,沈光文結識了俳句作家、日本平凡出版社社長清水達夫及其秘書小宮山久美子。寒暄過後,清水達夫和秘書小宮山久美子,對沈光文的藝術才華很是賞識。命運讓她奇跡般的遇見了許多支援她的人。小宮山久美子把自家的鑰匙交給了沈光文,並詢問沈光文是否願意作自己的養女、留在日本繼續深造。沈光文及其國內的父母為小宮山久美子的熱誠而感動,當沈光文徵求慈母戴進的意見時、母親對她說:“尊重你所愛、但不必為國籍而為之。”自此、她成了小宮山家的養女。這門“親事”更使小宮山久美子眼含熱淚,為自己能夠擁有一個女兒,而由衷地高興。在日本孤苦漂泊兩年後,沈光文總算在日本這一異鄉的土地上,真正地擁有了安身之處。自此,徹底地告別了打工生涯,到名古屋藝術大學潛心學習日本畫,並到NHK日本廣播學園等處兼職,教授中國水墨畫。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文革時路下磨練的耐力、軍旅生涯中來自青山秀水的靈感、日本養父母及友人的大力支援,使得沈光文的東瀛之旅初現曙光,並在天時地利人和的環境中,投入到魂牽夢繞的藝術之路。旅日二十幾年來,沈光文出版了多部畫集、約五百副作品,在中日美三國舉辦個展十余次。其中,畫集的代表作有《沈光文畫集》、《心象時空》;水墨畫代表作品有《雲海松濤》、《雪聞天香》、《櫻田早春》、《吞吐山河》、《春綠扶桑》、《自然萬象》、《濤聲淩雲》等。期間,沈光文還創作雕刻作品百餘件;日本丸善出版社為她出版錄製了美術教程《中國傳統水墨畫山水技法》。

  沈光文出生、成長于中國,藝術創作之路拓展在東瀛。“我不是外交官,但我對中日友好有一種使命感。我覺得我們應該與時代同呼吸,為中日友好做些有益的事。只有這樣,創作起來會更加開心,才會更加有感覺。”在美術創作之餘,沈光文將全部精力投入到了中日文化交流的熱潮中。

  沈光文喜歡回國觀景攬勝,獲得創作素材。同時,她總忘不了帶上日本友人,遊覽中國的錦繡河山、參加文化交流活動。

  2004年6月、沈光文與日本著名電影評論家佐藤忠男,出席第七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描寫西藏墨脫地區學生讀書難的影片《紅書包》使沈光文與佐藤忠男夫婦默默地流下熱淚。沈光文找到《紅書包》劇組,買下了《紅書包》的日本放映權。她還特意製作了一個紅書包,激動地背上它久久不放開,感動、震撼、文革時未能讀完小學的遺憾,一串串痛苦的記憶,打濕了她的雙眼。

  目前,電影《紅書包》以東京的東中野、立川為起點,開始為期三個月的放映,以通過西藏墨脫地區小學生真實可敬的求學故事感動觀眾,從而,吸引更多的日本觀眾關注西藏,關注中國。繼電影《紅書包》之後,沈光文仍頻繁地往來于中日友好之間,尋找傳播中華文化、促進中日文化交流的亮點。

  2005年6月沈光文與日本著名電影評論家佐藤忠男,又出席第八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她策劃並舉辦了日本著名電影導演山田洋次和著名電影評論家佐藤忠男為上海大學生的演講會、從而促進了中日友好、使到會者深受感動。其深遠的歷史意義和巨大的影響為中日民間交流留下了嶄新的一頁。

  特別是2005年8月、沈光文帶日本友人遊覽揚州大明寺時,被寺堛滲酯蛌k師授予<鑒真蓮子>的法號。11月沈光文在揚州大明寺(即1200年前鑒真大和尚曾經主持的寺廟)舉辦了<鑒真蓮子>授名儀式和個人畫展、並捐獻給大明寺十五幅作品。

  2006年5月策劃並舉辦了揚州歷史上第一次:<揚州鑒真國際馬拉松>。

  1200多年前,鑒真大和尚從大明寺出發,六渡重洋終於來到日本,為傳播中華文明、構築中日友好,深深埋下了愛的火種。時隔1200餘年,沈光文作為一名畫家,以鑒真蓮子的法號和中日友好的熱情,繼承並弘揚了鑒真的精神,成為日本媒體及民眾並不陌生的中日文化傳播者。

  “鑒真蓮子,花開見佛”是大明寺能修大師對沈光文促進中日文化事業的熱望;“我以外皆吾師”是川島廣守,賦予沈光文執著事業、謙虛做人的至理名言。如今,沈光文將中日兩國父母及親朋賦予的期待,深深地融匯到繪畫與中日文化事業中。